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的笔记(7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Lushuisu

    Lushuisu

    汤由、汤实【南京乡试】 474-475: “都督府”、“南京乡试” —————————— 到下午时分,六老爷同大爷、二爷来。头戴恩荫巾,一个穿大红洒线直裰,一个穿藕合洒线直裰,脚下粉底皂靴,带着四个小厮,大青天白日,提着两对灯笼:一对上写着“都督府”,一对写着“南京乡试”。 475: 六老爷问道:“大爷、二爷这一到京,就要迸场了?初八日五更鼓先点太平府,点到我们扬州府怕不要晚?”大爷道:“那里就点太平府!贡院...

    2016-06-19 20:56

  • Lushuisu

    Lushuisu

    【顺姑娘、细姑娘】 第四十一回【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470: 正坐下,凉篷小船上又荡了两个掌客来搭船,一同进到官舱。沈琼枝看那两个妇人时,一个二十六七的光景,一个十七八岁,乔素打扮,做张做致的。跟着一个汉子,酒糟的一副面孔,一顶破毡帽坎齐眉毛,挑过一担行李来,也送到中舱里,两妇人同沈琼枝一块儿坐下,问道:“姑娘是到那里去的?”沈琼枝道:“我是扬州,和二位想也同路。”中年的妇人道:“...

    2016-06-19 20:42

  • Lushuisu

    Lushuisu

    【沈琼枝】 456-459: 第四十回【萧云仙广武山赏雪 沈琼枝利涉桥卖文】 萧云仙次日拜了各位,各位都回拜了。随奉粮道文书,押运赴淮。萧云仙上船,到了扬州,在钞关上挤马头,正挤的热闹,只见后面挤上一只船来,船头上站着一个人,叫道:“萧老先生!怎么在这里?”萧云仙回头一看,说道,“呵呀!原来是沈先生!你几时回来的?”忙叫拢了船。那沈先生跳上船来。萧云仙道:“向在青枫城一别,至今数年。是几时回南来的?”沈...

    2016-06-19 20:32

  • Lushuisu

    Lushuisu

    “祁太公的孙女”的使女: 又过了半年,虞博士要替公子毕姻。这公子所聘就是祁太公的孙女,本是虞博士的弟子,后来连为亲家,以报祁太公相爱之意。祁府送了女儿到署完姻,又赔了一个丫头来,自此孺人才得有使女听用。喜事已毕,虞博士把这使女就配了姓严的管家,管家拿进十两银子来交使女的身价。虞博士道:“你也要备些床帐衣服。这十两银子,就算我与你的,你拿去备办罢。”严管家磕头谢了下去。

    2016-06-19 20:27

  • Lushuisu

    Lushuisu

    杜少卿道:“你有甚话说罢。”臧寥斋道:“目今宗师考庐州,下一棚就是我们。我前日替人管着买了一个秀才,宗师有人在这里揽这个事,我已把三百两银子兑与了他,后来他又说出来:‘上面严紧,秀才不敢卖,倒是把考等第的开个名字来补了廪罢。’我就把我的名字开了去,今年这廪是我补。但是这买秀才的人家,要来退这三百两银子,我若没有还他,这件事就要破!身家性命关系,我所以和老哥商议,把你前日的田价借三百与我打发了这...

    2016-06-17 20:21

  • Lushuisu

    Lushuisu

    季苇萧道,“恭喜纳宠。”杜慎卿愁着眉道:“先生,这也为嗣续大计,无可奈何,不然,我做这样事怎的?”季苇萧道:“才子佳人,正宜及时行乐,先生怎反如此说?”杜慎卿道:“苇兄,这话可谓不知我了。我太祖高皇帝云:‘我若不是妇人生,天下妇人都杀尽!’妇人那有一个好的?小弟性情,是和妇人隔着三间屋就闻见他的臭气。” ———————— 呵呵,这杜慎卿……

    2016-06-17 20:19

  • Lushuisu

    Lushuisu

    坐了半日,日色已经西斜,只见两个挑粪桶的,挑了两担空桶。歇在山上。这一个拍那一个肩头道:“兄弟,今日的货已经卖完了,我和你到永宁泉吃一壶水,回来再到雨花台看看落照。”杜慎卿笑道:“真乃菜佣酒保都有六朝烟水气,一点也不差!” ———————— 虽是贫穷人家,却也有“到永宁泉吃一壶水,回来再到雨花台看看落照”的生活情趣,我觉得这真的是极为难得。对于生活的最高目标,个人觉得不过是做一个有趣的人,一个在...

    2016-06-17 20:12

  • Lushuisu

    Lushuisu

    诸葛天申向二位道:“去岁申学台在敝府合考二十七州县诗赋,是杜十七先生的首卷。” ———————— ”合考二十七州县诗赋“,是什么?

    2016-06-17 15:47

  • Lushuisu

    Lushuisu

    关于胡家女儿: 301 金次福道:“这人是内桥胡家的女儿。胡家是布政使司的衙门,起初把他嫁了安丰典管当的王三胖,不到一年光景,王三胖就死了。这堂客才得二十一岁,出奇的人才,就上画也是画不就的。因他年纪小,又没儿女,所以娘家主张着嫁人。这王三胖丢给他足有上千的东西:大床一张,凉床一张,四箱、四橱,箱子里的衣裳盛的满满的,手也插不下去;金手镯有两三付,赤金冠子两顶,真珠、宝石不计其数。还有两个丫头,一个...

    2016-06-17 15:13

  • Lushuisu

    Lushuisu

    皇明义民鲍文卿享年五十有九之柩。赐进士出身中宪大夫福建汀漳道老友向鼎顿首拜题。 ———————— 赐进士出身: 中宪大夫:

    2016-06-17 15:10

<前页 1 2 3 4 5 6 7 8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