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话语 新叙事话语 短评

热门 最新
  • 0 差点没头的女巫 2020-10-22

    读了Avant-propos, Intro, L'ordre, La voix,非常清晰好读。比较关心这种forme给文本带来的意义,有一两处提到但不多。

  • 0 土沱麻饼代言人 2020-10-21

    好难读的一本书,再也不想碰叙事学

  • 0 诸宜 2020-10-20

    西方文论老师让看的 下午下课后一直看到晚上十二点才梳理完第一章 还是有点懵

  • 0 斯塔X 2020-10-18

    《追忆》里交错纵横的时间的网都在这里被讲清楚了。

  • 0 Chauueoz 2020-08-28

    看完《追忆似水年华》之后重读这本书,果然受益匪浅。以前更多精力投入于理解个中复杂的概念,如今辅以Gérard自己对具体文本的解读,对概念的领会又更深了一层。第一次看中译本,译文语言由于年代难免显得有些老套和冗杂,但能为叙事学各种微妙差异的概念找到中文表述已是十分不易。

  • 0 蛤尔滨人迷宫 2020-08-27

    感觉读错书了。热奈特的文本分析当然很精细,但这就是桑塔格反对的阐释吧。所有提出的概念词即是由一句话并可以让读者理解,却全都杂糅进案例中,于是通篇是为了分析的分析。不知道这是不是纯文本分析的特点。建议请一个人花两天把本书做成PPT或教学视频,大家看看视频就好了。

  • 0 羊村在逃小肥羊 2020-08-19

    书是好书 具有开创性 可是读的过程睡过去好几次终于啃完了

  • 0 光杆司令 2020-08-04

    翻译还行吧,谁叫我不懂法语呢

  • 0 em 2020-07-15

    @2016-01-10 18:03:37 @2020-03-23 00:27:01

  • 0 防寒对策 2020-07-05

    对《追忆》的文本分析读得我瞠目结舌,分类明细、论述翔实的同时还不乏文采与幽默。说热奈特武断或者局限的也太过于苛刻了。热奈特自己也说了,定义的确立内含越界与打破,更何况你不能指望一套理论成为一成不变、永远正确的绝对真理,如何应用与改进,本来就是每一个研究者在面对各自的研究对象时所应做出的应变。话说,看他的自评和对批判者的回击与吐槽也太好笑了。

  • 0 Printemps 2020-07-01

    叙事研究必读,所有概念都应牢记,但是过分重视时间而忽视空间,稍稍有点可惜,并且分类法本身背后有许多可以再反思的地方。

  • 0 Kar 2020-06-26

    热奈特 我恨你:) 笔记梳理一遍后清楚多了

  • 0 观影者 2020-06-13

    由于没看过《追忆似水年华》,所以这本书中很多例子理解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不过热奈特的语言还是挺有意思的,甚至有些傲娇,让人在理论研究之外不禁对这个学者本人产生了兴趣。 记录一段挺有意思的作者辩白:《叙事话语》涉及的是叙事和叙述,不是故事,主人公的优缺点和有无风度基本上与叙事或叙述无关,而与故事即内容有关,与故事天地有关——这一次讲得正是时候。指责该书忽略它们,就是指责它的对象选择。我能设想这样的批评:为什么我只对内容感兴趣时你对我讲形式?如果说问题提得有理,那么答案是明摆着的:人人关心他感兴趣的事,如果形式主义者不去研究形式,那么谁愿意替他们表研究呢?总会有足够的心理学家搞心理学,足够的观念学者搞意识形态,足够的道学家教训我们:就让美学家们搞美学吧,别期待他们拿出他们拿不出的成果。

  • 0 Bohème 2020-05-21

    因为举的例子很多没看过,又是影印版本,只能当给德语版做个补充

  • 0 οἶσθάτου 2020-05-20

    这种把小说拆散揉碎后再次进行归纳分析的方式,看得我脑壳疼。剩下的一百页就不看了,什么也记不住,浪费时间。😒

  • 0 吃吃吃吃就爱吃 2020-05-11

    作为理论书籍,丰富的举例分析降低了部分理解的难度。但总体还是比较深奥,涉及的某些概念比较抽象,想要完全读通还是需要下一番苦功。

  • 0 想吃云片糕 2020-04-29

    术语狂魔热奈特 他的元叙事概念和别人不一样,值得注意

  • 0 heyizhu 2020-04-29

    没有《追忆似水年华》的基础读这本好艰难,更坦诚点说是读理论类书籍都好艰难。真 文本细读的技术性操作,态度认真。有句话蛮喜欢:“普鲁斯特认为作品最终不过是作者奉献给读者的一架光学机器,用它帮助读者窥见自己的内心世界。”

  • 0 [已注销] 2020-03-23

    @2016-01-10 18:03:37

  • 0 2020-03-22

    很快读了一遍。总体感觉非常隔,可能有翻译的原因,但更多可能是对于叙事传统不够熟悉。但基本上并不陌生,甚至非常“熟悉”,因为几乎所有术语(预叙、叙事层、时距blabla),去年翻《红楼梦》学刊的时候都见过了(笑......),才知道八九十年代用叙事学研究红楼梦的那批学者委实一点创新性也没有,都在套理论,怪不得也显得那么隔。分类太详细确实难免规定性太强,程式化严重,过于“科学”,然而这些所有术语的划分都可以看做一种进入文本的视角,从这个角度(方法论)讲还是有用的。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