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僭政的笔记(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灰袍

    灰袍 (黑夜在身体中流淌)

    哲人想把握永恒秩序的尝试必然是一种从那反映出永恒秩序的易朽事物的上升。人在所有我们知道的易朽事物中,那些最反映出永恒秩序的事物,或者那些类似于这种秩序的,就是人们的灵魂。但是,人们的灵魂对永恒秩序的反映程度是不同的。一个良序、健康的灵魂反映它的程度要比一个混乱或犯病的灵魂反映它的程度要高。因此,那曾经瞥过永恒秩序一眼的哲人就对人的灵魂的差别特别敏感。首先,只要他知道一个健康或良序的灵魂是怎样的。其...

    2013-06-13 13:28

  • 灰袍

    灰袍 (黑夜在身体中流淌)

    科耶夫对《希耶罗》和现代政治社会有一个总体性的认识,在与施特劳斯讨论中科耶夫对这个话题的引申使其对话无论在深度上还是丰富性上均提高了一个档次,估计其根本的原因仍然是科耶夫对现代性立场的坚持,放在他们的对话语词当中科耶夫认为现代僭政是可欲的,甚至是人类的唯一出路。大概也是从这样的一个角度回溯,科耶夫认真讨论了《希耶罗》当中西蒙尼德给僭主希耶罗的施政建议,这些建议被希耶罗理解为不切实际的“理想”,科耶...

    2013-06-06 20:07

  • 灰袍

    灰袍 (黑夜在身体中流淌)

    科耶夫与施特劳斯的对话更多的是站在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视角,个人感觉科耶夫是黑格尔的衣钵传人,他就是以黑格尔解释的奴隶精神与主子精神的辩证斗争来展现各种丰富的矛盾和视角,然后最终认为现代性将走向一个普遍等质国家。因此施特劳斯跟科耶夫的论争也必然涉及到施特劳斯对黑格尔这套精神辩证的理解,在文中他明确写到黑格尔仍然是马基雅维利的传人,黑格尔做的工作更加突出、更加深入,他“以某种彻底的方式继续了”这项工...   (1回应)

    2013-06-05 11:18

  • 灰袍

    灰袍 (黑夜在身体中流淌)

    施特劳斯写这本书之后是非常希望科耶夫能够对其进行评论,二人惺惺相惜,虽然在一些对世界的根本观点上持有不同的意见,但确实是互相敬重。甚至施特劳斯将科耶夫作为当时在世的三个可以理解他意图的人的一个,这里自己比较好奇剩下的两个人是谁,可能有一个人是指克莱因,另外一个可能是施特劳斯的同事沃格林。 我真的非常盼望得到你对此(《<希耶罗>义疏》)的评论,因为你是能够理解我的意图何在的三个人之一

    2013-06-04 22:08

  • 灰袍

    灰袍 (黑夜在身体中流淌)

    阅读此书《论僭政》那么首先需要确定解决的关键问题就是什么是僭政,或者依照怎么样的标准判断某种政治秩序是僭主掌握的僭政。当然,这个答案其实最好还是从苏格拉底与亚里士多德那里再对比一下,在这里《希耶罗》当中的迈蒙尼德对僭政进行了修正,然后施特劳斯总结到僭政的本质其实是法律的缺位,是无法律的君主统治。 僭政被定义为与王道对立,王道是这样一种统治,它是对自愿的臣民实行的统治,是符合城邦的法律的;僭政却是对...

    2013-06-03 20:55

  • 灰袍

    灰袍 (黑夜在身体中流淌)

    读这本书一个总揽性的问题是施特劳斯为何要关注色诺芬的《希耶罗》这本书,如果我们认为像施特劳斯这样的大学者选书都有他的特别考量,那么就非常有必要认真探究此问题。也就是施特劳斯给《希耶罗》做义疏,是在他学问谱系的哪个位置当中。 在本书的前言当中,施特劳斯实际上已经比较明确地做了阐述,简单来说施特劳斯重新发下《希耶罗》并认真给予研究的原因是色诺芬的《希耶罗》是前现代政治思想与现代政治思想最近的“接触点”...

    2013-06-03 19:35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论僭政

>论僭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