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盘游戏中的治愈与转化的笔记(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在我看过伊娃的第一幅沙画后——在那幅沙画中她试图去为自己找到中心并治愈她自己,我试着在最初治疗的20个月里支持她的外在生活,支撑着她,形象一点说,就是“点燃一点火苗或光亮”,给时间让她的无意识和心灵过程展开。当然,借助沙画我们得以分享这个过程。打个比方,伊娃的心灵大厦的构架摇摇晃晃,快要倒下,需要一个坚固而牢靠的根基来建造一座新的房子。这并不是说这个建造根基的工作要从外部,由分析师来施工。它必须...

    2014-03-28 17:01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当她在治疗表现出悲痛不已时,我会搂住她的肩膀或者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些人情的温暖,并通过这种身体接触使她保持此时此地的感觉。我相信身体接触在治疗中是很重要和有帮助的,但是分析师不应唤起她不能够或者不满意去满足的愿望或者希望。我的原则是:“喜欢产生喜欢(like produces like)”,也就是说分析师安静的手能为接受分析者带来平静。

    2014-03-28 16:50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今天看起来似乎处于领导地位的男生必须压抑恐惧感、软弱感和遗弃感。承认这些感觉自然会削弱他被要求达到的成就水平。自然可以想象,这些被压抑的灵魂黑暗面被推给了“弱势”的家庭成员,比如妻子和女儿,而她们必须成为她们的代替品而生活。 男性如此强调的“意志”在分析心理学里被定义为“那些可以自由地成为意识的心理能量”。如果思考一下这个定义,我们就会发现,假如一个人像伊娃那样要忍受根本的遗弃感和自我孤立,那么...

    2014-03-28 16:09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身体的意象,就像一般的意象,是大脑右半球的特殊区域。右半球和情绪以及植物神经系统联系在一起。但是意象的本质是非语言的或者说不具有语言能力的。如果我们要让它们进入有意义的想法中,就必须让大脑的左半球把其变为可利用和可理解的。这就是为什么把意象的象征物用清晰和逻辑的方式明确表示出来是如此困难、费劲的原因了。 但在另一方面,如果意象影响了人类生活早期的和基本的层面,而在那里,生理和心理的东西在很大程度...

    2014-03-27 16:27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在治疗工作中,如果我们希望能更准确地把握想象的本质,也就是说,我们希望去解释它,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它的意义存在于意识的不同层面上。一幅沙画第一眼看上去具有能被马上理解的意义,但是随着时日的增加,沙画会给人一种后效的感觉,会出现一种更深远、更有意义的联系,这种联系来自于无意识并进入到意识中。接下来的每一幅沙画都会在前一幅沙画的基础上继续工作,因此会为一种意义深远的能量转化做出贡献,指向一种令接受...

    2014-03-26 16:53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可以肯定地说,一个“孩子”——一些新生事物——既可以在接受分析者和沙的相遇中产生,又在分析师与接受分析者、人与人之间额接触中产生。当然,我的意思不是指一个生理层面的孩子,而是指一个“来自关系中的孩子”(relational child),或者指一种关系模式,这种关系模式是由两个人之间的相互作用所创立的。这一相互交织而成的关系模式不像沙画,它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它是存在的,甚至能够被第三者所感知。这种相互作用的模...

    2014-03-26 16:41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分析师参与的过程: 在此情形下,分析师不仅承担着接生员的角色,而且还是“出生”的见证人,这是相当重要的。患有心理疾病的人在接受自我,甚至在观察自我方面往往存在很大的困难,我们通过沙盘游戏鼓励他们参与治愈的过程。假如分析师注意到并接受沙画是接受分析者的一部分,他因此就能接受接受分析者本身。分析师既重视接受分析者,也重视沙画,他会教导接受分析者满怀敬意地去面对外在及内在的世界。通过榜样接受分析者学会...

    2014-03-26 16:25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那么我们总结出,沙盘游戏中特殊的治疗情境象征着每天生活中不同的情境,并且接受分析者能够在治疗中学会去关心并对“他者”产生共情,这一“他者”可能是沙子或是他自己的生活。 和他者的关联性是沙盘游戏过程中最核心的内容。在每一种创造性活动中,一个人会跳出自身,进入到和他者的关系中,有时这一属于他者的事物是完全不为人知的。创造性的工作是在两种因素的相遇和在它们两者的关系中涌现的。借助这种相互作用和反馈,一...

    2014-03-26 15:24

  • 吴科英

    吴科英 (心理咨询师)

    于是,考虑到沙子的特性,接受分析者不得不去修改自己的意象,甚至抗拒自己原来的观点。如果抱有要把意象表现出来的欲望,那么接受分析者必须学会把自己的意象建立在可被利用的媒介和材料的基础上,这样意味着他必须意识到自己和现实中所能提供的东西的关系,而不是把他的观点强加在意象之上,或者这意味着媒介物不得不参与到这一过程中:它会被冒犯。

    2014-03-26 15:05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沙盘游戏中的治愈与转化

>沙盘游戏中的治愈与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