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历史学辩护的笔记(2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纬线

    纬线 (不知世间万物)

    古今关系并不分明,古今关系是双向的 ”对现实的曲解必定源于对历史的无知;对现实一无所知的人,要了解历史也必定是徒劳无功(体验) 通过对现实的体验,也才能理解过去 长时段的把握,才能理解当下,有比较才有理解 “为了重构已消逝的景象,他就应该从已知的景象着手,由今及古地伸出掘土机的铲子 确实我们对于过去的观察是“间接的”,但直接观察也有不全面的问题;其次,我们已知的绝大部分东西都是通过别人了解的 我...

    2015-03-24 19:09   1人喜欢

  • [已注销]

    [已注销]

    历史研究者从来不能无拘无束,历史是历史学家的暴君,它自觉或不自觉地严禁史学家了解任何它没有透露的东西。

    2013-10-16 16:32   1人喜欢

  • espionage

    espionag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连耄耋之年的大师也未能断言已臻从心所欲的境界。试问今日之天下,谁敢妄称“掌握历史的规律”?谁又不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在上帝眼里,爱因斯坦也如井底之蛙,然而人类并不会因上帝的嘲笑而停止在黑暗中的探索。虽道是人生碌,但栖身井底的凡夫俗子,有时也会情不自禁地举目天,或许这就是本书得以再版的理由之一吧。 人,是历史的囚徒。历史,终究是难以忘却的。

    2018-12-07 00:02

  • espionage

    espionag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但是,请不要误解,在这种情况下,错误也不在干解释本身,而在于先验地接受任何解释。迄今为止,上述那种事例并不多见,很可能在一定的条件下,水源的分布决定了人们的居住地点,而没有其他因素。埃贝尔派的动机或者确如历史学家所言,那也不是绝对不可能的。错误在于把假设变成了先入之见。它需要证实,我们没有理由出自偏见断定那是行不通的。一旦提出证明,就必须深入挖掘,分析原因,分析各种可以想象的心理态势,从中找出...

    2018-12-07 00:01

  • espionage

    espionag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无论是一般的偏见,或逻辑学家的假设,还是律师起诉的习惯,原因一元论对历史研究都是有害无益的,历史学就是要探索错综复杂的原因,它并不害怕发现原因的多元性,因为生活本身就是多元的。 历史事实在本质上是心理上的事实,因此,能在其他心理的事实中找到它们的前提条件。诚然,人类的命运建筑在自然界之上,并必然受到自然界的影响。然而,即使外部的干预十分强烈,人和人的思想也能减弱或加强它的作用。黑死病的病毒是使西...

    2018-12-06 23:59

  • espionage

    espionag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总之,人类的时间不会千篇一律地永恒不变,也无法像钟表计时那么划一死板。事实要求的测量标准能适应其节奏的变化,界限又要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有了这种可塑性,历史才有希望进行分类,也就是如柏格森所言,逼近“现实的轮廓”,严格地说,这也是任何科学的最终目标。

    2018-12-06 23:57

  • espionage

    espionag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名称总代表一定的意思,乱贴商标必然引起商品混乱,这是最糟的事情中世纪专家常说,“12世纪的文艺复兴”,那时的确发生过场伟大的思想运动,然而,若这样来表述,就很容易使人忘记这场运动实际上始于1060年,因此,也就忽略了某些重要的联系。总之,我们似乎是要把任意选择的、如钟摆般千篇一律的节奏强加给历史,这种所谓的规律性与历史本身的发展是完全不相符的,也是行不通的。在这方面,史学界的确还做得很不够,我们必须...

    2018-12-06 23:56

  • espionage

    espionag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丰特奈尔曾一针见血地说:“菜布尼茨曾对其术语下过精确的定义,可这样一来,他就被剥夺了偶尔滥用这些术语的惬意的自由。”惬意或许有之,危险也必定存在,对这种所谓自由,我们可实在太熟悉了。历史学家很少对术语加以定义,也许他认为没必要这么谨慎,或认为被运用的词汇本来就经过严格的定义。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即使在用一些关键性词语时,也大都受本能的支配,他任意扩充、限定乃至歪曲了词义,却不向读者说明,甚至连他...

    2018-12-06 23:55

  • espionage

    espionag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唯有经过分析才能重新组合,更确切地说,它是分析的继续和最终的完善。前述我设想的那种景象,一开始是模糊不清的,我们无法分辨其中的内在联系,只有对它们进行分门别类,才能看清错综复杂的网络。为了真实地反映生活内在的作用与反作用之间的关系,我们最好不要自认为已把握了整体,单个的学者没有能力完成如此庞大的任务。最合理而有益的研究莫过于研究社会的某一特殊方面,更确切地说,要研究这些方面中的一两个具体问题,...

    2018-12-06 23:53

  • espionage

    espionage (Piled higher and deeper)

    即便有一张全真再现原型的照片,仅凭这点东西位是难以说明问题的。文献资料是否就像在历史和晚实之间插入的一幅草图呢?是的,文献的取舍存铁往往是意的,它们从来不按理智的需求组成其题材。与任何学者、任何正常的思维一样,历史学家也要对史料进行选径图分类。总之,要分析史料,就首先要找出相似之处,以便进行比较研究。

    2018-12-06 23:52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为历史学辩护

>为历史学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