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棕榈 又见棕榈的笔记(1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口哈利

    口哈利

    妈,我知道,你也巴不得我留下来,和你们多聚聚,但是你们不敢也不愿留我,第一怕意珊因此不理我,不愿嫁给一个没出息的人。第二怕亲友们取笑,取笑某人的儿子在美国一定混得不好,才会来了不去。所以你们不敢。同时又怕我在这里留着没有前途,不像在国外的一批人有什么小小的成就被报上注销来赞扬,也赚不了美金,所以你们不愿。我并不是说你们不应该抱这种虚荣的心理,‘望子成龙’是每个做父母的心理。但我现在可以向你们保...

    2017-10-10 12:46

  • 口哈利

    口哈利

    这些年在美国,等的就是回来,好像一个人身上捆着绳子,一年捆一道,紧紧的,但心里知道有一天可以解开,所以就忍着苦,回来了,把绳子解掉了,人松散开来,但身上留了许多绳子捆过的印子,要等一阵才能去掉,去掉之后如果再被捆起来的话,就不会太可怕,你懂吗,意珊?我就想在这里松散一下,整个身体与精神。

    2017-10-10 11:48

  • 口哈利

    口哈利

    上到大学生,下到厨子,都想往美国跑,去读博士,去赚钱,去讨洋太太,反正是要离开这个地方,真叫人想不通。在这里,即使是不苦,还是想出去,在那边,即使是太苦,还是不想回来,这真是廿世纪一个最奇怪的现象。

    2017-10-10 10:29

  • 口哈利

    口哈利

    你看看,这就是十年来在美国做高级老妈子的成绩!做小姐的时候,一条手帕都要佣人洗,从来也不知道手浸在碗槽的感觉是什么,现在这双手,已经能给台湾任何一个苛刻的女主人做事了!你说多悲哀!读了整整十几年书,还是冲不出厨房的门,美国的厨房自然干净一点,但总还是厨房呀!我听见别人说,有些女孩大学毕了业,就在台湾安安心心的嫁了人,雇了一个老妈子,她们也许没有我的硕士学位,但实际上她们真比我聪明了几十倍。

    2017-10-10 09:55

  • 口哈利

    口哈利

    没有几个人在进餐,靠窗对着大门的是一个庞大的黄发洋人,把餐巾盖在他庞大的肚子上,挺着背在喝汤,远远就可以听见他喝汤的声音。天磊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如果在美国也许仅是什么工厂里的工头,或是某公司的开大运货卡车的司机。但把他移到靠美援的国家里,穿了在香港定做的西服,他就变成了上级绅士,他喝汤的声音也许就不是没有教养,而是“时髦”,或是他“无所谓”的作风。

    2017-10-10 09:29

  • 口哈利

    口哈利

    那个地方虽冷酷,也有它好处,不讲面子,不讲坍台,不讲那么多“情”。那个地方|人情、友情、爱情、亲清,统统和心没有关系,而是串在绿色钞上的,简单得多。美国有许多好处,真有!譬如说一个男孩带美国女孩出去,不怎么理会她,她最多下次不和你出去就是了,才不会向父母哭诉,父母又来告诉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又来告诉你,说你坍了他的台!天晓得!一个人和他女朋友之间的事,怎么会与他父亲的“台”发生关系了?算了吧,一...

    2017-10-09 19:06

  • 口哈利

    口哈利

    刚去国时的两个希望都实现了,学已成,业已就,但是这个成就应该如何去衡量?而又用什么去衡量呢?

    2017-10-09 16:26

  • 口哈利

    口哈利

    心里的话是说给自己听,人家只听嘴上的话。

    2017-10-09 16:11

  • Sophie

    Sophie

    他们的烦恼也许正是和他相反的,为了没有出成国而烦恼,而他的,则实在比这种没有达到目的的烦恼深得多,那是一种达到目的之后,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幻灭的烦恼。

    2014-11-03 19:08

  • 晓雾

    晓雾

    能给予安全,不能给予快乐的荣耀

    2013-05-17 09:52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又见棕榈 又见棕榈

>又见棕榈 又见棕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