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德尔马契》的原文摘录

  • That Spanish woman who lived three hundred years ago, was certainly not the last of her kind. Many Theresas have been born who found for themselves no epic life wherein there was a constant unfolding of far-resonant action; perhaps only a life of mistakes, the offspring of a certain spiritual grandeur ill-matched with the meanness of opportunity; perhaps a tragic failure which found no sacred poet and sank unwept into oblivion. With dim lights and tangled circumstance they tried to shape their thought and deed in noble agreement; but after all, to common eyes their struggles seemed mere inconsistency and formlessness; for these later-born Theresas were helped by no coherent social faith and order which could perform the function of knowledge for the ardently willing soul. Their ardor alter... (查看原文)
    DoubleFeature 4赞 2019-12-04 09:23:05
    —— 引自第4页
  • 她那高尚纯洁的精神不虞后继无人,只是不一定到处都能见到罢了。她的完整性格,正如那条给居鲁士堵决的大河,化成了许多渠道,从此不再在世上享有盛誉了。但是她对她周围人的影响,依然不绝于缕,未可等闲视之,因为世上善的增长,一部分也有赖于那些微不足道的行为,而你我的遭遇之所以不致如此悲惨,一半也得力于那些不求闻达,忠诚的度过一生,然后安息在无人凭吊的坟墓中的人们。 (查看原文)
    desert 4赞 2012-12-29 23:12:51
    —— 引自章节:多萝西亚
  • 但是如果一个女孩子对婚姻大事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把它完全从属于崇高热烈的生活目标,而且这种憧憬主要是靠它自身的火焰点燃的,既不考虑妆奁的多少,也不注重金银器皿的款式,甚至青春少妇的体面和婚后生活的甜蜜也不在话下,对这样一个女孩子的理想,恐怕世上是没有一个人——在蒂普顿一带当然更不会有——会给予同情和谅解的。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我不要求嫁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人,”多萝西娅说,态度严肃而坚决,“我希望嫁的丈夫,是在见解和一切知识上都超过我的人。”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我们这些俗物,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早餐和晚餐之间总要咽下不少失望的苦水,但我们还是忍住眼泪,带着有些发白的嘴唇,对别人的问询回答道:“哦,没什么!”骄傲帮助了我们,但在骄傲只是使我们隐藏自己的创伤,而不是去伤害别人的时候,这种骄傲还是不坏的。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然而这妨碍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自愿承担的,他认为,眼下已到了用伉俪之情点缀他的生活的时刻。在他勤奋工作的间隙中,疲倦使他百无聊赖,他要用女性的温情照亮他郁郁寡欢的心灵,何况他年事日高,必须在他的有生之日,为自己安排一个温柔乡。这样,他才决定跳进爱情的激流,但出乎他的意外,他发现这只是一条极浅的小溪。正如在干旱地区,浸礼只能用象征的方式进行,卡苏朋先生投入的溪水,充其量也仅仅在他身上溅了几滴水点。于是他断定,男子的所谓激情其实并无其事,只是诗人们的夸张罢了。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但是如果一个女孩子对婚姻大事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把它完全从属于崇高热烈的生活目标,而且这种憧憬主要是靠它自身的火焰点燃的,既不考虑妆奁的多少,也不注重金银器皿的款式,甚至青春少妇的体面和婚后生活的甜蜜也不在话下,对这样一个女孩子的理想,恐怕世上是没有一个人——在蒂普顿一带当然更不会有——会给予同情和谅解的。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他认为,天才必然是不能容忍枷锁的,一方面,它需要充分的自由,发挥它的本性,另一方面,它可以安心等待上天的使者到来,召唤它去完成特殊的使命,它自己只要站在接受的立场,恭候各种神圣的机会。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我们知道,一切发展都是在伪装下进行的,成功的形式可能隐藏在无所作为的胚胎中。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显然,布鲁克小姐不是利德盖特心目中的女性,正如她不符合奇吉利先生的理想一样。在思想成熟的奇吉利眼中,她只是一个错误,这样的人物必然使他对造物主的安排产生怀疑,发现年轻美貌的少女跟紫酱脸膛的单身男子,未必是天作之合。但利德盖特还不太成熟,关于妇女最重要的优点是什么,他未来的经验很可能还会使他改变看法。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他的成家,正如我们看到的,只是用一位妻子来点缀他剩下的四分之一生命,小小的月亮对地球运行的影响几乎微不足道。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不美和美一样,既有自己的动人之处,也有自己的不良习性。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 它往往容易伪装和善,或者撕下一切伪装,露出愤愤不平的狰狞面目,因为不论怎么说,给人呼作丑丫头,而你的朋友却被奉承为可爱的少女,对比之下难免产生一种反应,使你在言谈举止上有失稳重,不能实事求是。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 她弯弯腰,瞧了他一眼:他无疑也在看她,他们的眼睛相遇了。这种神奇的会合绝不是人力所能办到的,它像漫天迷雾中突然闪现的一道灵光。我想,利德盖特变得比刚才又苍白了一些,但罗莎蒙德却满脸通红,一阵惊异之感涌上了心头。这以后,她确实想走了,在跟她的姨父握手告别时,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些什么蠢话。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 凡是外来的人,不论是船只失事遇难后,攀在一根浮木上漂来的,或者是前呼后拥,在警卫森严中光临的,都会在这位少女的心头勾起无穷的遐想,而当地的公子哥儿尽管想挤进这颗芳心,仍会被拒诸门外。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 对于罗莎蒙德的爱情狂想曲,外地人是绝对必要的,它所向往的情人和新郎,从来不是米德尔马契人,他的社会身份也与她的截然不同。到了最近,确实,这种构想已逐渐具体化,对方应该是一位从男爵的亲戚。现在,她和这位陌生人见面了,事实证明,现实比预想动人得多,罗莎蒙德毫不怀疑,这是她一生新纪元的开始。她相信,她心中出现的是爱情觉醒的征兆,而利德盖特先生对她一见钟情,更是合乎情理的。这种事常常发生在舞会上,那为什么不能在大白天,当皮肤显得特别鲜嫩的时候发生呢?罗莎蒙德虽然不比玛丽大,但已有不少人爱过她,然而从她来说,她始终冷若冰霜,对年方弱冠的公子和年已不惑的鳏夫,同样百般挑剔,不肯俯就。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 又跟米德尔马契全然无关,天生具备一种世家子弟的潇洒风度;他拥有的亲戚关系,那种等级身份,也是中等阶级可望而不可即的;他又才华出众,能够使这么一个人拜倒在自己脚下,更是无上的光荣。确实,这是一个使她感到特别新鲜的人物,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 要了解别人的灵魂,对年轻人说来,并不那么容易,他们的认识大多是由他们的主观愿望构成的。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 我们中间凡是后来从事自己心爱的工作的,大多都会记得在某一个早上或晚上,我们怎样爬上高凳子,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从未读过的书,或者怎样张开嘴巴坐在边上,听一个陌生人谈话,或者在完全缺乏书本的情况下,怎样听取内心的启示,于是这便成了我们的爱好可以追溯的最初渊源。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 我们总是一遍又一遍地谈论,男子怎样爱上女子,怎样跟她结婚,或者怎样跟她不欢而散,各奔前程。我们总是不厌其烦地描写詹姆士国王所说的女人的“王国和乐园”,津津有味地倾听行吟诗人的古老歌声,可是对另一种“王国和乐园”,那必须通过艰苦的思考,百折不挠地放弃一切渺小的私欲之后,才能取得的天地,却不以为意,无动于衷,这是由于诗情过多,还是由于愚蠢呢?但是我们所说的求知欲,发展也是不同的,有时它导致光辉的结合,有时却使我们灰心失望,终于与它分道扬镳。 (查看原文)
    GGGOFFEE 2赞 2020-05-17 21:29:12
    —— 引自章节:上册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