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ale of Two Cities》的原文摘录

  • 主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仰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活着;凡活着信仰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他必然没有消失,在天上静静看着她和她的所爱幸福安宁生活;看到她将为他哭泣,给自己的孩子以他的名字命名;看到那孩子用自己的名字带来新的荣光;看到他们卓越不凡;看到他们缅怀他,甚至来到这断头台,但此地必将不会是现时当下的丑态。于是可以闭上眼睛,告诉自己 “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比我曾经做过的无论什么事都好得多。我现在将要得到安息,比我曾经得到过的任何安息都好的多。” (查看原文)
    莲子蓉面口 1回复 17赞 2012-03-18 13:44:39
    —— 引自章节:未知
  •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查看原文)
    messense 14赞 2013-02-16 21:20:44
    —— 引自第8页
  •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d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 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查看原文)
    豆腐圆子 9赞 2013-03-29 23:17:24
    —— 引自第5页
  • 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竟会成为深奥秘密和不解之谜。我夜间走进一座大城市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庄严肃穆的想法:那每一幢黑森森鳞次栉比的房子里都关着它自己的秘密;那千万个胸膛里跳动着的每一颗心,就它自己的某些想象来说,对靠它最近的那颗心,都是一桩秘密!一些令人生畏的东西,甚至死神本身,都与这秘密有关。我再也不能翻阅这本我所挚爱的亲切的书,妄想总有一天把它读完。我再也不能看透那深不可测的水,借助偶尔照进那里的光亮,我一直都隐约憋见埋藏在那里的珍宝和其他淹没的东西。这本书是注定了在阳光戏照水面,我茫然站立岸上时永远冰洁霜凝的。我的朋友已经长逝,我的邻人已经长逝,我之所爱,我心灵中的至亲已经长逝;这就是那毫不动摇,永垂不朽,亘古独存的秘密,那我将至死永怀的秘密。 (查看原文)
    [已注销] 7赞 2012-03-14 16:34:22
    —— 引自第13页
  • “那是最昌明的时世,那是最衰微的时世;那是睿智开化的岁月,那是混沌蒙昧的岁月;那是信仰笃诚的年代,那是疑云重重的年代;那是阳光灿烂的季节;那是长夜晦暗的季节;那是欣欣向荣的春天,那是死气沉沉的冬天;我们眼前无所不有,我们眼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径直奔向天堂,我们都径直奔向另一条路” (查看原文)
    SOS团成员A 8赞 2020-06-08 16:44:47
    —— 引自章节:第一章 时代
  • 我看到从这个深渊里升起一座美丽的城市,一个卓越的民族。经过未来的悠悠岁月,在他们争取真正自由的斗争中,在他们的胜利和失败里,我看到前一个时代的罪恶以及由它产生的这一个时代的罪恶都逐渐受到惩罚,消亡殆尽。 (查看原文)
    明朗 4赞 2013-12-26 02:11:15
    —— 引自第337页
  • “我看到,在废止这种报应的惩罚工具像目前这样使用以前,巴萨,克莱,德法日,‘复仇女神’,那个陪审员,那个审判长,以及许多借消灭旧压迫者上台的大大小小新压迫者,都将死于它的斧下。我看到,将要从这个地狱出现一个美丽的城市,一个伟大的民族,在他们将来经历多年的争取真正自由的斗争中,在他们的胜利和失败中,我看到这个时代的邪恶,和造成这一恶果的前一个时代的邪恶,渐渐为自己赎了罪而消亡。 “我看到我为之牺牲的那些人,在我再也见不到的英国,过着宁静,有益于人,繁荣而幸福的生活。我看到她怀里抱着一个用我的名字命名的孩子。我看到她父亲,尽管年老驼背,但已康复,在他的诊所里勤勤恳恳为一切人治病,寿终正寝。我看到那个善良的老人,他们的老友,十年后,将他的全部财产赠给他们,便平静地归天,得到善报。 “我看到,我在他们的心中,在他们的子孙,世世代代子孙的心中,被奉为神明。我看到她,已成为老妇,每年这个忌日,都为我哭泣。我看到她和她丈夫,在走完自己的路以后,一起躺在他们最后安息的墓地里,我知道,他们俩的灵魂,彼此很敬重,对我也很敬重。 “我看到,她抱在怀里,用我的名字命名的那个孩子,已长大成人,在曾经是我的人生道路上,凭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我看到他获得那么大的成就,我的名字也沾他的名字的光而大放光芒。我看到我给自己的名字抹上的污点消失了。我看到他,最公正的法官和最受尊敬的人,带着一个用我的名字命名的男孩,有我熟悉的前额和金发,来到这里——那时看起来很美,今天这样残破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我听到他用温柔的颤抖的声音跟他讲我的故事。 “我做了一件比我所做过的好得多,好得多的事;我就要去比我所知道的好得多,好得多的安息处。” (查看原文)
    何焉 5回复 1赞 2012-07-30 11:22:01
    —— 引自第327页
  •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像,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每个人对别的人都是个天生的... (查看原文)
    月島 雫 2赞 2012-08-21 16:29:18
    —— 引自第1页
  • 那是最昌明的时世,那是最衰微的时世;那是睿智开化的岁月,那是混沌蒙昧的岁月;那是信仰笃诚的年代,那是疑云重重的年代;那是阳光灿烂的季节,那是长夜晦暗的季节;那是欣欣向荣的春天,那是死气沉沉的冬天;我们眼前无所不有,我们眼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径直奔向天堂,我们都径直奔向另一条路——简而言之,那个时代同现今这个时代竟然如此惟妙惟肖,就连它那叫嚷的最凶的权威人士当中,有些也坚持认为,不管它是好是坏,都只能用‘最’字来表示它的程度。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赞 2012-10-25 16:59:53
    —— 引自第3页
  • I see Barsad, Defarge, the judges, all dying under this terrible machine. I see a beautiful city being built in this terrible place. I see that new people will live here, in real freedom. I see the lives for whom I give my life, happy and peaceful in that England which I shall never see again. I see Lucie when she is old, crying for me on this day every year, and I know that she and her husband remember me until their deaths. I see their son, who has my name, now a man. I see him become a famous lawyer and make my name famous by his work. I hear him tell his son my story. (查看原文)
    聽雨山房主人 2赞 2016-02-06 20:27:22
    —— 引自第132页
  • 泉水潺潺流动,河水湍急流动,白昼流入黑夜,城市中那样多的生命按照规律流入死亡,时不待我,那些老鼠又挤在一起睡在他们那魆黑的洞里,化妆舞会在晚餐时分又欢腾起来,万事按部就班。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表面看来这里是够美妙的;不过,把它放到光天化日之下从里到外全都看看,它就是一堆崩塌的堡垒,其中只有奢靡浪费、安排无度、巧取豪夺、负债累累、典当抵押、迫害压榨、饥寒交迫、受苦受难。”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她丈夫的命运,”德发日太太照旧镇定自若地说,“会把他送到他该去的地方,还会把他领到该结果他的那个结果。这就是我所知道的。”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同样,西德尼过的也是一种身陷淤淖,拖泥带水的日子。然而得过且过和积重难返——不幸的是得过且过和积重难返在他身上比遭人冷落或蒙辱含垢之类激励人们奋发的感觉多得多——使这成了他注定得过的生活:而且他安于这种为狮猎食的黑被豺地位,并未想到解脱提升,正如人们以为一个真正的黑被豺不会想要自己也要晋升为一头狮子一样。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在那疾驶的流云之下他出声地说出这番话的态度,并不是一种满不在乎的态度,也不是疏忽大意的态度,而是多少带着一点轻蔑、挑战的意味。这是一个心神交瘁的人决心已定的态度;他曾经踯躅彷徨,艰苦挣扎,迷失路途,但终究踏上了正路,并望见了归宿。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很久以前,他还是个前程远大的年轻人,在他那些最初的竞争对手当中出类拔萃的时候,他到墓地去给他父亲送葬。他母亲早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去世。此时,他行于黢黑的街巷和浓深的阴影之间,冰轮高悬,流云飞驰,他在父亲幕前念诵过的那些庄严词句,又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比永远不死。”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于是首席法官宣告,这位共和国的好医生因为根绝了一个可恶的贵族家庭,而应受到共和国更大的尊敬,而且无疑会由于将他的亲女儿变为寡妇,将她的孩子变为孤儿,而感到神圣的荣耀和快乐;这时又掀起了一阵疯狂的激动,爱过的狂热,不含一丝一毫人类的同情。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后来他们记起,在他弯下腰用嘴触到她的脸的时候,他咕哝了一些话。那孩子离他最近,后来她告诉他们,等她成了一位端庄的老太太的时候还告诉她的孙儿孙女,她那时听见她说,“一个你所钟爱的人的生命。”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你为他死吗?”她悄悄说道。 “还为他的妻子和孩子。嘘!是的。” “噢,你愿意让我抓着你那勇敢的手吗,素不相识的人?” “嘘!愿意,我可怜的小妹妹,一直到最后。”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 那个时代有很多女人,时代潮流在她们身上所造成的变化令人胆寒;但是她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比此时正走在街上的这个冷酷女人更加令人望而生畏。个性强悍而又无所畏惧,感觉锐利而又行动敏捷,意志坚决,她那种美丽似乎不仅使她本人立场坚定,满怀仇恨,而且能推动他人从直觉上赏识这些品质;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多事之秋总会使这样一个女人崭露头角。不过,因为她从童年起就满怀受屈含冤之感和对一个阶级的刻骨仇恨,时机一到,就把她造就成了一只母老虎。她绝无恻隐之心。即使她本来还有这种美德,那她也早就把它丢的一干二净了。 (查看原文)
    不工 2赞 2018-01-23 05:08:57
    —— 引自第1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4 1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