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全集》的原文摘录

  • 中国的民族富于感觉性而薄于把持感觉性,是个聪明的民族,可惜有个民族的精神衰弱症。这现象很容易看出,一般人早成早谢,崇拜小聪明,贪图目前的小利益,以苟且为处置事务的办法,注意点不能持久,而又不能专一,怕根本的改革法,都是很明白的经验。社会上明达的见解比较的还不算绝少,而绝少强固的精神。凡号称聪明的人,多半神经过敏,神经过敏就是神经衰弱。特立独行和智力卓绝的人极难遇到,一般人的能力知识都和他的职业一样,可以随便转换,更和他的生活一样,左右离不了那么一套。这样民族所支配出的时代,自然是个很显得疲劳的时代,偏偏世界要打到一窝去,想不合伙不能,于是乎在很可乐观的潮流变化之内,不免现出点强打精神的色泽。 (查看原文)
    未遂网络暴民 3赞 2017-04-27 10:52:56
    —— 引自第353页
  • 今日浮夸之士,好习佛典,如流行病然。寻其所由,则以佛言圆融,可取而循环其词(Petitio principii),以济词穷,梵名深阻,可取作为城府,文其浅陋。一言蔽之曰,哗众取宠而已。 (查看原文)
    [被注销] 2013-09-02 18:57:26
    —— 引自第115页
  • 而且中国教育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制造“高等华人”。“高等华人”就是外国人。一个人和社会的下层脱了节,大众所感觉、所苦痛的,自己不能亲身了解,便成了“外国人”。 (查看原文)
    一千打 2016-04-26 17:32:38
    —— 引自第194页
  • 教育既为训练技能,也为陶冶通材。所谓通材,并不如当年所谓“通人”,而是指在他的技能之外有一般常识,能在生活所遭逢的事物上用思想的。 (查看原文)
    一千打 2016-04-26 18:04:34
    —— 引自第213页
  • 社会待人分两等,一等冷,一等热。冷到极处,像水一般,可不能加了。被水的人虽难过,还能勉强忍得。热到极处,“被恭维得烙铁一般的热”——这是社会上的常态——可就断难忍住了,还不若一刀杀断的刑罚好受伤。名的实效是一把红烙铁!——大家认清楚者。 (查看原文)
    未遂网络暴民 2017-04-01 15:37:38
    —— 引自第255页
  • 《新青年》里有一位鲁迅先生和一位唐俟先生是能做内涵的文章的。我固不能说他们的文章就是逼真托尔斯泰、尼采的调头,北欧中欧式的文学,然而实在是《新青年》里一位健者。至于有人不能领略他的意思和文辞,是当然不必怪。果然我今天在上海一家报的什么“泼克”上,看见骂他的新教训,说“他头脑不清楚,可怜”! 我对于这“头脑不清楚”一句话有个很好的比喻。譬如一位俄国的文学家,像貌很怪的,思想很不经常的,说话很奇的,旅行到世界最多妓女的意大利一个城里,被一个妓女看到了,他的话又被这妓女听了。这妓女很以为怪,连着说,“头脑不清楚,可怜”!这现象是当然。人和人的心境不同,断不能都相了解。 (查看原文)
    未遂网络暴民 2017-04-01 15:47:12
    —— 引自第25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