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ound and the Fury》的原文摘录

  • 书名出自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第五幕第五场麦克白的有名台词:“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 (查看原文)
    莫羡 5赞 2015-01-17 00:32:57
    —— 引自第1页
  • 在香甜缓和的空洞的店堂里,她的脸宛若一杯正急急往里摻咖啡的牛奶…… 小姑娘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瞧着面包,两只眼睛就像是一杯淡咖啡上浮着的两颗葡萄干。 (查看原文)
    芥末 3赞 2013-07-15 22:56:56
    —— 引自第130页
  • 钟嘀嗒嘀嗒地响着,显得庄严而又深沉。没准这就是这座颓败的大房子本身有气无力的脉搏声。 这时候班又哀号起来了,绝望地、拖声拖气地哀号着。它什么也不是,仅仅是一种声音。这哀伤的不平之鸣很可能亘古以来就存在于空间,仅仅由于行星的会合而在一霎那间形之于声。 天空现在已经分裂成一团团迅飞的灰云,云拖着它们的阴影,在肮脏的花园、破损的栅栏和院子上飞快地掠过。迪尔西一下又一下慢慢地、均衡地抚摸着班的脑袋,抚平他前额上的刘海。 整个景象都如同是支在万丈深渊之前一块平坦的空地上的硬纸板,上面画着平平的没有景深的风景,可是周围呢,又是四月辽阔的晴空,是刮风天,是荡漾着各种钟声的小晌午。人们以缓慢的、安息日的、一本正经的步姿涌向教堂。 两行泪珠顺着凹陷的脸颊往下流,在牺牲、克己和时光所造成的千百个反光的皱折里进进出出。 我不想使天堂承受过重的负担,我可以看见鳏居的上帝关上了他的门;我看见洪水在天地间泛滥;我看见一代又一代始终存在的黑暗与死亡。 (查看原文)
    北渚 2赞 2014-02-13 20:10:12
    —— 引自章节:1928年4月8日
  • “要是我有两毛五,”勒斯特说,“我就能去看戏了。”“要是你有翅膀,你还能飞到天堂里去呢!”迪尔西说。 (查看原文)
    莫羡 2赞 2015-04-19 18:43:14
    —— 引自第258页
  • “昆丁,”她说。她叫这第一声时,杰生放下刀叉,他和他母亲隔着餐桌对坐着,姿势一模一样,仿佛都在等待对方;这一个冷酷、精明,压得扁扁的棕发在前额的左右各自弯成一个难以驭服的发卷,模样就像漫画里的酒保,榛子色的眼珠配有黑色的虹膜,活像两颗弹子;另一个冷酷、唠叨,满头银发,眼睛底下的泪囊松弛,眼神惶惑,眼眶里黑黑的,仿佛那儿全是瞳孔,全是虹膜。 (查看原文)
    乘风好去 2赞 2018-02-14 18:15:06
    —— 引自第296页
  • 昆丁,这只表是一切希望与欲望的陵墓,我现在把它交给了你;你依靠了它,很容易掌握证明所有人类经验都是谬误的reducto absurdum,这些人类的所有经验对你祖父或曾祖父不见得有用。我把表给你,不是要让你记住时间,而是让你可以偶尔忘掉时间,不把心力全都用在征服时间上面。因为时间反正是征服不了的,他说。甚至根本就没有人跟时间较量过。这个战场不过向人展示了他自己的愚蠢和失望,而胜利,则仅仅是哲人与傻子的一种幻想而已。 (查看原文)
    奇诺 1赞 2012-08-04 15:11:53
    —— 引自第84页
  • 人者,无非是其不幸之总和而已。 (查看原文)
    2012-10-23 20:47:52
    —— 引自第110页
  • 我脱掉衣服,我瞧了瞧自己,我哭起来了。 ——【注释:“当前”。班吉看到了自己被阉的下身】 (查看原文)
    t君 2013-01-04 11:37:10
    —— 引自第73页
  • 我把表给你,不是要让你记住时间,而是让你可以偶尔忘掉时间,不把心力全部用在征服时间上面。因为时间是征服不了的,他说。基本甚至根本没有人跟时间较量过。这个战场不过向人显示了他自己的愚蠢与失望,而胜利,也仅仅是哲人与傻子的一种幻想而已。 他们也学会了大人的那种脾性,只消你摆出一副沉默的矜持姿态,他们就会把什么事都信以为真。我想,那些在很多程度上靠语言来欺骗自己与欺骗别人的人,在有一点上倒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认为一根沉默的舌头才是最高的智慧。 人无非是其气候经验之总和而已。人是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的总和。不义之财总要令人嫌恶地引导到人财两空上去:一边是欲火如炽,一边是万念俱灰,双方僵持不下。 (查看原文)
    向日葵小白 1赞 2013-06-05 18:10:34
    —— 引自第85页
  • Non fui. Sum.Fui.Non sum. 我过去存在过。我现在即将不存在。 ……于是我说那是要将她从喧闹的世界里孤立出来这样就可以给我们摆脱掉一种负担而那种声音就象是从来没有响过一样……可是如果我能使你相信我们干了那样的事那么事情就会真的是那样了而别人的事就会不是那样而整个世界就会喧叫着离开我们……于是他说每一个人是他自己的道德观念的仲裁者不过谁也不该为他人的幸福处方 (查看原文)
    向日葵小白 1赞 2013-06-05 18:10:34
    —— 引自第85页
  • She loves people through their shortcomings. (查看原文)
    乘风好去 1赞 2015-08-30 14:22:12
    —— 引自第84页
  • 一只麻雀斜掠过阳光,停在窗台上,歪着脑袋看我。它的眼睛圆圆的,很亮。它起先用一只眼睛瞧我,接着头一扭!又用另一只眼睛来看。它的脖子一抽一抽,比人的脉搏跳动得还快。大钟开始打点了。麻雀不再转动脑袋换眼睛来看,而是一直用同一只眼睛盯着我,直到钟声不再鸣响,仿佛它也在听似的。接着它倏地离开窗台,飞走了。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16-02-04 12:11:46
    —— 引自第99页
  • 那第一个孩子还在往前走。他的光脚丫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比叶子还要轻地落在薄薄的尘埃中。果园里,蜜蜂的营营声像是天上刚要起风,这声音又给某种法术固定住了,恰好处在比“渐强”略轻的那种音量,一直持续不变。小径沿着园墙延伸向前,我们头上树木如拱,脚下落英缤纷,小径远远望去融进一片绿荫。阳光斜斜地照进树林,稀稀朗朗的,却像急急地要挤进来。黄色的蝴蝶在树荫见翻飞,像是斑斑点点的阳光。 (查看原文)
    乘风好去 1赞 2018-02-14 18:06:57
    —— 引自第135页
  • 昆丁,这只表是一切希望与欲望的陵墓,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你靠了它,很容易掌握证明所有人类经验都是谬误的reducto absurdum,这些人类的所有经验对你祖父或曾祖父不见得有用,对你个人也未必有用。我把表给你,不是要让你记住时间,而是让你可以偶尔忘掉时间,不把心力全部用在征服时间上面。因为时间反正是征服不了的,他说。甚至根本没有人跟时间较量过。这个战场不过向人显示了他自己的愚蠢与失望,而胜利,也仅仅是哲人与傻子的一种幻想而已。 (查看原文)
    Barney的领带 1赞 2019-08-05 21:43:39
    —— 引自第76页
  • 这一天在萧瑟与寒冷中破晓了。一堵灰黯的光线组成的移动的墙从东北方向挨近过来,它没有稀释成为潮气,却像是分解成为尘埃似的细微、有毒的颗粒,当迪尔西打开小屋的门走出来时,这些颗粒像针似的横斜地射向她的皮肉,然后又往下沉淀,不像潮气倒像是某种稀薄的、不太肯凝聚的油星。迪尔西缠了头巾,还戴了一顶硬僵僵的黑草帽,穿了一条紫酱色的丝长裙,又披上一条褐红色的丝绒肩巾,这肩巾还有一条肮里肮脏说不出什么种类的毛皮镶边。迪尔西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对着阴雨的天空仰起她那张被皱纹划分成无数个小块的瘪陷的脸,又伸出一只掌心柔软有如鱼肚的枯槁的手,接着她把肩巾撩开,细细审视她的长裙的前襟。 那条长裙无精打采地从她双肩上耷拉下来,滑过她那对松垂的乳房,在她突出的腹部处绷紧,然后又松了开来,再往下又微微胀起,原来她在里面穿了好几条内裤。等春天过去,暖和的日子呈现出派富丽堂皇、成熟丰收的色彩时,她会把内裤一条一条脱掉的。她原先是个又胖又大的女人,可是现在骨架都显露出来,上面松松地蒙着层没有树垫的皮,只是在胀似的肚子那里才重新绷紧,好像肌肉与组织都和勇气与毅力一样,会被岁月逐渐消磨殆尽似的。到如今只有那副百折不挠的骨架剩了下来,像一座废墟,也像一个里程碑,耸立在半死不活、麻木不仁的内脏之上;稍高处的那张脸让人感到仿佛骨头都翻到皮肉外面来了,那张脸如今仰向雨云在飞驰的天空,脸上的表情既是听天由命的,又带有小孩子失望时的惊愕神情。 (查看原文)
    柔力 2019-11-28 16:56:52
    —— 引自章节:1928年4月8日
  • 过了一会儿,汽车把城市抛在后面,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回到家中了,可以平平安安地在杰弗生镇生活下去,尽管那儿也有种种不可理喻的激情、混乱、哀伤、愤怒与失望,可是在那儿,六点钟一到,你就可以用一幅布把这种种生活蒙起来。即使是一个小孩也可以用他那双力气不大的手把这包东西放回到那只安静、永恒的架子上去,放回到它那些毫无特色的同类物品当中去,然后转动钥匙把它锁在贮藏室里,让自己可以安度没有梦的整整一晚。对了她想,一面不出声地哭泣着就是这么回事她不要看这张照片她知道不管这是不是凯蒂反正凯蒂并不需要别人的拯救她已经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值得拯的了因为现在她能丢失的都已经是不值得丢失的东西了 (查看原文)
    以地之名 2012-05-06 21:22:05
    —— 引自第317页
  • 窗框的影子显现在窗帘上,时间是七点到八点之间,我又回到时间里来了,听见表在嘀嗒嘀嗒地响。这表是爷爷留下来的,父亲给我的时候,他说,昆丁,这只表是一切希望与欲望的陵墓,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你靠了它,很容易掌握证明所有人类经验都是谬误的reductoabsurdum,这些人类的所有经验对你祖父或曾祖父不见得有用,对你个人也未必有用。我把表给你,不是要让你记住时间,而是让你可以偶尔忘掉时间,不把心力全部用在征服时间上面。因为时间反正是征服不了的,他说。甚至根本没有人跟时间较量过。这个战场不过向人显示了他自己的愚蠢与失望,而胜利,也仅仅是哲人与傻子的一种幻想而已。 (查看原文)
    ... 2012-05-31 10:18:31
    —— 引自第75页
  • 罪恶总有一种亲和力 (查看原文)
    2012-10-23 21:53:29
    —— 引自第111页
  • 父亲说,人者,无非是其不幸之总和而已。你以为有朝一日不幸会感到厌倦,可是到那时,时间又变成了你的不幸了,这也是父亲说的。一只系在一根无形的线上的海鸥在空中给拖了过去。你呢,你拖着你幻灭的象征进入永恒。接着羽翼显得一点点变大了父亲说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弹奏竖琴。 (查看原文)
    chrisvana 2012-10-30 20:21:14
    —— 引自第119页
  • 女人从来就不是童贞的。纯洁是一种否定状态因而是违反自然的。伤害你的是自然...... (查看原文)
    chrisvana 2012-11-05 13:25:43
    —— 引自第132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