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宋墓》的原文摘录

  • 注释22: 土洞内砌墓室本为中原一带汉唐旧制。司马光谓此种穿圹法适于坚土之乡。《司马氏书仪》(《学津讨原》本)卷七《丧仪・穿圹》条注:“其坚土之乡,先凿延道,深若千尺,然后旁穿窟室以为圹,或以砖范之,或但为土室,以砖数重塞其门,然后筑土实其埏道。”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墓的构造
  • 注释32:此厚约5一7毫米锈粘极牢的铁片,形制极不规则,疑为砌建时用以粘连砖块之铁熔液所凝固。按熔铁汁以粘连砖石结构的做法,唐以前似已开始,段成式《酉阳杂俎》前集(《四部丛刊》影印明万历刻本)卷十三:“刘晏判官李庄在高陵......(庄客)近开一家,冢西去庄十里,极高大……初旁掘数十丈遇一石门,固以铁汁。”《宋史》卷四百六十二《方伎传》下《僧怀丙传》:“赵州洨河凿石为桥,熔铁灌其中,自唐以来,相传数百年,大水不能坏。岁久乡民多次凿铁,桥遂欹倒,计千夫不能正,怀丙不役众工,以术正之,使复故。”唐高宗乾陵亦用此法。《通典》(图书集成局排印本)卷八十六《礼》四十六《丧制》之四《葬仪》条:“神龙元年(公元705)十二月将合葬则天皇后于乾陵,给事中严善思上表曰……闻乾陵玄宫,其门以石闭塞,其石缝铸铁以固其中。”北宋时,沿用不绝,《宋史》卷九十四《河渠志》四:“洛水贯西京,多暴涨,漂坏桥梁。建隆二年(公元961)留守向拱重修天津桥……石纵缝以铁鼓络之,其制甚固。”又张知甫《可书》(《墨海金壶》本):“[宣和间(公元1119-1125)]章惇方柄任,用都提举汴河堤岸司贾种民议,起汴桥二楼。又依桥作石岸,以锡、铁灌其维。”《营造法式》卷三《石作制度・卷輂水窗》条注亦记有灌锡制度:“如骑河者,每段用熟铁鼓卯二枚,仍以锡灌。”至于墓室锢铁,苏轼《志林》(涵芬楼排印本)卷四记有传陈胡公墓:“(陈州)柳潮旁有丘,俗谓之铁墓,云陈胡公墓也。城濠水往啮其址,见有铁锢之。”光绪《临洮厅志》亦曾记事:“旧城四十里五日卡庄,工人掘土,忽隐一深穴……仍入之……砖砌为门,铸以生铁,但无年月姓氏。”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墓的构造
  • 西北壁略同东北壁(图版贰柒:Ⅱ)。但窗右画一蕉叶钉,下系细腰修刃剪刀ー把,其左竖置一熨斗(插图三七)。再左似立一罐,已漫。罐左画一黄色藤制小矮几,几上置一瓶。几左即窗下左侧,画一淡黄色狸奴,头左向(图版贰伍:Ⅲ)。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墓的装饰
  • 注释56: 使用注子始于晚唐,李匡义《资暇集》(《顾氏文房小说》本)卷下《注子偏提》条:“元和初,酌酒犹用樽勺,所以丞相高公有斟勺之誉,虽数十人,一樽一勺,挹酒而散,了无遗滴。居无何,稍用注子,其形若罃而盖、嘴、柄皆具。太和九年(公元835)中贵人恶其名同郑注,乃去柄安系,若茗瓶而小异,目之曰偏提,论者亦利其便,且言柄有碍而屡倾仄,今见行用。”宋金人沿其称。王铚《默记》(涵芬楼排印本)卷上:“(太宗次子昭成太子元僖封许王)娶功臣李谦溥侄女,而王不喜之,嬖惑侍妾张氏...阴有废嫡立为夫人之约,会冬至日,当家会上寿,张预以万金令人作关捩金注子,同身两用,一着酒,一着毒酒,来日早入朝贺,夫妇先上寿,张先斟王酒,次夫人,无何,夫妇献酬,王互换酒饮……(王卒),擒张及造酒注子人凡数辈。”又曾慥《高斋漫录》(《墨海金壶》本):“欧公作王文正墓碑,其子仲仪谏议送金酒盘醆十副,注子二把”。《营造法式》卷十二《旋作制度・照壁版宝床上名件》条、卷二十四《诸作功限・旋作照壁宝床等所名用件》条皆记注子、注碗、酒杯、杯盘等。或简呼作注,江少虞《皇朝事实类苑》(诵芬室影印日本元和活字本)卷七十ー《丁晋公》条引僧文莹《湘山野录》:“夏竦以知制诰为判官,一日宴官僚于斋厅,有杂手伎,俗谓弄椀注者,献艺于庭”(按此条不见今本《湘山野录》)又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传奇汇刻》本)一《恋香衾》曲:“饭罢须臾却卓儿,急今行者添茶,银瓶汤注,雪浪浮花。”其物图像:传唐胡瓌《卓歇图》(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已有金铜制者,但其形体甚大,嘴亦细长;其后见于传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宋李嵩《水殿招凉图》、宋徽宗赵佶《文会图》(李、起二图现藏台湾,李图见文化部文物管理局所藏照片,赵图见教育部第二次全国美术展览会管理委员会《晋唐五代宋元明清名家书画集》图版23)中者始与此砖砌注子形制略同;至于朝鲜京城李王家博物馆所藏高丽时...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墓的装饰
  • 注释61: 背子之制,斜领、开胯、短袖。《演繁露》卷八《背子》条:......斜领交裾与今长背子略同,其异者,背子开胯......”,《事物纪原》卷三《背子》条:“其制袖短于衫,身与衫齐”,与此妇人所服符合。女人服背子亦有辨识尊卑之意。《朱子语类》卷九十ー《礼杂仪》:“或曰《苍梧杂志》载背子近年方有,旧时无之...女子无背,只是大衣……背子乃婢妾之服、以其在背后,故谓之背子。”谢维新《古今合壁事类备要》外集(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明刻本)卷三十五《背子》条:“妇人背子本婢妾之服,以其行直主母之背故名焉。今亦习俗相承,为男女辨贵贱之服。” 图中着背子之妇女捧盒侍立于女坐像之侧,依此观察,其身份亦极似婢妾。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墓的装饰
  • 北壁上画绛幔、蓝绶,其下砖砌假门。假门外,面南立一砖雕的少女,垂双髻,着窄袖衫和长裙,裙下露尖鞋,右手作启门状。此砖雕少女原来敷有彩色,现已脱落(图版贰玻、叁拾;插图三八)。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墓的装饰
  • 注释75: 唐、宋时代,凡墓室、与墓同性质的佛塔以及佛塔式的经幢,多雕或绘作“妇人启门”装饰。最早之例,为陕西长安樊川竹园村唐代石塔和山东长清灵岩寺唐惠崇塔(罗哲文《灵岩寺访古随笔》,《文物参考资料》1957年5期),其次是北京西山所出辽开泰九年(公元1020)澄赞上人舍利舌塔幢(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拓片)和河北赵县城内北宋景祐五年(公元1038)经幢(文化部文物管理局藏照片)。白沙宋墓已至北宋末,郑州柿园宋墓较白沙尤晚。及至南宋、金时,此种装饰更为通行。西至四川南溪李庄宋墓(王世襄《四川南溪李庄宋墓》)中国营造学社汇刊》7卷1期)、四川宜宾旧州坝宋墓(莫宗江《宜宾旧州坝白塔宋基》,《中国营造学社汇刊》7卷1期),南至贵州遵义高坪乡宋墓(贵州省博物馆筹备处《贵州遵义专区的两座宋墓简介》,《文物参考资料》1955年9期)贵州桐梓宋葛(《文物参考资料》1956年8期《文物工作报导》),北至河北新城所出金大定九年(公元1169)东上阁门副使时昌国石棺(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拓片)、河北井陉金(?)下寺塔(《河北名胜古迹》页31图)、山西垣曲东铺村金大定二十三年(公元1183)墓(吕遵谔《山西垣曲东铺村金墓》)、山西浑源圆觉寺金代砖塔(宿白《浑源古建筑简报》,《雁北文物勘查团报告》)、山西绛县裴家堡金(?)嘉(张德光《山西县裴家堡古墓清理简报》、《考古通讯1955年4期)山西太原龙山昊天观4窟(文化部文物管理局藏照片)等处皆在沿用,并且踵事增华,如改唐以来之版门作格子门,又如四川宜宾旧州坝宋墓的启门妇人双手持奁盒等。此种装饰当时又曾东传朝鲜,而成为高丽时代初期(五代北宋)铜镜背面所常见的纹饰,如朝鲜京城李王家博物馆藏人物殿堂菱花镜、龙树佛图圆镜等(《李王家博物馆所藏品写真帖》图版249)。南宋以还,逐渐衰歇,山西崞县元延祐七年(公元1320)墓所出妇人启门浮雕砖(日人水野清一等《山西古迹志》...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墓的装饰
  • 注释75续: 又此题材之渊源,似可远溯至东汉,四川芦山所出建安十七年(公元212)王晖石棺其前壁所雕(闻宥《四川汉代画像选集》图版49)与最近俞伟超同志见告江苏徐州云龙山所存徐州双沟新出汉画像石中一楼阁下层所雕出者皆是。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墓的装饰
  • 注释97部分摘录: 《癸辛杂识》别集卷下《买地券》条也记:“今人造墓,必用买地券,以梓木为之,朱书用钱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文买到某地云云。此村巫风俗如此,殊为可笑。”元明两代沿袭宋制,地券文字,几无变动。 (查看原文)
    衣冠冢 5赞 2020-04-24 22:56:02
    —— 引自章节:人骨和随葬品
  • 按现存唐、辽中叶、北宋初木建筑和砖石建筑令栱皆较泥道栱短,北方各地现存自辽中叶以降所建的砖塔和辽清宁二年(公元1056)所建的山西应县佛宫寺释迦木塔、辽清宁三年(公元1057)所建的辽宁义县清河门第二号墓仿木建筑墓门、辽乾统五年(公元1105)所建的河北易县开元寺毘卢殿以及金天眷三年(公元1140)所建的山西大同华严寺大雄宝殿等处铺作上的令栱皆与泥道栱同长。由此可知,令栱的演变在此时期愈晚愈长。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2020-05-21 10:03:18
    —— 引自章节:三墓的年代、三墓的关系和墓主人的社会身份
  • 袁褧《枫窗小牍》卷上记汴京闺阁,崇宁间作大鬓方额,宣和以后多疏云尖巧额。袁褧所记之方额、云尖巧额,是否即如第一、二号墓所绘,尚不敢遽断,但北宋末叶汴京奢侈成风,时装愈变愈繁,京师如此,地方自当仿效京师。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2020-05-21 10:03:18
    —— 引自章节:三墓的年代、三墓的关系和墓主人的社会身份
  • 注释136:陈舜俞《都官集》(《宋二十家集》本)卷二《敦化》五:“今夫诸夏必取法于京师,所谓京师则何如:百奇之渊,众伪之府,奇服异器,朝新于宫廷,墓仿于市井,不几月而满天下。”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2020-05-21 10:03:18
    —— 引自章节:三墓的年代、三墓的关系和墓主人的社会身份
  • 按北宋京西地区为使用铜钱区域,不用铁钱,徽宗时始兴铁钱通行“临近陕西、河东等路”之议。而北宋币制之乱,以崇宁、宣和间蔡京当政时为最。因此,京西使用铁钱当在徽宗即位之后。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2020-05-21 10:03:18
    —— 引自章节:三墓的年代、三墓的关系和墓主人的社会身份
  • 白沙在北宋时为京西北路登封县天中乡,京西一带,于宋徽宗晚年屡遭水患,不堪压迫的农民相率起义,所以宣和七年(公元1125)徽宗下诏赦“流民为盗者”,并给复一年。宣和八年(公元1126),金兵即南下侵略。靖康元年(公元1126)、建炎元年(公元1127),金兵又曾两陷西京,因此京西一带,一方面金兵掠财物、焚庐舍、虏居民北去,一方面不抗敌的北宋官兵到处洗劫,并且攻击人民自己组织的抗金义兵,水灾之后,又罹兵劫,京西居民涂炭之苦可以想见。......由此可知,当时登封一带包括其所属之天中乡自宣和六年(公元1124)以降当极荒凉残破。此种情况在整个白沙发掘工作中,也可得到旁证,即白沙宋墓最迟的纪年,真是宣和六年的颍东第一五八号墓。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2020-05-21 10:03:18
    —— 引自章节:三墓的年代、三墓的关系和墓主人的社会身份
  • 注释164: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适园业书》本)甲集卷十九《绍兴失河南》条:“河南自靖康中,首为尼亚满所破,伊阳人翟进率军民上山保险......(绍兴)二年(公元1132)冬十月进为剧寇杨进(按进当时官京城统制)所袭,堕堑死。”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2020-05-21 10:03:18
    —— 引自章节:三墓的年代、三墓的关系和墓主人的社会身份
  • 文中所谓“当乡本村赵□”,疑即指此三墓的赵家,则赵家当为一拥有土地的地主。一个一般地主欲在元符二年(公元1099)至政和年间(公元1111-1117)或自元符至北宋末(公元1098-1127)物价上涨的十余年或二十余年中,接连兴建三四座此种仿木建筑的砖室墓,而且装饰如此富丽,实亦颇值得怀疑。 (查看原文)
    Wash_Bottle 2020-05-21 10:03:18
    —— 引自章节:三墓的年代、三墓的关系和墓主人的社会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