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的权利的笔记(5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本阿弥·光悦

    本阿弥·光悦 (哭丧着脸的骑士)

    #强加信仰# 他们渴望把他们的教条强加于那些非自己宗派的人士。光是那些献媚者、仆从、灵魂奴隶、任何大运动的依附者,并不能使独裁者满足。除非那些自由人、绝无仅有的宗教独立派,也变成他的奉承者和奴仆。为了使他的教条世界化,他让政府勒石铭记:不墨守旧规即为犯罪。灾祸在于不断地加强宗教理论体系,伴之以政治理论体系。一旦建立了独裁政权,就使他们堕落蜕化为暴虐政治。但是,当一个教士或先知不再相信他所信仰的或讲...

    2013-02-26 00:12   5人喜欢

  • 滿君_Alex

    滿君_Alex (Live, love and let go.)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时代,每一个有思想的人,都不得不多次确定自由和权力间的界标。因为,如果缺乏权力,自由就会退化为放纵,混乱发生;另一方面,除非济以自由,权力就会成为暴政。在人的本性里深埋着一种渴望被社会吸收的神秘感情,根深蒂固也深藏着这样的信念:一定有可能发现某一种特定的宗教、国家或社会制度,它将明确地赐与人类以和平和秩序。陀斯妥也夫斯基在其《宗教法庭庭长》一文中,根据无情的逻辑,证明人多半是...

    2017-01-07 11:29   6人喜欢

  • Proteus_Fan

    Proteus_Fan (Keep innocence & benevolence)

    在精神方面的论战中,最优秀的斗士并不是那些毫不犹豫地、热情地投入纷争的,而是那些长时期犹豫的人们。因为后者爱好和平,又因为他们的决定是慢慢形成的。一直到他们竭尽一切可能去了解并认识到求助于权力是不可避免的,他们才不高兴地拒绝强加于他们的地位,集合起来自卫。但是,那些最难决定战斗行动的人,一旦决定了,就是所有人中间最不可动摇的。

    2019-11-15 13:48   1人喜欢

  • R·WALKINGDEAD

    R·WALKINGDEAD (Awake and unafraid)

    在历史的编年上,要寻找故事里诗一般的公正是徒劳的。我们不得不适应这一现实:历史乃是万神殿的反映,它的活动既非道德又非不道德。它既不惩恶又不报善。因为它不是根据正义而是根据力量。它总是把胜利分配给有权势者,任其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一般说来,在世俗事务上它总是替为非作歹者撑腰。

    2011-12-31 12:20   3人喜欢

  • 心里有块砖

    心里有块砖 (有荤有素,有滋有味.)

    【摘】 他(卡斯特利奥)知道,每一时代都会发现一群新的倒霉鬼,成为倾注集体仇恨的怨府。有时候是由于他们的宗教信仰,有时候是由于他们的肤色、他们的种族、他们的血统、他们的社会意识、他们的哲学。那些比较小和弱团体的成员们,被用来作为潜藏在我们身上这么多的精力发泄的靶子。口号和时机可以改变,但中伤、蔑视和破坏是不变的。

    2011-05-04 17:09   2人喜欢

  • wsy

    wsy

    即使是最纯洁的真理,当强加于持不同意见者时,就构成对圣灵的犯罪了。

    2019-12-19 11:26

  • Proteus_Fan

    Proteus_Fan (Keep innocence & benevolence)

    当我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异端时,我只能发现一个标准:我们在那些和我们观点不同的人们的跟里都是异端。

    2019-11-15 13:50

  • Proteus_Fan

    Proteus_Fan (Keep innocence & benevolence)

    必须大声地清楚他说出意见——但这仍还可能吗?有许多时候,最简单的和最无分歧的真理,在它能传播出去以前须伪装一下,最人道和最神圣的思想,得象小偷一样戴上假面具和面纱偷偷摸摸地从后门运出,因为前门有巡捕和当局的雇佣军们看守着。历史一再会重现这样荒谬的情景:煽动一个人或一个信仰去反对另一个人或另一个信仰的反而受到宽容和鼓励;而一切妥协的倾向,所有和平的理想却借口他们危及了一些宗教的或非宗教的团体而加...

    2019-11-15 13:49

  • Proteus_Fan

    Proteus_Fan (Keep innocence & benevolence)

    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解释上帝的语言,只有他一个人掌握了真理。正是由于这过分自负的自我信心,由于这预言家的自我吹捧,由于这超等的偏执狂,使得加尔文能够在实际生活中顶得住。那是一种僵化的沉着,一种冷冰冰的和非人的坚强,他在政治舞台上之所以能取胜,应归于那些品质。不是别的,只不过是那样的一种自我陶醉;不是别的,只不过是那样的一种对自我满足的异常限制,使得一个人在世界历史的领域里成了领袖。人民是易于接受...

    2019-11-15 13:46

  • Proteus_Fan

    Proteus_Fan (Keep innocence & benevolence)

    从此以后,我们一定要永远不停止去提醒个世界:它眼里只有战胜者的丰碑,而我们人类真正的英雄,不是那些通过屠刀下的尸体才达到昙花一现统治的人们, 而是那些没有抵抗力量、 被优胜者暴力压倒的人——正如卡斯特利奥在他为精神上的自由、为最后在地球上建立人道主义王国的斗争中, 被加尔文所压倒一样。

    2019-11-06 00:52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异端的权利

>异端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