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port》的原文摘录

  • 坦妮亚说道:“有时候,我们职业妇女并没有很多选择的余地。如果你不希望到退休的时候还在干那一个工作,我们中间有许多人都不希望这样,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向上爬。” (查看原文)
    莫羡 1赞 2016-06-11 16:12:50
    —— 引自第36页
  • 一些人名与对应职称,怕记不住,贴在这儿: 梅尔·贝克斯菲尔德-总经理-有脚伤的老兵 丹尼·法罗-副经理-光头 厄尼-老队长 基斯·贝克斯菲尔德-在管制塔台值班-梅尔的弟弟 (查看原文)
    您的父亲 1赞 2020-04-10 13:48:52
    —— 引自第13页
  • 拆旧换新的工作需要很高的技术,要求严格,令人厌烦。因为发动机壳的空间有限,只能同时容纳两个人在里面工作,而且必须把电线一对对地挑出来,耐心细致地接到空心插头上,这就需要组织电气机械维修人员日以继夜地轮替工作。 …… 一般人不会知道,飞机机械师都非常关心他们维修过的飞机的飞行情况。在完成一次复杂的维修工作或者像这一次那样的急修之后,他们总是一直在了解那架飞机的运转情况,了解他们的活干得怎么样。如果飞机运转得很好(一般总是运转得很好的),他们会感到欣慰。甚至几个月以后,当他们看到某一架飞机滑行进港的时候,他们会奔走相告:“就是那一架842。还记得那一次吗……它那毛病够我们折腾的。我看我们已把它的毛病治好了。 (查看原文)
    公路机场 1回复 2011-02-16 10:32:35
    —— 引自第217页
  • 在上饭菜和酒类的同时,还要清点和补充其他随便取用的供应品。物品有数百种之多,从婴儿的尿布、绒毯、枕头、晕机清洁袋和一本各教派一致通用的《圣经》到其他杂物,如送饮料用的八孔托盘等,一应俱全。所有这些东西都是消耗品。每架班机飞行结束时,航空公司从来也不清点这些物品的存货。缺什么就补什么,也不查问,所以带着小东西下飞机的旅客很少受到盘查。 随便取用的供应品还包括杂志和报纸。一般飞机上都有报纸——只有一个例外,环美供应处一向规定:如果报纸头版刊登飞机失事的消息,就不准上飞机,必须扔掉。其他航空公司大都也有这样的规定。 (查看原文)
    公路机场 2011-02-16 10:59:09
    —— 引自第219页
  • 他知道,所有的空中女服务员在 刚开始这一生涯的时候就发现在飞机上的厨房里稍微打一下算盘就可以减轻家里的日常开支。她们学会上飞机的时候,带上私人的手提行李袋,里面一半是空的,好装剩下来的食物,尽是些最高级的东西,因为航空公司采购的全都是上品。一个热水壶,上飞机的时候是空的,可以用来装多出来的流质——鲜奶油甚或已经倒进杯子里的香槟酒。德默雷斯特有一次听说,如果一个空中女服务员非常精明,她可以把自己每星期的伙食费省下一半。只是在国际航线上,姑娘们才比较慎重,因为在国际航线上,法律规定全部食品——无论吃过与否——在飞机着陆后必须立即销毁。 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有规定严禁这一切勾当,可是这样的事依然继续发生。 这些空中女服务员还心里有数,每次飞行结束,机舱内可以移动的设备是从来也不加清点的,原因之一是公司根本没有这个时间;另一个原因是,蒙受一些损失比大惊小怪地搞清点花费还小一些。因此,许多女服务员就把家用东西大量地往回拿,其中有毛毯、枕头、毛巾、麻布餐巾、玻璃杯、银餐具。弗农•德默雷斯特老在女服务员的窝里泡,那里大部分的日常生活用品看来都是来自航空公司的。 (查看原文)
    公路机场 2011-02-16 11:32:56
    —— 引自第133页
  • 总的来说,这些女乘务员的窝,其自由自在的程度和其他地方单身姑娘栖身的公寓不相上下,不同的是,这里的大量男女私情都是发生在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之间。 这里面自有它的道理。这些空中小姐和她们结识的男机组人员——机长、第一和第二驾驶员——全都是些出类拔萃的人物,他们全都是从一场竞争性强、要求严格的淘汰过程中闯过来的人,最后争到目前这些为许多人所觊觎的职务,在这个过程中间,才能稍差的就完全给比下去了。留下来的为数不多,但全是些最有作为的尖子。结果是自成一体,形成精明强干、睿智豁达的人品。他们热爱生活,慧眼识知己,惺惺惜惺惺。 弗农•德默雷斯特在他的这一段生活里,也曾垂青过不少女乘务员,那些女的也垂青于他。事实上,他的风流韵事是接二连三的,对象都是些漂亮而聪明的年轻妇女,是连国君和男的电影泰斗曾经企求也没能弄到手的女人。德默雷斯特以及其他一些和他共事的飞行员所结识并且经常幽会的空中小姐,既不是人尽可夫的贱货,也不是一拍即合的荡妇。她们都是些活泼、性感的女孩子。她们重视质量,凡是合乎质量的,近水楼台,显然可以到手的,她们就把它拿下来。 (查看原文)
    公路机场 1回复 2011-02-17 09:47:25
    —— 引自第56页
  • 说真的,坦妮亚心里在想,不管你担任的是哪一方面的工作,在和旅客们打交道的时候,你需要这种不屈不挠的气质,另外还需要稍稍泼辣一些。 (查看原文)
    莫羡 2016-06-11 15:40:20
    —— 引自第26页
  • “哦,如果你把它通读了—我是说历史—有一件事很突出。人类每一小小的进展是基于一个单一的、简单的原因而发生的:个人地位的提高。每一次文明进入另一个时代,它比原来的要稍稍进步一些,也更叫开明一些,那是因为人们更加关心旁人,并把他们当成一个个的人来尊重他们。在人们不关心旁人的时候,那就是往后倒退的时代,即便是一部简明的世界通史—如果你曾读过这样一本历史书的话—也可以证明这是千真万确的。” (查看原文)
    莫羡 2016-06-13 12:03:02
    —— 引自第337页
  • 无论是用电脑还是人工计算,选择最佳飞行高度和航路就像是在下棋,后天智力终将战胜天然局限。 (查看原文)
    哈米 2019-09-10 13:51:31
    —— 引自第1页
  • 梅尔预测:“到70年代,情况将变得更槽,非常的糟,而且不仅是人挤不开的问题,我们在其他方面也会感到窒息。” “譬如说?” “空中航道和交通控制是一个方面,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说来话长。真正成大问题的是我们正在走向航空货运将要超过客运量的时代,而且走得很快。而许多搞空港规划的人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一问题在任何形式的运输事业中都曾发生过,打从用桦皮树做的划子算起,就有这个问题。一开始,是载人,再加上一点点货物;很快,货物比人多了。在航空公司的业务方面我们已经比人所熟知的更加接近于这样的情况。大约今后十年左右的期间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是货运会上升到支配的地位。等到这一天真正来到的时候,我们目前有关航空港的概念有许多就会过时。如果你想找出一个说明这种事态发展的迹象,不妨注意观察一下投身航空公司管理的某些年轻人。不久以前,很少有人愿意在空运货物的部门工作,那是不能出头露面的工作,客运业务才是吃香的,但现在不再是这样的了。现在有出息的小伙子们都往空运货物这方面钻,他们知道这方面有前途,这方面升迁快。” (查看原文)
    kido🖖🏻 2021-09-08 19:32:13
    —— 引自第51页
  • 现在已经制定了搞“人舱”的计划一这是根据目前把空运货装好的美国航空公司型的“圆舱”设计的。其他航空公司大都有他们自己的类似的圆舱系统。 货物圆舱由一些自成一体的舱室组成,大小正好紧紧塞在机身里。每个圆舱都事先装进了形状和大小相应的货物,可以用起重到机身的高度,几分钟内即可送进一架喷气运输机。这种运输机的内部和常规的客机不同,一般是个空壳子。现在当专门运货的飞机到达空港的运总站以后,原来装在飞机里的圆舱就被卸下,装上新的。这样,花最少的时间和劳动力,就可以把一整架喷气机迅速卸装完毕,马上又可以重新起飞。“人舱”是按同样的设计改装的,梅尔曾经看过构想中的图案。这种由舒适的小客舱组成,里面设有座位,乘客就在空港登记处入座,然后由传送带类似目前的行李传送系统一送到停机坪的位置上。乘客就地不动,“人舱”就滑进可能是几分钟前刚到的飞机里面去了。在这以前,已经把装着到港乘客的“人舱”卸下来了。 “人舱”装上飞机,固定好位置后,它的舷窗同机身上的舷窗恰好对上。每一个“人舱”一端的门可以折起来,以便女乘务员和乘客在各个客舱之间走动。另有厨房舱装上新的食品供应和刚上班的女乘务员,作为一个单独的“人舱”也被塞进飞机。 这个系统经过改进完善,最后可能做到把“人舱”送进市区或使乘客不离开座位就可以换乘别的航空公司的飞机。 (查看原文)
    kido🖖🏻 2021-09-08 19:32:13
    —— 引自第184页
  • 结婚不久,梅尔刚离开海军,辛迪为他的雄心感到骄傲。随后,梅尔很快地从民航管理的低层往上升,当他得到晋级和新的任命的时候,她是高兴的。随着他地位的增高,辛迪的地位也在上升一特别是在社交方面在那些日子里,他们两人几每天晚上都有应酬。辛迪代表他俩应邀出席鸡尾酒会、私人的宴会、首次上演的夜场戏、慈善事业举办的晚会“如果同一晚上有两处应,辛迪善于判断哪一处更为重要,应该谢绝另一处的应翻这种社交和结识知名之士,对一个正在飞黄腾达的年轻人来说是重要的,就是梅尔也能看到这一点。他按照辛迪安排好的一切去应翻,并无怨言。入个现在辛迪认识到了,麻烦在于她和梅尔有不同的长远目标。梅尔把他俩的社交生活看成是实现他职业上的雄心的一个手段,他的前途是主要的,而社交是个工具,最终他是要摒弃社交生活的。辛迪则把梅尔的前途看成是一份通向更多的、更高级的社交生活的护照。回溯过去,她有时想到,如果一开始他俩对彼此的观点有更好的了解,他们可能会取得妥协的不幸的是,他们漫有很好的了解。是始 (查看原文)
    kido🖖🏻 2021-09-17 09:52:22
    —— 引自第206页
  • 从任何大的空港候机楼起飞的航空公司班机实际上有点像腾入海河流。一条河流入海之前,它源远流长,沿途许多大大小小的支流逐集归川最后,在入海口,它集流进来万物,把这情景引用到航空业的语言上来起飞时的客机就是行将入海的那条大川。 (查看原文)
    kido🖖🏻 2021-09-17 10:17:46
    —— 引自第215页
  • 一架飞机停在飞行总站的时候,它像个寄人篱下的亲戚,仰人鼻息,靠这一家子的接济度日。这样的日子从来就不是独立自主的,它自己的身份也是不明确的。后勤补给线卡它的脖子;陌生人进进出出,和飞行人员不是一条心。 但是,等到所有的门都已密封,准备起飞的时候,它就又一次自成体,机组人员对这一变化十分敏感,他们回到了他们所熟悉的独门独户的环境里,他们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发挥他们为此而训练过的技能和独立性。没有人妨他们,也没有任何事妨碍他们,遇到的事都是他们所熟悉而精通的。他们的工具和设备全属上乘。他们对自己的长处短处了如指掌。自力更生的精神面貌重又回到他们中间。同志式的空中友谊又ー次在他们之间洋溢一一它虽然是无形的,但对所有分享这种友谊的人来说,却又是实实在在的。 (查看原文)
    kido🖖🏻 2021-09-18 08:53:00
    —— 引自第301页
  • 纵观整个历史,有一件事显而易见。人类的每一次进步,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那就是个人地位的提升。每进入一个新时代,人类文明都比之前略有进步,也更开明,因为人们会更关心他人,尊重个人。若是不关心别人,那就是时代的倒推。如果你读过世界史——哪怕只看那么一小段儿,就能明白这个道理。 有很多例子,奴隶制之所以废除,就是因为我们尊重每个人的生命。正因为这样,我们废除了对幼童的绞刑,还设立了《人身保护法》。现在,我们已经创立了人人有权享受的公平正义,或者说我们在尽力做到公平正义。往近了说,大多数有识之士现在都反对死刑,多半并不是为了袒护那些死刑犯,而是考虑到剥夺某个人的生命——任何人的生命——都会对社会造成影响,这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查看原文)
    也儿 2021-09-28 19:56:22
    —— 引自第319页
  • 正:有很多有力的论点都支持把堕胎简单化,如果大人不想要那个孩子,就算把他生出来,也只能让他过苦日子,甚至永远无法出人头地;还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强奸、乱伦,孕妇健康有问题等。 反:特殊情况什么情况都有,这就好比说,好吧,只要杀人有理,那就可以杀人。你说有些大人不想要孩子,那他们可以采取节育手段。现如今节育措施并不难做,而且都付得起。可是一旦怀了孩子,生命已经开始孕育,那就是一条新的生命,从道德角度来看,我们没有权利扼杀这条生命。至于生在富贵之家还是贫苦人家,谁都没有办法预料或选择,但只要有了生命,无论好坏我们都有权保护他,而且无论情况多糟,很多人都不会放弃。解决经济贫困问题靠的不是杀掉未出世的孩子,而是社会的进步。 说到经济,不管什么问题都能从经济角度找到支撑。按照这个逻辑,如果生出的孩子患有智障或唐氏综合征,那就应该立马把他扼杀掉;如果病永远也治不好,那就应该安乐死;老年人和没用的人统统该死,这些都是符合经济逻辑的做法,但我们并不会这么做,因为我们珍视人类的生命和尊严。我的意思是,人类要想进步,就应该更加珍视这些。 (查看原文)
    也儿 2021-09-28 19:56:22
    —— 引自第322页
  • 在此之前,拉斯伯恩只是一位毫不起眼的普通乘客,坐在走道另一边的14-D座位。虽然别人对他一无所知,可他却自视甚高,什么事都爱插上一脚,以此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 他住在艾欧瓦州的一个小镇上,做小本生意,是街坊口中出了名的“找碴儿精”。无论社区里有人做了什么,或是提了什么建议,马库斯总会跳出来反对。他反对的东西林林总总,多了去了,成了远近闻名的传奇人物。小到社区图书馆里该选什么书,他儿子去学校要学什么东西,大到社区该不该建天线系统,某个市政建筑该刷什么颜色的漆……事无巨细,他都要管。就在这次出门前不久,他才刚刚搅黄了一项旨在美化小镇主街的标志牌管理规章提案。虽然他特别喜欢“找碴儿”,但从没听说他给大伙儿出过什么像样的主意。 (查看原文)
    也儿 2021-09-28 19:56:22
    —— 引自第395页
  • “谢谢” “我长话短说”,他对着话筒向大家介绍自己是谁,负责什么。 “今晚早些时候,我见到了你们的居民代表。我向他们解释了一些航空港的问题,我说我们理解,也同情大家的遭遇。我原以为他们会把我的这番话传达给大家,就算做不到一字不差,至少也该把主要意思传达到。可我发现,我的话完全被人曲解了,大家也遭到了蒙蔽。” “福利曼特尔先生说我们是窃贼、漠不关心,说我接待居民代表时出言不逊,还说我们努力执行的减噪措施都是假的,烟雾弹,骗大家的”。大家来评评理,到底是谁在撒谎,谁在歪曲事实,又是谁一直实话实说。 “我简单说一下航空港降低噪声的政策……正常情况下,飞行员和航空公司都会遵守这些规定。但是遇到恶劣天气,比如今晚的暴风雪,必须给飞行员一些余地,首先要保证飞行安全。” “我们一直在尽力为大家着想,并非大家说的那样漠不关心。但作为一家航空港,我们无法回避最基本的职责,更不能置航空安全于不顾。” “听说,福利曼特尔先生并没有转达我给几位代表说的一些有关航空港噪声的看法,还说我语带讥诮,我并没有这样,我一直是掏心掏肺实话实说的,现在,我打算跟你们也开诚布公的聊一聊……。” (查看原文)
    也儿 2021-09-28 19:56:22
    —— 引自第421页
  • 车内,那位记者又发问了,“对航空港和未来特别有想象力的那些人,你能举几个例子吗?” “我能想出几个来,洛杉矶的福克斯,休斯顿的约瑟夫,他如今在美国空运协会工作。政府部门有艾伦还有托马斯,他在纽约港务局工作。航空公司方面有:泛美航空的哈拉布,美联航的赫布。加拿大有约翰,欧洲有法航的皮埃尔,德国的康科,还有别的。” “还有梅尔”塔尼娅插了一句,“你可别把他给忘了。” 汤姆林森一直在做笔记,听到塔尼娅的话,嘟囔起来:“我已经把他记下了。这不明摆着的嘛。” 梅尔笑了。但他在心里嘀咕,真的是明摆着的吗?这话要是放在很久以前说还差不多,但现在,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已经退出了国人的视野。无论是什么原因,只要退出主流群体,大家很快就会把你抛到脑后。到后来,就算想东山再起,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问题不是他在林肯国际做的工作不如以前重要,也不是因为他做得没以前好——梅尔心里清楚,自己这个航空港总经理一直非常称职,现在可能比以前做得还要好。可是,他曾有机会为航空业做出巨大贡献,但现在恐怕永远实现不了了。他知道,这是他今晚第二次冒出这个念头。这重要吗?他在乎吗?他想清楚了:没错,他很在乎! (查看原文)
    也儿 2021-09-28 19:56:22
    —— 引自第462页
  • 梅尔知道,虽然航空港管理良好,有光彩照人的玻璃幕墙和钢架结构,虽然空中交通十分密集,客流量不断刷新纪录,货运量就像尼亚加拉瀑布一样源源不断,在各个方面都会不断扩张,并自诩“全球航空在此交汇”——但它的确越来越落伍了,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林肯国际航空港之所以会落伍,是因为空中的发展早已大大超预期。在现代航空业发展的短短60年间,这种变化是十分频繁的。事实证明,专业的预言家又一次错了,喜欢幻想的梦想家是对的。大家谈得更多的是航空业的增长,需求,未来在空中的发展进步,认为最终会把乘客和货物的运输成本降到史上最低,提供更多机会促进世界各国之间的了解,和平以及自由贸易。但是相比之下,地面上的进步与发展就寥寥可数了。 仅凭一个人的声音是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的,但每个有识之士都坚决笃定的声音一定会大有裨益。 明天——或是今天晚些时候一一他就可以迈出第一步,在周一早上召集航空港管理委员会开紧急特别会议。见面后,他会敦促大家立即同意修建一条与30号跑道平行的新跑道。 新跑道敲定后,其他到目前为止还停留在口头上或设想阶段的项目必须尽快落实,比如,增建一个全新的航站和综合跑道群;更富有想象力的地面乘客和货物运输系统;为很快即将问世的短距离垂直起飞飞机修建占地面积更小的卫星型航空港。 梅尔心想,航空港并不仅仅代表光鲜靓丽的生活,也不是城市的奢侈品。几乎所有航空港都能自给自足,同时还能创造财富,提高就业率。 (查看原文)
    也儿 2021-09-28 19:56:22
    —— 引自第488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