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t and the Platypus》的原文摘录

  • 皮尔士讲,存在就是属于用具体语词表达的所有客体的抽象之维:它具有无限的外延和虚无的内涵。 (查看原文)
    徐木匠 2019-03-20 17:17:14
    —— 引自第10页
  • 它作为一个整体,不仅包含了我们周围实实在在的东西,还包含了处于下、处于中,处于周围、处于前或处于后的一切,以及使之成其所是和(或)使之存在理由充分的一切。 (查看原文)
    徐木匠 2019-03-20 17:17:14
    —— 引自第10页
  • 皮尔士:一个动态客体(Dynamical Object)促使我们去生产一个符号形体(representam),在一种半思维的状态中生产出了一个直接客体,接着又可转译成有潜在无限性的符号解释,而有时通过在解释的过程中形成的习惯我们又回到了动态客体,我们从中生成某物。 (查看原文)
    徐木匠 2019-03-20 19:29:33
    —— 引自第14页
  • 康德为了给物理学设定言说的基础,不得不把乙醚设定为一种物质…… (查看原文)
    kylegun 2020-04-03 17:48:20
    —— 引自章节:第二章 康德、皮尔士和鸭嘴兽
  • 如果按照皮尔士的说法,有动态客体(Dynamical Object)这样的东西,我们也是通过直接客体(Immediate Object)来对它进行了解的。我们通过操纵符号把动态客体说成是指号过程的终点。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02:13:02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无论我们的文化系统的影响力是什么,在经验的连续体(continnum)中总是存在着限制我们阐释的因素,于是——如果我并不怕让人看起来矫情的话——我就会说内在实在论(internal realism)和外在实在论(external realism)之间的论争将会在契约实在论(contractual realism)的理念中趋于平息。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02:13:02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而对所有实体都常见的事物事实上就是说它们为自身存在之实。在这层意义上,据皮尔士讲,存在就是属于用具体语词表达的所有客体的抽象之维:它具有无限的外延和虚无的内涵。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16:22:28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一些海德格尔著作的译者——例如,拉尔夫·曼海姆对《形而上学导论》(纽黑文:耶鲁大学出版社,1959年)的翻译——用essent来对应(i),而另一些译者——参见《存在与时间》(麦夸里和鲁滨逊译,纽约:哈珀出版社,1962年)——把“Was ist das Seiende, das Seiende in seinen Sein?” 翻译成“什么是存在,在其存在之中的存在性(beingness)是什么?”皮尔士建议用ens(或entity)来指所有会被论及的事物,不仅包括物质实体而且还包括理性实体,例如数学定律;而这就是ens如何成为being的对等词的,并且是在这层意义上对等:它作为一个整体,不仅包含了我们周围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而且还包含了处于下、处于中,处于周围、处于前或处于后的一切,以及使之成其所是和(或)使之存在理由充分的一切。 但在那种情况中,如果我们正在谈论的是能够论及的一切,我们还需要把可能的事物包括进来。不仅仅也不只是局限在坚持认为可能世界确实存在于某处这层意思上(Lewis, 1973),至少也是在沃尔夫的观点上(《基于科学方法的第一哲学和本体论》,134),根据这一观点本体论把实体看成迄今为止存在着的存在,并不考虑所有的存在问题,因而只要可能存在实体就存在(quod possibile est, ens est)。于是,更毋庸置疑的是,不仅是那些预知的事物,而且已发生过的事件也会进入存在的领域:所是之物,都含蕴在动词to be的所有变形和时态之中。 然而,说到这一点,(不论是此在[Dasein]还是星系的)时间性都嵌入了存在之中,我们也没有必要不惜任何代价成为巴门尼德学派的支持者。如果存在(有着大写B的Being)就是可以被说及的一切事物,那么为什么将要发生的事情就不应该成为它的一部分呢?将来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浓缩的恒定的范阈景观中的瑕疵:但是在这一点上我们...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16:22:28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需要附带说明的是,如果正常的情况是无物性,并且我们只不过是倒霉的稍纵即逝的赘生物,这个有关本体论的讨论也就会随之坍塌。如果认为可能存在完美之物,那么这个存在的应有的一切的一部分也是作为完美之物的实存,那么上帝可被思考这个事实就能表明他实际存在着。这样也就不值得争论了。在对这个本体论争论的所有反驳中,最活跃的是由“谁说实存就是完美之物?”这个问题表达的。一旦承认了绝对纯粹性构成了非存在,上帝的最大的完美将会构成他的非实存。认为他(能够认为他)是存在的是我们的局限造成的结果,我们以我们本身存在的属性辱没了这一具有至高无上权利者和运气极佳者。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16:22:28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阿奎那所认为被知力感知的最为人所知的东西,即思考和说话的地平线,亚里士多德则认为(而阿奎那是同意的)在本质上(如果它有本质的话,但我们知道它既不是属也不是种)是有歧义的和多义的。 对于某些作者来说这一声明把存在的问题交给了一个基本的无解难题,对于这个难题后亚里士多德传统只是试图简化,同时又不破坏其鲜明的潜质。事实上,亚里士多德是想把它简化为可接受维度的第一人,而他是通过把玩副词词组“以很多方式”来做这件事的。 很多方式可以简化为四种。存在能够被说成是(i)偶然性的存在——它是作为系词的联结谓项的存在,所以我们说这个人是白种人(The man is white)或这个人站着(is standing);(ii)说成是真,所以某个人是白人或那个人是动物可能为真也可能为假;(iii)说成是潜在性和实在性,所以如果说这位健康的人目前病了是假,而他会生病,今天我们就可以说我们可以想象出一个可能的世界,在其中说这个人生病为真;以及(iv)存在可以说成是ens本身,换句话说就是物质。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存在的多义性在某种程度上有所缓解,那就是尽管我们说的是存在,但我们是“参照着一个原则”(1003b 5—6)来说它的,即物质。物质是个体性存在着的存在,我们在感知上掌握着它们的证据。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17:14:52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不管存在以一种还是多种方式被言说,存在依然是被说的某物。它也可能是其他任何一个证据的地平线,但它只有在我们开始谈论它的时候才会成为一个哲学问题,而且当仅且当我们在谈论它的时候才产生歧义和多义。这种歧义能够被缓解这个事实并不能改变我们只有通过言语才能意识到它这一事实。正如存在可以被思索一样,存在从一开始就可以作为语言的效果向我们展示自己。 存在一旦在我们面前出现就会引起阐释;一旦我们说及它,它就已经被阐释了。这无助可求。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17:14:52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会有人反对这样一种情形:我们可以不自相矛盾地谈论与那个物质相关的东西,而这个物质是在我们言说它之外独立存在的。但是这会被反对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如何讨论这个物质呢?我们如何才能不矛盾地说人是理性的动物,但说他皮肤白或他会跑只表明是一个转瞬即逝的偶然事件,并且也因此不能成为科学的研究目标呢?在感知行为中,活跃的知力从synolon(物质+形式)中抽象出实质,因此似乎在认知的那一刻我们马上并且毫不费力地抓住了to ti en einai(1028b 33.36),即存在是什么,也因此恒定性地是什么。但我们对实质会说些什么呢?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给出定义:“定义是它需要意味某物带来的结果。定义是观念(logos),其名字(onoma)是符号(semeion)”(1012a 22-24)。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17:14:52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对应于无限的个别事物,我们有着为数不多的名称和为数不多的定义。因此求助于普遍性不是思想的优势而是话语的弱点。这个问题在于人总是概括地进行言说,而事物都是个别性的。语言通过模糊存在着的个体的不可遏制的证据进行命名。所有尝试过的解救办法都是白费的:虚幻的思想,就个体作为唯一的直觉资料来讲,把概念降解成声音气息(flatus vocis),使自己困在指示词、专名和僵硬的指称词后面……所有这些解药。除了几种情况例外(在这些情况中我们甚至不必言说,只是用手指、吹口哨、抓住胳膊——但在这些情形中我们仅仅是存在而不是在言说存在),我们在开口说话时无一例外地都处于普遍性之中。 于是,物质的锚地弥补了存在的很多感知,并且借助于说它的语言把我们带回到作为我们了解物质本身的条件的语言。如所示的那样(Eco, 1984: 2.4),为了下定义,就有必要构建由谓项、属、种和差构成的树形体系;而亚里士多德实际上把这一树形体系建议给了波菲利,但他本人(在他的确打算给本质下定义的自然论著作中)却没有设法以前后一致和严谨的方式应用过它(Eco, 1990: 4.2 I.I)。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17:14:52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存在不是属,甚至也不是所有属中最普遍的那一个,所以它逃避所有的定义,如果为了下一个定义需要使用属和差的话。存在使接下去的所有定义成为可能。但是所有的定义都是对世界在逻辑上,因此也是符指上,进行组织得来的结果。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20:52:24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诗人们向我们揭示了什么呢?他们并不是说存在,而只是试图拟仿它:用拙劣的手法模仿自然的艺术。诗人们把大量的语言歧义作为自己的任务,并试图利用它从中抽取出阐释的余额,而不是存在的余额。存在丰富的多义性常常迫使我们努力去给无形者赋形。诗人通过重新假定存在的黏着性来拟仿存在;他试图重新构建那个原初的无形者,说服我们去认识存在。然而他提供给我们的是一件替代品,除了存在早已告诉过我们,抑或换句话说,我们让它说了几近于无的少许之外,再也没有告诉过我们什么。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21:44:07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
  • 可能的世界是存在的另一个区域的一部分。在充满歧义的存在的界域中,事物以不同的方式消失了,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去排除有一个世界的可能性,在这个世界里这些物种的限制不会存在,在那里限制是其他或者就不存在——也就是说,一个没有自然属种的世界,在其中一头骆驼和一辆机车杂交会产生出一个平方根。 (查看原文)
    illusion626 2020-08-01 22:28:34
    —— 引自章节:第一章 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