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善会善堂史研究 短评

热门 最新
  • 0 我是树 2021-10-22

    瑞思拜 将慈善研究提升到了新高度;日本学者确实比讲故事的欧美学者靠谱一些

  • 0 悟迟老人 2021-07-26

    之前草草略读,这次仔细回顾,不得不说收获不少,当时就应细读。行文行云流水,史料之扎实令人惊叹,只愿自己能够学习一二。 第三部分着实精彩,也提出了很多新问题,到今天来看仍旧给人以新的灵感。 又,不通日语不敢妄言,但只就阅读体验而论,最后一章的翻译水准似乎大有下滑?

  • 0 NCT-许凯 soso 2021-06-03

    日本学者的研究在于细致,我一直惊叹于先生们的史料功底,此书亦是如此。

  • 0 倚云 2021-01-19

    迄今为止仍是研究明清善会善堂最全面的著作。第一部讲起源,与官营养济院的基础和路数完全不同,善会性质更接近于民间结社,善堂则是各类会社实体化、常规化经营的结果。第二部以婴孩、寡妇的救助为主题,通过一系列信息、数据详尽的案例,考察了育婴堂、恤嫠会等慈善组织的运作方式和状况,接济对象入堂还是住家的争论背后,善人时感力不从心,无奈现实常偏离初衷。第三部开始升华,首先提出“官营化”和“徭役化”,长期维持善堂需要大量资金,慈善个体只能直接、间接求于地方官,但由于官方不愿亲手接管,轮值董事经常得自掏腰包来填补赤字。另一点是“地方自治”和“都市行政”问题,善堂传统虽非历史根源,却与近代化有着密切互动。两篇附录也值得阅读。

  • 0 叻坡中人 2021-01-04

    主要看了第三部分,善会善堂和国家、行会、都市行政的关系,及其在近代地方自治中的意义。提及公共领域和乡绅支配论。 具有开创性质的研究,梁其姿同样是在八十年代开始关注善会善堂,感觉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没有继续了解此后在这方面的专著,但就论文整体来看还是缺乏深度。感觉日本学者的研究水平可能比较高,可惜有语言障碍。还是有必要学习日语。

  • 0 草民 2020-11-02

    传统中国根本几乎不可能有所谓的“市民社会”和“公共领域”。

  • 0 化不开的雪糕wxy 2020-08-23

    感慨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能有更多这样的学者

  • 0 的人 2020-04-26

    202057。

  • 0 九月 2020-04-22

    鸿篇巨制

  • 1 山白 2020-04-07

    看了跟课题相关的几章,只能说的确不枉作者十几年心血。有个短评说「竭泽而渔」,实在精准。我看完后满脑子都是「夫马进一本书就把这个小分支堵死了!」感觉十年内都很难有人再在明清善堂上做出名堂来。

  • 1 水产与历史 2020-03-25

    点错了,其实没看过

  • 0 孙挠挠 2020-03-15

    2020158 感谢网盘分享,在跟风读书这件事上我向来不含糊(也可能是太特么闲了嘤嘤嘤(ಥ_ಥ)

  • 0 [已注销] 2020-03-13

    第七章清代的恤嫠会与清节堂,材料主要取自征信录,有“我们想知道的不单是规则,而是经营的实况”的努力。虽然材料本身的罗列能体现一定的指向,不过罗列似乎只能是罗列而无法替代充分的论述。。 第八章由普济堂的经营看“国家”与“社会”(或者说官方和民间)的相互渗透,作者表达了一些明确的观点,比如考虑“国家”是如何让“社会”变形的等问题,是认识中国历史异于欧洲史的一个重要方面;比如,公共事业一方面需要保持自发性,一方面需要国家庇护,本身存在矛盾。材料丰富,不囿于概念,分析也比较简练。小结使这一章更优秀。限于时间,其他章没有读,不了解。

  • 0 woe-oh-woah 2020-03-12

    资料的确是细致,就是太冗长了,读起来很费劲。

  • 0 这么近,那么远 2020-01-14

    按需。当代中国,对于社会福利问题的关心前所未有地高涨,本书在善会、善堂史研究方面,仅仅是根据各种《征信录》、《申报》和文集随笔等史料描述了善会和善堂的轮廓。随着新的档案史料的发掘和利用,将来也许有必要做大幅度的修订。

  • 1 菜市场在逃咸鱼 2019-12-08

    果然,“新与旧”是近代史研究怎样也绕不过去的坎。从第八章开始本书可以封神。日本人挖掘史料的能力和努力值得学习。

  • 0 尘埃落定 2019-12-05

    日本学者专著的行文风格和我国论文集的著作还是有很大差别啊。 毕论需要断断续续读了很久,也许换种语言风格就会好读很多?也是做了详细笔记。

  • 0 yu 2019-10-25

    被震撼到了

  • 0 angus0984 2019-09-28

    上課的指定閱讀,果然是神作。

  • 7 优雅骑士 2019-07-18

    本书以苏州普济堂和杭州善举联合体为例,重新探讨了传统时期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对“乡绅支配论”与“公共领域”说提出了质疑。最早由民间自发形成,由士绅所主导,看似代表社会的苏州善会、善堂组织,却在被国家权力接纳以后,反而受其影响,经营体制不断官营化,经营管理也愈发徭役化,以至于成为官绅们沉重的负担。这表明国家与社会之间实际是盘根交错,相互影响并相互渗透。杭州的例子则进一步体现了士绅在国家权力面前的弱势地位。由于作为善会组织管理者的士绅需要负责弥补经营赤字,以至于清政府采取了编审徭役的方式强制富户轮流担当。同时后者的经营从运作方式到财务报告,公共的性质与官方的性质这二者也是相互混淆难以区分。传统中国任何事业都离不开官方庇护的特性,也就决定了其难以产生超脱于国家与社会的公共领域,所谓乡绅支配也无从谈起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