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格尔到尼采》的原文摘录

  • 海德格尔不仅比洛维特的思考视域深广(从康德到尼采,而非从黑格尔到尼采),而且明知尼采“消逝在癫狂的黑暗之中”还采取果敢的思想挽救行动;尼采“从现代性的虚无中召回古代”(洛维特语)的行动在哪里跌倒,海德格尔就从哪里爬起来,英勇地再次冒险“从现代性的虚无中召回古代”——召回前苏格拉底哲人对Logos的理解。 (查看原文)
    1赞 2013-08-12 10:17:32
    —— 引自第8页
  • 据此,他的信念以对自然和对自己家庭的劳动力的信赖为条件,更甚于以对市民社会的法律制度的信任为条件。由于他的劳动的收成在本质上依赖于大自然的赠与和偶然事件,他的双手的劳动并不创造像手工业者的作品那样的独立作品。后者的市民营生构成了向抽象劳动和向“普遍者的认知”的过渡。由于手工业者塑造自然,他也就把自然改变成为独立自主的作品,其形式通过它的双手的作品面获得了一种以塑造它的劳动的自我为基础的独立性。什么天然地是他的劳动的对象,局限于或多或少可用和适合加工的自然材料。通过他相对于自然的独立性,在手工业者阶层发展出一种权利意识,它与不想被法干扰的农民的权利意识不同,是肯定性的。与事物的本性离得更远的是商人,他根本不塑造任何东西,而是把已经由他人塑造的东西与抽象的货币手段进行交换。在现成商品的交换这种运动中,劳动的“精神性的东西”最纯粹地表现出来。商人阶层的劳动方式从与需求和使用的任何直接联系中解放出来。他的劳动的对象一分为二,成为商品和货币两种精神性的抽象。对象对他来说有效,并不是就其自身而言的,而是仅仅还根据它对某人可能具有的“意义”,根据它的抽象的价值,即“现金”货币的交换手段还不仅仅是劳动的中间环节,是“理性的形式原则”,是某种精神的东西,因为抽象普遍的东西由于是精神的本质,所以能够抽象掉一切直接的东西——甚至抽象掉自己的存在。因此,商人的信念是这种“精神的严酷”,其法律表达就是严格的交换法。它把工厂建立在整整一个阶级的贫困之上,任其如何毁灭。 (查看原文)
    豆友163725765 1赞 2020-02-05 10:54:30
    —— 引自章节:一、黑格尔:劳动作为其自身在塑造世界时的外化
  • 毋宁说,就人的存在无非是在世界中的一种活动而言,劳动绝对是属于人的存在的。最后还有黑格尔是在这种完全的和原初的意义上把握劳动的。在他看来,劳动不是与例如游手好闲或者游戏相区别的个别的经济活动,而是人创造自己的生活并同时塑造世界的基本方式和方法。而由于黑格尔是在完全普遍的精神概念下面把握自我存在和异己存在之间的这种运动的,所以劳动对他来说既不是特殊意义上的体力劳动也不是特殊意义上的脑力劳动,而是在绝对本体论的意义上充满精神的。但另一方面,也只有从黑格尔的精神哲学出发才能看出,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如何能够在与他的辩中达到那个悖论的断言的:德国工人运动是德国古典哲学的继承人。 (查看原文)
    豆友163725765 1赞 2020-02-05 11:26:04
    —— 引自章节:第二章 劳动问题
  • 什么叫现代文明观念?按照施特劳斯的界定,降低道德标准和道德要求、霸道的等同于要求个人权利,这就是现代观念。 (查看原文)
    2013-08-02 08:51:40
    —— 引自第11页
  • 德国的后“古典哲学”用现代的观念来“解释前现代的观念”,必然歪曲古代的观念。施特劳斯一再强调,要按古人自己的理解来理解古人,显然是有的放矢。 (查看原文)
    1回复 2013-08-02 08:57:49
    —— 引自第13页
  • 有人会说:用施特劳斯的学说来解释古典,同样是用一种现代的学说来解读古典。这种看法搞错了的地方在于,施特劳斯根本没有提出自己的学说,而是主张按古典解读古典。 (查看原文)
    1回复 2013-08-02 08:57:49
    —— 引自第13页
  • 重新阅读西方,不是要到西方再去收罗什么心的偏方秘方,而是要端正心态,首先确立自我,以一个健康人的心态和健康人的头脑去阅读西方。健康阅读西方的方式首先是按西方本身的脉络去阅读西方。健康阅读者知道,西方如有什么药方秘诀,首先医治的是西方本身的病……唯有按照这种西方本身的脉络去阅读西方,方能真正了解西方思想学术所为何事。 (查看原文)
    2013-08-12 10:01:58
    —— 引自第2页
  • 洛维特却告诉我,“德国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黑格尔是个“极大的错误”。为了总结、完成现代启蒙主义,黑格尔搞出来一个庞大的“则学体系”,结果引出 德意志虚无主义…… (查看原文)
    2013-08-12 10:07:20
    —— 引自第2页
  • 为了理清歌德和黑格尔如何共同抵制“超越的东西”、马克思和基尔克果如何由此向两个方向分裂、尼采如何从头再来以及最终“消逝在癫狂的黑暗之中”,洛维特展开了深入细致的思想史调查…… (查看原文)
    1回复 2013-08-12 10:11:23
    —— 引自第6页
  • 洛维特从歌德的“自然观”立场出发对黑格尔的思辨性“历史观”立场展开了一番激烈批判,言下之意,倘若德语思想当年跟随歌德的“自然”观而非黑格尔的“历史”哲学观,尼采问题就不会出来了,因为,“歌德的自然观拒斥对历史理性的这种信仰”,他“关于世界上发生事情的观点是从更自然处罚的,自然自身就已经是理性了”(中译本页287)。于是,洛维特把布克哈特看做歌德的继承人,尽管布克哈特已经以黑格尔的“自然与精神”的对立为前提了。(中译本页306) (查看原文)
    2013-08-12 10:21:09
    —— 引自第9页
  • 施特劳斯坐过一词公开演讲,讲题即为“德意志虚无主义”(《施特劳斯与古典政治哲学》,上海三联版2002,页737-766)。演讲一开始,施特劳斯就力图澄清:虚无主义其实是一个主要唉德语思想中出现的精神现象,把它说成整个“欧洲的”,反倒会混淆视听。…… 史特莱斯给出的尝试性答案尤其见于演讲稿的最后一节(第12节),其大意是说:虚无主义是德语古典哲学在反抗现代性观念时力图寻回古代观念这一思想行动引出的结果。德语文学和思想形成于现代文明的观念由英国人“几乎打造完毕之后”——甚至是在法国思想家贯彻这种观念之后。什么叫现代文明观念?按施特劳斯的界定,降低道德标准和道德要求、把道德等同于要求个人权力,这就是现代观念。德意志思想源于反对和修正这种现代文化构想的冲动:充满义愤地反对道德的堕落“以及随之而来的真正的哲学精神的沦落”。“为了捍卫受到威胁的道德”,德意志哲人不仅过分强调武德的价值,还“开创了一种特别德意志化的传统:鄙视通识以及通识所设想的人生目的”。……英国思想尽管营构出所谓“庸俗的”现代文化观念,但英国人向来不乏审慎,在设想现代观念时,合理地采用了一些古老的永恒观念。 ……“德国哲学最终还是把自己设想为前现代理想与现代理想的综合。……纳粹主义是这一返转的最著名的例子,因为它是最下里巴人的例子。其最高水准则是返回哲学的所谓前文献记载时期,返回前苏格拉底哲学。不管在什么水准上返转,前现代理想都不是真实的前现代理想,而是德国观念论所解释的前现代理想,因而是被歪曲了的理想”。 (查看原文)
    2013-08-12 10:25:07
    —— 引自第11页
  • 德国的后“古典哲学”用现代的观念来“解释前现代的观念”,必然歪曲古代的观念。施特劳斯一再强调,要按古人自己的理解来理解古人,显然是有的放矢。……施特劳斯根本没有提出一种自己的学说来解释古典,而是主张按古典解读古典。……渡过施特劳斯讲疏比如说柏拉图的《会饮》,你仍然无法退至他讲疏《普罗塔戈拉》时会讲些什么东西。 (查看原文)
    2013-08-12 10:44:05
    —— 引自第13页
  • 因此,马克思对普鲁士国家和黑格尔的国家哲学的批判是以这样一个发现开始的:对宗教的批判一这个“一切批判的前提”,即对世界的批判的前提一一在根本上已经结束。“因此,彼岸世界的真理消逝以后,历史的任务就是确立此岸世界的真理。人的自我异化的神圣形象被揭穿以后,揭穿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就成了为历史服务的哲学的迫切任务。于是对天国的批判就变成对尘世的批判,对宗教的批判就变成对法的批判,对神学的批判就变成对政治的批判。”同哲学一起为历史服务的还有对经济学的批判,由此就可以理解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作为一种“历史”唯物主义的特征。 (查看原文)
    阳松 2020-05-11 22:30:14
    —— 引自章节:3.马克思(1818--1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