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的解剖》的原文摘录

  • 因此,如果按从古到今的历史顺序来阅读文学作品,我们就会发现传奇、高摹仿和低摹仿等模式分别处在位移的神话的系列上,即是说,神话的结构或情节套式向力求逼真的相反的那一端发展,到了讽刺阶段,又开始向神话回归。 (查看原文)
    佩言85 1赞 2020-10-11 11:14:39
    —— 引自章节:喜剧的虚构模式
  • 但是,这些变异与其说是文学形式方面的,不如说是社会有关环境的变化,而讲故事的种种结构原则依然沿袭下来,当然它们也要与社会变化相适应。 (查看原文)
    佩言85 1赞 2020-10-11 11:14:39
    —— 引自章节:喜剧的虚构模式
  • 文学中的神话与原型象征有三种组成方式。 一种是未经移位的神话,通常涉及神祇或魔鬼,并呈现为两相对立的完全用隐喻表现同一性的世界。人们向往其中之一,厌恶另一个。与这种文学同属一个时代的宗教中存在着天堂和地狱,所以人们往往把文学中的两个世界分别与天堂或地狱等同起来。我们把这两种隐喻式对立形式分别称作神谕式的和魔怪式的。 第二种组成方式便是我们一般称作传奇的倾向,即指一个与人类经验关系更接近的世界中那些隐约的神话模式。 最后一种是“现实主义”倾向(加上引号,这说明我对这个欠妥的术语并无好感),即强调一个故事的内容和表现,而不是其形式。 (查看原文)
    佩言85 1赞 2020-10-22 16:25:47
    —— 引自章节:原型批评:神话的理论(论文之三)
  • 讽刺文学从现实主义开始,并向神话回归,其神话模式通常表现为更具魔怪性而不是神祇性,不过有时讽刺文学仅继承传奇文学的风格化传统。 霍桑、爱伦·坡、哈代和伍尔夫的作品都提供了有力的例证。 (查看原文)
    佩言85 1赞 2020-10-22 16:25:47
    —— 引自章节:原型批评:神话的理论(论文之三)
  • 在莎士比亞那裡,合適得體的控制如此之強以至於他本人的個性在其背後全然消失,但這種情況是不太可能在像本瓊生那樣的對主題有強烈興趣的戲劇家那裡發生的。 (查看原文)
    僧蟄螺 2016-02-21 04:07:27
    —— 引自第43页
  • 想象的作品呈現給我們一種幻象,不是關於詩人的個人偉大性,而是關於某種非個人化的和遠為偉大的事情:關於精神的自由的決定性行動的幻象,關於人的再創造的幻象 (查看原文)
    僧蟄螺 2016-02-22 05:28:38
    —— 引自第93页
  • 總結批評通常表現出與宗教有直接的關係,主要在詩人自己比較不受約束的談吐中可以發現這一點。艾略特的四重奏中的那些段落即使如此,在哪裡,詩人所用詞語置放在人格化了的“詞”的前後關係中。在里爾克的一封信中有一個更為清楚的陳述,在哪裡,他談到了詩人的功能是揭示現實的前景,好比天使,雖然是盲目的只能看到自己的內心,卻包容了所有的時間和空間。里爾克的天使是對較常見的神或基督的修正,由於他的陳述明確地不是基督教的,情闡明了總結的觀察方法的獨立性,運用這種方法的詩人不是從現實的中心,也不是從接受任何特殊宗教的立場,而是從現實的整個周圍去觀察世界,因此他的這種說法也就有更大的價值。在瓦萊里關於總體智性的概念中也表達了或暗含了類似的觀點。這種總體智性在他的臺斯特先生(M. Teste)這個人物身上有富於幻想的表現。還有在葉芝的關於永恆的人工製品的玄秘言談中,在《塔》和別的作品中,在有關於作為大千世界的造物者和賦有生死大權的一個人之中;在喬伊斯的以非神學的用法來使用神學的詞語“頓悟”中;在迪蘭·托馬斯的對一個普遍的人體的狂歡的讚歌中,都表現了類似的觀點。在論述這些情況時我們可以注意一下:我們愈是鮮明地區分詩的和批評的功能,我們愈是容易嚴肅地對待偉大的作家們對他們的作品所說的話。 (查看原文)
    僧蟄螺 2016-02-23 00:59:09
    —— 引自第130页
  • 本书共收进了我陈述己见的四篇论文(我称之为essays是符合该词在词源上本作‘尝试’或‘为获定论的努力’的含义),旨在探索是否可能就文学批评的范围、理论、原则及技巧达成一种概括的见解。我写这本书的目的,首先是想阐述一下我深信能获得这样一种概括见解的种种理由;其次,是就这见解提出我的初步方案,它自成一体,足以使读者信服我所勾勒的见解是可行的。 (查看原文)
    佩言85 2020-10-11 13:29:18
    —— 引自章节:参与争鸣的导言
  • 批评家必须明白如下的浅显道理,即诗人并非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而是不能谈到他所知道的事情。因此,为了捍卫批评得以存在的理由,我们就应该确认如下的前提,即批评是一种思想和知识的结构,这种结构本身有权利存在,而且不依附于它所讨论的艺术,具有一定程度的独立性。 (查看原文)
    佩言85 2020-10-11 13:29:18
    —— 引自章节:参与争鸣的导言
  • 所有的决定论,不管是马克思主义的、托马斯主义的(经院哲学的)、自由人文主义的、新古典主义的、弗洛伊德的、容格的还是存在主义的,都是用一种批评态度来顶替批评本身,它们所主张的不是从文学内部去为批评寻找一种概念框架,而都是使批评隶属到文学以外的形形色色的框架上去。可是,批评的基本原理需要从它所研究的文学艺术中逐渐形成。文学批评家应做的第一件事是阅读文学作品,用归纳法对自己的领域有个通盘的了解,并且只有从关于该领域的知识中才能形成他的批评原理。 (查看原文)
    佩言85 2020-10-11 13:29:18
    —— 引自章节:参与争鸣的导言
  • 我们应当审慎地了解,这样一种居间的批评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绝不存在可对文学本身进行直接的学习。 物理学是关于自然知识的一种体系,学习这门科学的学生只说他在学习物理,不说学习自然。文学艺术,跟自然一样,也必须与对它们的系统研究区分开来,而这种系统研究便是批评。 因此,“学习文学”是做不到的:人们只能以某种方式学到涉及文学的知识,但是它们所学到的东西却转变成了文学批评了······文学并不是一门研究学科,而是供研究的对象······毋宁说,批评之于艺术,恰如史学之于行动,哲学之于智慧:人类的创造力本身不会说话,文学便是用言语来模仿这种创造力。 (查看原文)
    佩言85 2020-10-11 13:29:18
    —— 引自章节:参与争鸣的导言
  • 像其他任何科学一样,文学批评要实现这种‘归纳的飞跃’,其首要前提是应认识存在着一种紧密结合的整体性。这一认识看似简单,但每一门科学都要经历漫长岁月才发现自身实际上是个完全可以理解的知识体系。 (查看原文)
    佩言85 2020-10-11 13:29:18
    —— 引自章节:参与争鸣的导言
  • 明确的立场”是人的弱点,是使他易于犯错误和偏见的根源;如果再找一帮人来追随这一明确立场,只能使自己的弱点像传染病一样扩散。 当一种评价变得十分时新或为人们普遍接受后,它便显得像客观的,但也仅此而已。 净化意味着观众既超脱于艺术品本身,又超脱于作者。 ——P96 (查看原文)
    tiva. 2020-12-16 16:50:07
  • 文学是语言的一种特殊形式,正像语言是交际的特殊形式一样。 ——P106 (查看原文)
    tiva. 2020-12-16 16:50:07
  • 只有当我们搞清楚一位作家是在说“我说此话另有所指”时,我们才可说他是一位讽喻作家。如果作家自始至终在如此写作,那么我们就可以谨慎地说他正在创作的东西是一篇讽喻作品。 ——P129 (查看原文)
    tiva. 2020-12-16 16:50:07
  • 传统的净化理论包含着如下的意思,即人们对艺术的感情反应并不是真实的感情激动,而仅是实际感情的随波逐流,在其他东西影响下时涨时灭。 ——P134 (查看原文)
    tiva. 2020-12-16 16:50:07
  • 文明并不是仅仅模仿自然,而是人类把自然完全塑造成符合自己形式的过程,而推动文明的力量便是刚才我们提到的欲望。 ——P151 (查看原文)
    tiva. 2020-12-16 16:50:07
  • 仪式是叙事情节(mythos)的原型方面,而梦幻是思想要旨(dianoia)的原型方面。 ——P153 (查看原文)
    tiva. 2020-12-16 16:50:07
  • 对于文学批评家来说,诗的显著内容仅仅指其形式,因而其潜在内容才成为真正的内容,也即思想或主题。到了原型的层次上,这种思想成为一种梦幻,呈现欲望与现实之间的冲突。 ——P159 (查看原文)
    tiva. 2020-12-16 16:50:07
  • 若说现实主义艺术是含蓄的明喻,那么神话便是一门通过含蓄隐喻来体现同一性的艺术。 ——P193 (查看原文)
    tiva. 2020-12-16 16:50:07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