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彻》的原文摘录

  • 我选择了聂政的题材,是有心向郭沫若《棠棣之花》挑战!郭是当年的戏剧“大师”,剧本写的像莎士比亚的翻译对白而沾沾自喜,《棠棣之花》还在搞女扮男装的地方戏情节,女人扮男人而被女仔爱上追求有甚么可能?然而当年大家乐此不疲,女扮男主角风行一时。 …… 《大刺客》我首次用上历史背景,且探讨了中国古代的年轻华族不惜牺牲生命以求刹那光辉的心理和激情,有当时罕见的“三级”镜头。在技法方面,不求娱乐性而求“闷艺”,虽然文武不同,却却刻意模仿费穆《孔夫子》(1940)处理镜头方法,全片以低角度拍摄,用四十毫米固定镜头为主,节奏很慢,镜头运动很少,一反《独臂刀》的作风,此片之也成为百万片,实是异数!唯一保持我爆炸性动作的,仅ending一场而已。 (查看原文)
    ākinī 3回复 2赞 2012-05-16 18:26:24
    —— 引自第66页
  • 泰拳手腳並用,然而也以腳法的殺傷力最強,陳惠敏是有南拳真功夫的,從小打樁,去泰國交手,手骨被踢斷,他回來告訴我,明明已架住,但來力太大,雖是練打樁多年,仍傷了手骨!故我認為李小龍腳勝手的說法不錯。 (查看原文)
    陶者无缰 2赞 2018-03-04 05:59:48
    —— 引自第104页
  • 黑泽明描写的女人,也缺乏优美的感觉,而有一种变态的妖异气息,如《罗生门》的京町子和本片(用心棒)的妓女们,她们即使在片子里跳着风情诱惑的舞,也不使人生真实的“性感”,仿佛那是一群女妖。司叶子在本片中只有很少的戏,饰一个被人霸占的有夫之妇,也一直在很凄惨的情况中——我以为黑泽明根本不长于写正常化的女人,就如我们写《水浒传》的施耐庵。 (查看原文)
    ākinī 4回复 2012-05-23 11:53:21
    —— 引自第297页
  • 程剛對同輩導演,少所許可,對我倒頗有聊天興趣,他在邵氏就住我樓上,常常深夜三、四點叫起我,一聊天光!他認為我不應以此為苦,要如他一樣亢奮,我卻做不到。 (查看原文)
    陶者无缰 3回复 1赞 2018-03-04 04:59:03
    —— 引自第81页
  • 程剛愛好京戲,曾以名導演身份登過台,卻並無專業水準,他始終不知我會唱京戲,登台的專業水準遠在他之上。 (查看原文)
    陶者无缰 3回复 1赞 2018-03-04 04:59:03
    —— 引自第81页
  • 港英也有檢查制度,好在比較寬鬆,對影業由其自生自滅,好在不管。回歸之後,對影業多了關注,自然是一種進步,也好在並未多管;不過,華人社會的「頭巾氣」已見干預影業,必須小心!如設李小龍紀念館,有議員反對,理由是他私生活不好。李小龍的私生活如何,只有他妻子有權管,設紀念館是為了表揚他電影方面的貢獻,又不是給他立貞節牌坊! (查看原文)
    陶者无缰 1回复 1赞 2018-03-04 05:25:14
    —— 引自第93页
  • 在华人电影中,甚至在现代华人文学艺术领域中,都极少像张彻那样不断把死亡加以仪式化,进行歌颂,作为英雄的最终完成,以及生命的极限发挥。到了这种程度,死亡就不再是悲剧,简直是道成肉身的自我完成。 (查看原文)
    ākinī 2012-05-16 13:04:08
    —— 引自第11页
  • 之前的张彻英雄多数无父无师,个人独闯或兄弟结盟,到了第三代男星才增多了师徒关系,出现变相的父子情缘。 …… 可见张彻在这阶段有了长辈心境和父亲情意,比较回归传统,注重后人的继承发扬,不再激情反叛。 (查看原文)
    ākinī 2012-05-16 13:11:57
    —— 引自第12页
  • 这段经过,也是我首次自己公开写出来,因为李湄后来嫁去美国(丈夫是美国人),我也在香港结了婚,各有家庭,不愿提这件事自可以理解。但也不用刻意隐讳,年轻未婚,发生此种情况亦属正常,台湾的情治单位,检获我的“情书”给蒋经国看,蒋经国也只一笑置之。 绯闻构成的伤害也很短暂,其后的事实,很快证明我的“料”如何,不是甚么“台湾小白脸”;一些施过压的人,也明白是误解了我,成为朋友,我自然也并不介怀。例如易文,后来便成好友,我还引介他入邵氏。 (查看原文)
    ākinī 2回复 2012-05-16 13:53:27
    —— 引自第39页
  • 我合作的演员现在已有第二代出道,如狄龙的儿子谭俊彦,有他父亲的外型,而演戏的自然从容且有过之,我和一些圈外的家长心态一样,不大鼓励子弟入演艺(包括歌唱界),但原因不同。我的看法是从事演艺工作有一样大吃亏处,是各行各业有才能者,都是越做越好,高峰期在后;唯独演艺人倒转来,高峰期在前!而一个人大器晚成,常有利过少年得志。即以狄龙本身为例,他现在自可列入演技派,但以星运论,却逊于青年期。不过,谭俊彦条件很好,在演艺界可有作为。现在我已放弃导演工作,对穆立新、谭俊彦虽然看好,但能予他们实际帮助不大;这是演艺人另一吃亏处,本身的条件和努力固然重要,但“戏运”更关重要,这就非人的主观所能操控了。 (查看原文)
    ākinī 2012-05-16 17:56:51
    —— 引自第89页
  • 中国的武侠小说,从还珠楼主到现代的金庸、古龙等,其实是武(侠)幻(想)小说,和科(学)幻(想)小说同类。从胡金铨到徐克、程小东的武侠片,都极具特色,有风格,也把动感和电影感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比科幻片更乏实感,空中飞人,无视地心引力,然而动作飘忽凌厉,形成港片的一大特色,为世界所无,且现代动作片以至美国片都受其影响,决不能轻视,但其实脱离了武术。 (查看原文)
    ākinī 3回复 2012-05-17 18:33:19
    —— 引自第102页
  • 京戏的人物性格和造型,其实颇为“现代”,我拍武侠片深受其影响。我的“白衣大侠”,是受京戏武生造型和旧小说“白袍小将”的影响,也有不少人知道:胡金铨则有个“白衣反派”——《大醉侠》(1966)的陈鸿烈。 京戏武生的造型,非白即黑,不用杂色,是突出武戏主角的策略,也很有效。大体上,“长靠”(盔甲)一律用白,箭衣也属长靠,用白;短打用白者少,多数用黑。例外很少,《挑华车》绿靠,是这角色本属武净,红脸,被武生“霸”过来演(《铁笼山》情况相同),短打戏中《花蝴蝶》为表现其“花”而用粉红,是又一例外。 武生似乎无赤膊上阵的,《铁公鸡》是清末的时装戏,不足为凭。露胸的有,但都是中途改装,如《花蝴蝶》的水擒一场,表示脱衣入水;《界牌关》先也是白靠,到盘肠大战才改穿露胸黑短打。现在《花蝴蝶》已绝迹舞台,大约是被“四人帮”禁了;《界牌关》曾一度被禁,同样情况还有《太平桥》,现在《界牌关》已有上演,但面目全非。 (查看原文)
    ākinī 2回复 2012-05-18 18:10:25
    —— 引自第109页
  • 港片的动作,近乎舞蹈,邵逸夫早先已看出,今年石琪也看出来;此亦受到京剧影响,京戏的武戏实际就是舞剧,接近芭蕾和现代舞。如《界牌关》的盘肠大战,其实以表现痛苦与死亡的单人舞为主;打“全武行”翻筋斗,有落花流水,人仰马翻之感,再加武净王伯超的“妖魔化”独特扮相,充分显示其英勇,与《《挑华车》同是长靠戏中最出色者。而《界》剧后半又改短打,演者的难度甚高。所谓“盘肠”,腰带上加一条红布而已,露胸也只抹两笔红彩,实在并无血腥残酷感。《太平桥》我没看过,想来也应相差不远。 (查看原文)
    ākinī 2012-05-18 18:21:23
    —— 引自第110页
  • 所以,同样的“肚破肠流”可为“残酷”,也可为“壮烈”,视其情况与动机而异。杀戮无辜,使其“肚破肠流”,是“残酷”;若一个英雄,或为国杀敌,或仗义除奸,“肚破肠流”而浴血奋战,则为值得宣扬的“壮烈”。我们民间向以罗通为英雄(尽管可能并无其人),《界牌关》这出戏,至今尚常在舞台演出,而一般人看这出戏里的“盘肠大战”,相信也并无“残酷”的感受,而只觉得罗通“英雄”;前述抗战期间宣扬某连长某排长的事迹,我相信还是由于罗通故事的影响。 (查看原文)
    ākinī 2012-05-21 18:18:20
    —— 引自第212页
  • 伊力卡山出身舞台,《欲望街车》是马龙白兰杜上银幕的第一部作品,也是他本身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在《荡母痴儿》中,他连舞台导演技法于银幕上,简直把宽银幕当舞台来用(宽银幕的长宽比例,刚好近于一般舞台镜框面的比例)!他用舞台上的“区位”,表现占士甸的孤僻性格,让他始终在“弱区”,即在画面的左右侧或后方,始终不置于中心部分的“强区”,而他的主角地位,则用舞台上的“反焦点”来强调,其运用已臻神化!随便举一个例:占士甸的哥哥和他爱人,在画面前方携手同行(强区),而置占士甸于一排矮树之后(弱区),但那爱人一面走,一面从树缝里看占士甸,于是观众之视线,经强区人物之“反焦点”作用,而转嫁到占士甸身上。如此种种,若无他这种特殊的手法,占士甸也不能这样受到公众的注意也! 1958年12月11日 (查看原文)
    ākinī 2回复 2012-05-22 15:08:03
    —— 引自第246页
  • 青城十九俠 這是石沖(上官牧)原著改編的武俠片,片子一開頭,原野茫茫,十九俠飛騎而至,人強馬壯,看來氣勢比同類的片子《兒女英雄傳》(李翰祥,1959)要好得多;原因是它佔了「地利」,本片是在台灣拍的,外景既比較有迴旋餘地,像樣的馬也有且多,不想香港拍戲,只有那麼一兩匹只會跳不會跑的馬——故有人以樂蒂在《兒女英雄傳》裏的「騎術不佳」為病,其實是冤枉的;她騎術如何,我雖不知,但那匹馬我卻知道,請郭子猷來騎,也不會奔馳如飛的! (查看原文)
    陶者无缰 2018-03-16 03:42:02
    —— 引自第206页
  • 女俠文婷玉 只有一個問題,本片還是未能解決,便是俠客們倒底該怎樣打扮?我們的武俠片中,俠客們永遠打扮得像在唱「大戲」,這自然缺乏真實感,但問題是不這樣又該如何? (查看原文)
    陶者无缰 2018-03-16 04:03:47
    —— 引自第20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