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代》的原文摘录

  • 张枣从德国回来了,他借宿在钟鸣家里。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风流倜傥的青年,极有风度,他与钟鸣、柏桦、欧阳江河在一起,会立即显出是留洋回来的人。 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吃饭,玩文字游戏,轮流说一句对“女人”这个词的修饰。柏桦排第一,他脱口而出,美丽的女人。我也说了一句,模糊的女人。最后,大家还是认为柏桦说得最好。 那些天,张枣可没闲着,晚上8点的约会,10点钟又到了第二家。 一天,他们约好一个女孩去钟鸣家。张枣不让我去,他说,肖全去,就让他化妆,脸上缠着纱布,否则我们还有什么戏?柏桦说,肖全从不跟女孩玩。 柏桦后来语重心长地教导我:张枣比你我都年轻,可他为什么这么成熟,就是因为他总是和女人打交道,女人这本书,你可不能不读呀! (查看原文)
    1赞 2013-12-08 21:59:26
    —— 引自第32页
  • 可是我的相机却迟迟不愿中断自己的工作,它就像一个善良多情的牧师,为眼前这些相爱的年轻人祝福、祈祷着。 (查看原文)
    欢腾 2014-06-15 07:27:56
    —— 引自第80页
  •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你说什么没有经历过呀?再大的事,我们都能顶得住,再讨厌的人我们都可以宽恕他们,面对这些事、这些人,你只需笑笑就过去了,别往心里去,我们的心里,可不要装这些东西,那里应该是干干净净的,只有爱和那些令人愉快的东西才能装进去。 (查看原文)
    业界良心冰咖啡 2014-09-09 13:01:38
    —— 引自第66页
  • 现在想起来,拍王朔是非常有意思的。 一开始他还是那样地绕着不愿意:我知道你是苏童、叶兆言他们的朋友,我也相信你拍得好,可我实在不愿拍照片,何况咱俩又不认识。如果有机会在什么地方,一帮哥儿们吃饭喝酒,这样顺理成章地认识了,我喜欢用这种很自然的方式认识你。 (查看原文)
    Loafer 2017-12-27 13:20:03
    —— 引自第72页
  • 1988年,在一份由数页复印件构成的“杂志”《象罔》中,肖全被其中一张庞德( Fzra Pound)的照片深深吸引:典型的欧洲绅士ー一礼帽、大衣,在翻开的白色衬衫领口树托下的细方格西装,还有一根手持的拐杖。这是庞德于1963年在威尼斯的照片,有时间痕迹的脸在这个古老的城镇环境的呼应下,构成了一个可以不断解读的形象故事。 理解来得太迟了。一切都是那么艰难,那么徒劳我不再工作,我什么也不想做。 编辑将庞德晩年的一段话放在模糊糊的照片下,以表达对庞德思想的敬意。 之前,肖全(1959-)很少看到过这类照片:平实而不刻意,却充满神话感。这张照片对于肖全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深邃,无尽的孤独,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充满历史感。庞徳特殊的经历以及他的复杂的文字,都给予肖全深深的打动, anyway,这张照片呈现出来的神经末梢的感受性,构成了一种特殊的视觉刺激,促使肖全决意从此开始拍摄正在创造和书写历史的“我们这一代”。 (查看原文)
    北崖 2020-02-08 17:10:52
    —— 引自章节:开本:330*440mm
  • 萨尔加多是当今世界的顶级摄影大师,他的那组“淘金者”的图片是世界摄影史上的一座难以企及的高峰 何奈布里,四十年奔走于世界各地,用他的相机和勇气见证着我们这个时代。 在文章的结尾处,有这样一段话:干这个职业的人都不会发财,不会成巨富,只能是在付掉旅馆、胶卷、冲洗照片飞机票、电话、传真等等等费用之后,用剩下的钱往破旧的大众牌汽车里加一点汽油了・…但自由又是最富有的,因为我们是事件的参与者,我们目击了世界 我长长地収了一口气,把视线落在文章最后几排的小字注解上。 乔治・贺臻( GEORGE RODGER),摄影师,英国人,马格诺姆社六个创建人之ー,今年八十五岁。 罗伯特・卡咱( ROBERT CAPA),摄影师,匈牙利人,马格诺姆社六个创建人之一,一九五四年在越南触地雷身亡 大卫・西摩( DAVID SEYMOUR),摄影师,波兰人,马格诺姆社六个创建人之一,一九五六年在埃及中枪弹身亡。 以下的文字我再也看不清了,我的泪水哗哗地落在了曾年的稿子上。 我的天呀那一夜,我很晩很晩也睡不着。我的泪水继续流落在李媚送给我的枕头上,我已经看到了我的未来,没有办法,我只能咬牙走下去。 我没有任何兴趣和能力去做別的什么工作,深圳这个地方,男人大概只为两件事:挣钱和女人。我为什么而来? 晚上我做了梦,梦见《现代摄影》成了法国的马格诘姆图片社,我们一些要好的朋友,在世界各地采访,冒着枪林蝉雨,回来后,我们谈论在国外各自喜欢的酒吧和遇见的有趣的人和事。 (查看原文)
    北崖 2020-02-08 18:19:48
    —— 引自章节:开本:330*440mm
  • 当我正想上前去安慰她几句时,丽萍抬头看了我一眼,地强忍住眼泪,我的话到了嘴边终也没说出来。我突然想起几天前她对我说过一些话: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你说什么没有经历过呀?再大的事,我们都能顶得住,再讨厌的人我们都可以宽想他们,面对这些事,这些人,你只需笑笑就过去了,别往心里去,我们的心里,可不要装这些东西,那里面应该是干干净净的,只有爱和那些令人愉快的东西才能装进去。 (查看原文)
    北崖 2020-02-09 10:50:24
    —— 引自章节:开本:330*440mm
  • 海儿说,摄影是我们要用一生来做的事情,太看重名利是做不好的。有些人可以靠投机、靠应变能力去达到他们的目的,干艺术则是需要脚踏实地,像陈侗开一间书屋,从最小的,最繁琐的事情做起,这种人是不多的。 的确如此,脚踏实地是张海儿最本质的一面 (查看原文)
    北崖 2020-02-09 10:57:45
    —— 引自章节:开本:330*440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