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的原文摘录

  •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1:33:54
    —— 引自第1页
  • 挑了一担食盒来,手里提着一瓶酒,,食盒上挂着一块毡条,来到柳树下,将毡铺了,食盒打开。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1:43:28
    —— 引自第4页
  • 那瘦子道:“县尊是壬午举人,乃危老先生门生,这是该来贺的。” 那胖子道:“敝亲家也是危老先生门生,而今在河南做知县。……”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1:48:42
    —— 引自第4页
  • 此一条之后,便是礼部议定取士之法:三年一科,用五经、四书、八股文。王冕指与秦老看,道:“这个法却定的不好。将来读书人有此一条荣身之路,把那文行出处都看得清了。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01:19
    —— 引自第15页
  • 就是咱衙门里户总科提控顾老相公家请的一位先生,姓周,官名叫做周进,年纪六十多岁,前任老爷取过他个头名,却还不曾中过学。顾老相公请他在家里三个年头,他家顾小舍人去年就中了学,和咱镇上梅三相一齐中的。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05:22
    —— 引自第20页
  • 梅玖回过头来,向众人道:”你众位是不知道我们学校规矩,老友是从来不同小友序齿的。只是今日不同,还是周长兄请上。“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13:52
    —— 引自第21页
  • 周进因他说这样话,倒不同他让了,竟僭着他作了揖;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13:52
    —— 引自第21页
  • 他便念道:”呆,秀才,吃长斋,胡须满腮,经书不揭开,纸笔自己安排,明年不请我自来。“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20:13
    —— 引自第22页
  • 这王大爷就是前科新中的。 王举人道:”足下莫不是就在我白老师手里曾考过一个案首的?……“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26:37
    —— 引自第25页
  • 王举人道:“顾二哥是俺户下册书,又是拜盟的好弟兄。”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26:37
    —— 引自第25页
  • 周进道:“老先生的硃卷,是晚生熟读过的。后面两大股文章,尤其精妙。” “……那时头场……” “……座师就道弟该有鼎元之分。”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32:12
    —— 引自第26页
  • 那客人道:“监生也可以进场。周相公既有才学,何不捐他一个监进场?……”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39:53
    —— 引自第31页
  • 正值宗师来省录遗,周进就录了个贡监首卷。 到了八月初八进头场…… ……那七篇文字,做的花团锦簇一般。 出了场,仍旧住在行里。 直到放榜那日,巍然中了。 拜县父母、学师,典史拿晚生帖子上门来贺。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45:32
    —— 引自第32页
  • 到京会试,又中了进士,殿在三甲,授了部属。荏苒三年,升了御史,钦点广东学道。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51:37
    —— 引自第32页
  • 次日,行香挂牌。先考了两场生员。第三场是南海、番禺两县童生。 出来放头牌的时节…… 范进道:“童生二十岁应考,到今考过二十余次。”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54:04
    —— 引自第33页
  • 那童生跪下道:“求大老爷面试。”学道和颜道:“你的文字已在这里了,又面试些甚么?”那童生道:“童生诗、词、歌、赋都会,求大老爷出题面试。”学道变了脸道:“‘当今天子重文章,足下何须讲汉唐?’像你做童生的人,只该用心做文章;那些杂览,学他做甚么?况且本道奉旨到此衡文,难道是来此同你谈杂学的么?看你这样务名而不务实,那正务自然荒废,都是些粗心浮气的话,看不得了。左右的!赶了出去!”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59:42
    —— 引自第34页
  • 周学道虽然赶他出去,却也把卷子取来看看。那童生叫做魏好古,文字也还清通。学道道:“把他低低的进了学罢。”因取过笔来,在卷子尾上点了一点,做个记认。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59:42
    —— 引自第34页
  • 又取过范进卷子来看,看罢,不觉叹息道:“这样文字,连我看一两遍也不能解,直到三遍之后,才晓得是天地间之至文,真乃一字一珠!可见世上糊涂试官,不知屈煞了多少英才!”忙取笔细细圈点,卷面上加了三圈,即填了第一名;又把魏好古的卷子取过来,填了第二十名。将各卷汇齐,带了进去。发山案来,范进是第一。谒见那日,著实赞扬了一回。点到二十名,魏好古上去,又勉励了几句‘用心举业,休学杂览’的话,鼓吹送了出去。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2:59:42
    —— 引自第34页
  • 因向几个同案商议,瞒着丈人,到城里乡试。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3:12:31
    —— 引自第37页
  • 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声的锣响,三匹马闯将进来。那三个人下了马,把马栓在茅草棚上,一片声叫道:“快请范老爷出来,恭喜高中了!” (查看原文)
    Lushuisu 2016-06-16 23:18:48
    —— 引自第37页
<前页 1 2 3 4 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