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Modification》的原文摘录

  • 如果说塞西尔来巴黎以后,她身上所反映和集中的罗马的光辉就会立刻消失的话,这决不能怪她;而只能怪罗马神话本身…… 不仅塞西尔,换一个女人也会自己失去作用;不仅是巴黎,换一座城市也会使她失去作用。 一大段历史就这样在你的心里结束了,在那段时期里,世界原来有一个中心,这个中心不仅仅是托勒密地球中心论中的地球,而且是地球的中心罗马,这个中心曾经转移,在罗马崩溃以后,曾试图在拜占庭定都,然后,在很久以后,又试图在帝国时期的巴黎定都,法国国土上的星形铁路网就好像是罗马星形大道的翻版。 在多少个世界中,欧洲的一切梦想就是对罗马帝国的追忆,而现在,帝国的形象已远远不能代表世界的未来,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世界已变得辽阔得多,而且也已具有完全不同的安排。 (查看原文)
    李可笑 1赞 2013-03-18 21:25:43
    —— 引自第237页
  • 你左面的那个教士用指甲轻轻敲着他合上的祷文书的黑皮面;你认为他是教员的那人取下眼镜,用一块羚羊皮擦着圆镜片;你认为是推销员的那人又玩起他的拼字游戏来;在走道里,你认为是美国人的那个人从雨衣兜里取出一盒丘奇曼牌香烟,掏出最后一支,把烟盒扔到铁轨上,然后慢慢关上车窗,向你转过身来,划着一根火柴抽起烟来,又从方格上衣兜里掏出一分《曼彻斯特卫报》看了起来,接着又把报纸叠好,踱着步,消失了。 你也很想模仿他;你站起来,将时刻表塞到开着的皮箱下面;你伸手够着大衣,在大衣左兜里摸,想从围巾下面掏出开车前一分钟你在里昂车站买的那本小说,你把书放在你刚刚离开的长椅的座位上,你又掏出那包没有启封的香烟,撕开一个角。 (查看原文)
    李可笑 2013-03-18 21:14:52
    —— 引自第36页
  • 在始终是雨水模糊的车窗外,一个转过了四分之一圈的方格信号标志仿佛出其不意地突然打破了那一排很有规律的电缆高架的节奏,叠放于前。更剧烈的一下震动使你右手下面烟灰缸的盖子跳动起来。在走道外侧,车窗上流着一道道雨水,很想威尔逊云室里极其缓慢、摇摆不定的粒子轨道,窗外,一辆盖着蓬布的卡车在公路上的黄色水洼中穿行,溅起大量泥水。 (查看原文)
    诗瀛 2011-05-06 09:55:45
    —— 引自第84页
  • 在暖气铁皮上,菱形格子晃动着,相互脱开,格与格之间的沟槽仿佛是通向酸性火焰的隙缝;菱形格子弯曲着,剪断愈来愈细,然后便是黑糊糊的一片,其中有跳动着的糕点屑、污垢、泥渍、被踩碎的食物以及在座椅下面颤动的碎纸的纸边。玻璃窗上的映影愈加频繁地被车外的灯光切碎,这是都灵的郊区。 (查看原文)
    诗瀛 2011-05-06 11:25:32
    —— 引自第16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