约翰・克利斯朵夫的笔记(3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生间时

    生间时

    卷九·燃烧的荆棘 第一部 P12无论什么思想,都不是靠它本身去征服人心,而是靠它的力量;不是靠思想的内容,乃是靠那道在历史上某些时期放射出来的生命的光辉。仿佛一股浓烈的肉香,连最迟钝的嗅觉也受到它的刺激。以思想本身来说,最崇高的思想也没有什么作用;直到有一天,思想靠了吸收它的人的价值,(不是靠了它自己的价值),靠了他们灌输给它的血液而有了传染性的时候,那枯萎的植物,奚里谷的玫瑰,才突然之间开花,长大...

    2020-01-17 22:25

  • 生间时

    生间时

    卷六·安多纳德 P72在并列在一起停了几分钟的车厢里,他们俩在静悄悄的夜里见到了,一句话也没说。他们能说些什么呢,除非是一些极平淡的话?而这种话,反而要亵渎彼此的同情与神秘的共鸣;那是除了心心相印以外别无根据的,说不出的感情。在这最后一刹那,两个毫不相知的人互相望着,看到了平时跟他们一起生活的人从来没窥到的内心的隐秘。说话,亲吻,偎抱,都可以淡忘;但两颗灵魂一朝在过眼烟云的世态中遇到了,认识了以后...

    2020-01-17 22:22

  • 生间时

    生间时

    卷四·反抗 卷四初版序 约翰·克利斯朵夫正要进入一个新阶段的时候,比较激烈的批评可能使各方面的读者感到不快;我请求我的和约翰·克利斯朵夫的朋友们切勿把我们的批评认为定论。我们每一缕的思想,只代表我们生命中的一个时期。倘使活着不是为了纠正我们的错误,克服我们的偏见,扩大我们的思想与心胸,那末活着有什么用?所以请大家忍耐些!如果我们错了,还是要请你们信任。我们知道我们会错的。一朝发觉了我们的谬妄,我...

    2020-01-17 22:18

  • 生间时

    生间时

    译者献辞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约翰·克利斯朵夫》不是一部小说,——应当说:不止是一部小说,而是人类一部伟大的史诗。它所描绘歌咏的不是人类在物质方面而是在精神方面所经历的艰险,不是征服外界而是...

    2020-01-17 22:14

  • lxdsh2008

    lxdsh2008

    舍弃人生的行为在一小部分的人是无法生活,是惨痛的绝望,是求死的表示;——而在更少数的一部分人,是一种热情的出神的境界……(这境界能维持多久是另一问题)……但在大半的人,逃世岂不往往是冷酷无情的计算,并非为了别人的幸福或真理,而只顾着自己的安宁吗? 继续婊小克利斯朵夫简单矛盾偏执的思想。

    2013-02-06 15:17   1人喜欢

  • lxdsh2008

    lxdsh2008

    大多数的友谊,往往只是为了要找个对手谈谈自己,痛快一下。 …… 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上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天的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脱腔走板。

    2013-02-06 15:03   1人喜欢

  • lxdsh2008

    lxdsh2008

    弥娜和他两人的慈悲心原来只是过剩的爱情,一朝泛滥起来,随便碰到一个人就会发泄,不问是谁。除了这种情形以外,他们反而比平常更自私,因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而一切都得以那个念头为中心。

    2013-02-06 14:59   1人喜欢

  • Nesti

    Nesti

    “一个人先要了解自己”,但这般几乎没有什么“自己”的人怎么办呢?在所有的集體信仰中,不问是宗教方面的或社会方面的,真正相信的人太少了,因为可称为“人”的人就不多。信仰是一种力,唯大智大勇的人才有。假定信仰是火种,人类是燃料;那末这火种所能燃烧的火把,一向不过寥寥几根,而往往还是摇晃不定的。使徒,先知,耶穌,都怀疑过来的。其余的更只是些反光了,--除非精神上遇到某些亢旱的时节,从大火把上掉下来的...

    2018-03-20 22:25

  • Nesti

    Nesti

    於是他聽見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心靈像海洋一般的呼嘯著:風狂雨驟,掩蓋生命的烏雲都給掃蕩了,--有極樂的,痛苦的,如醉如狂的民眾,有慈悲與和平的基督在他們上空翱翔,--多少城市被守夜的人叫醒了,--無數的思想,熱情,樂體,英雄生活,莎士比亞式的幻想,薩伏那洛式的預言,牧歌式的,史詩式的,《啟示錄》式的幻象,蘊藏在這個歌唱教師身上!克里斯朵夫好象親眼看到他這個人:雙疊下巴,眼睛很小很亮,多褶的眼...

    2018-02-11 18:58

  • Nesti

    Nesti

    真正愛好音樂的人屈指可數,而最注意音樂的人如作曲家批評家,並不就是最愛好的人。在法國,真愛音樂的音樂家太少了! 真正的音樂家在德國也不見得更多,在藝術上值得重視的並非成千成万毫無瞭解的人,而是極少數真愛藝術而為之竭忠盡智的孤高虔敬之士。不論是作曲家或批評家,最優秀的都是遠離塵囂而在靜默之中工作的,例如法朗克,例如現代一般最有天分的人;多少藝術家過著沒世無聞的生活,讓以後的新聞記者爭著以最先發見他...

    2018-02-07 09:22

<前页 1 2 3 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约翰・克利斯朵夫

>约翰・克利斯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