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忆衡阳的笔记(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负责看守我们的一个中队少佐中队长,平田义和,牛津大学哲学生,曾任大学讲师,在南京、蚌埠办了两所中学,自己担任副校长。此次会战被收集、抽调而来。为人温和敦厚,倒很有几分文人气。由他的帮助,倒减轻不少我的痛苦。他对于中国文字,很有研究,颇喜欢中国诗,尤其喜欢吟咏“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及朱门怨,杜甫咏,但是要叫他写一封中国式的信,却不能写得通顺,时常词语颠倒,矛盾冲突,令人十分好笑。大概...   (1回应)

    2012-11-22 11:31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宏壮悠扬的党歌,很生疏地钻进我的耳鼓,躺在床上的我,被一阵兴奋激动的不自觉地坐了起来。…… 训话开始了,我没有参加,也就没有听到所讲的内容,听参加的人说,一开始军长先来一个痛哭,天真得像小孩子似地号啕大哭,接着,就来一阵大骂,他说“……你们的帽子都到哪里去了,党徽都到哪里去了(真奇怪,那时候存在的人,不知怎的个个没有帽子,就是有烂帽子,帽花也不知什么时候失掉了)?拿掉帽花,日本人就不杀你吗?……...

    2012-11-22 11:24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从被俘后,这精悍的、骁勇无匹的方先觉军长,一向被幽禁在天主教堂里,听说生活供应还不很差。但在严密的监视下,行动时极不自由的,在这极端刺激下,他像神经病似的,过着极不谐和的生活,有时大吃大喝,有时痛哭谩骂,有时咆哮怒吼,有时乱打乱闹。一些负责看守他的所谓卫士,所谓顾问,都被他羞辱的不敢接近,离开远远地监视着,但也无可奈何。……

    2012-11-22 11:13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大概是七月三十号吧,中午军部转下委座的电报:“……须知,兄催援之心,比弟望援之心更急……望领导仅存官兵,拼最后一条命,流最后一滴血,以增吾祖国历史之光荣,以作我后世子孙之示范,相信上帝必能保佑我们……”多么痛心,多么令人感动啊!没有人看到不痛哭流涕,冒着弹雨,我亲自拿到阵地读给每一个士兵听…。每个人都感动得流泪,“死了算了,为了国家,为了第十军,为了委员长。”……

    2012-11-22 09:08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接到命令之后,仅仅两个钟头的工夫,已经把营部组织完毕,指挥的单位有三个连,两个排(重兵器)阵地划分在天马上前端一四零高地,左面为工兵营陆营长,右面为第三营周营长,前面对正着商务印书馆堆书的栈房——“菡芬小筑”,那是已经被敌人占去做第一道坚强的防线……

    2012-11-22 08:26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亲爱的弟兄们,没有问题的,今天是我们死的时候了。为了保障多数人的安全,我们必得要死。为了争取后一代子孙的幸福自由,我们也必得要死。特别记清楚,多数人的安全,与下一代的幸福,是要我们的血肉来争换的。日本鬼子是什么东西,他可以不要命我们为什么要怕死、他可以跑到几万里外来送死,我们还不敢在家门口死吗!今天连长领导你们死,连长和你们死到一起,连长绝不会怕死走到你们后面。老实说,连长是一样受着父母抚育,...

    2012-11-22 08:00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血泪忆衡阳

>血泪忆衡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