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城》的原文摘录

  • “小姐,小姐,亲爱的您醒醒......别怕,别怕......我们绝对不会伤害您的....救生圈在哪儿卖?您醒醒嘛.....” 不但拍脸蛋儿,还扶胸脯。还将嘴贴着小姐那悬一只半月形大耳环的耳朵柔雨呢喃。 对那人面桃花的娇美脸蛋儿,拍和扇同样不起作用。小姐她并没有明眸微启,缓缓醒来。扶胸也不顶事。柔语呢喃等于是对玉美人儿白述衷肠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7-19 15:56:34
    —— 引自第78页
  • 天塌下来众头顶着——这句话的最彻底的意思乃是,如果一块儿死,死有什么可怕的?同时是,如果我死了而别人侥幸活下去,公正体现在哪里? (查看原文)
    四叶草萋萋🎐 2016-10-18 17:36:04
    —— 引自第955页
  • 秩序恢复的同时,人们的一切毛病都再现为毛病。 (查看原文)
    四叶草萋萋🎐 2016-10-18 17:36:04
    —— 引自第955页
  • 如果只死一部分而他们自己不管预先怎样做竟还是不可能属于另一部分,那么他们打算群起而攻之,一个个弄死肯定能活下去的那部分。弥补遗憾之灾难的不完善,为他们自己争得人生的最后一次公正。只要一块儿死,只要都死,只要谁也别活,他们是会很从容很镇定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奉陪的。他们是会视死如归的。大丈夫,生则生,死便死,有何泣哉?但是必须“一块儿”。不“一块儿”的愤怒一果而如此的话,于他们,是强大过死之恐惧的,是他们所绝对无法忍受的现实。 只受心态驱使着。他们的心态却比铁子冷静得多。他们首先全是些一心想活下去的人,而铁子是早就活膩至了早就想死的人。他们全是些一心想活下去如果一且活不成才打算将别人也统统弄死的人。倘若城市化险为夷,他们将继续存在于我们周围。我们谁也不会知道,他们在大难将至的日子头脑里曾有过多么可怕的念头。即使在他们真的动手杀人的时候,他们也会表现出某种道徳方面的自信,杀一个心安理得地说一句:“好了,这就多一分公正了。”如同上帝委派到人间来公正地处理某项事务的特使。 他们怕别人活甚于怕自己死。尽管他们自己也一心想活下去。正如賭马的人痛不欲生也许并非自己赌输了一千万而是別人赌赢了一千万。 对这一点他们简直怕得要命,怕得听到一句可能不会一块儿死不会统统都死的推测,他们的灵魂就像被千刀万別般地抽搐一阵 然而他们都竭力伪装出事不关己满不在乎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甚至游手好闲的纯粹白相客的样子。 (查看原文)
    婷B B 2020-03-26 10:24:35
    —— 引自第58页
  • “布尔加的驴子”,徘徊在几片草地之间,犹犹豫豫选择不定,饿得一天比一天瘦直至皮包骨头最终倒毙下去。“上帝选择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呀!”一一他们倒毙之前的叹息既悲京又令人可怜。 “懒得 学家 而是第一类青年们 他们 他们的口头禅是“懒得”怎样怎样。他们的精神状态是一切一切都“懒得”去想“懒得”去做。直至“懒得”恋爱,“懒得”结婚,懒得”活着。他们之所以还一个个活得好好儿的,在数量上有增无减形成我 绝不容忽视的一类,乃是因为“懒得”自杀。他们对于自杀身亡或自杀 我不 未遂的他们的同龄人的评论是一一“就当自己已经死了,不就等于死了么?何必死得那么郑重其事的!”他们轻蔑无论以什么理由什么方式结束生命的态度。正如他们轻蔑那些认认真真地活着的人。按照他们的逻辑,人的一切主动行为都是不自然的,都是理应受到轻蔑的。 (查看原文)
    婷B B 2020-03-26 11:19:53
    —— 引自第60页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城市,仿佛平地生长出一片蘑菇似的,繁殖出许多像她这样的姑娘。不,她们也许从来不曾是姑娘。她们大抵从妙龄少女一下子就变作成熟的女人。 (查看原文)
    关彳山 2020-07-06 03:3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