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守庐学记续编的笔记(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明孤(早注销)

    明孤(早注销)

    季刚对皮锡瑞、康梁师弟明贬实褒,平生最畅意处无虑金陵八年光阴,与汪旭初、胡小石,汪辟疆等时相过从,饮酒听曲,登山临水,中央大学为旧学派大本营其风景可想见。季刚一生劬读不辍,晨饮四两酒,午又饮,夜深兀坐,一灯荧然,时或达旦方休。临终前五日言曰:“余生前必不刻书,如有著述,身后门人为我成之。”终前昏卧喃喃若梦呓,多涉学术语。

    2018-12-28 00:05

  • 明孤(早注销)

    明孤(早注销)

    申叔近名,不幸又为何汪“交相谗构”、终于“年不中寿″实大堪惋悼者矣。“出处不慎,几陨厥躬″。几篇述学文,骤读觉纵横稗阖辨析百家,细究其对前儒学行殆半吹毛求疵亦让人遗憾,仅对懋堂亦推求过刻,高邮懋堂以朴学为尚,不务闻达不希荣遇世所称仰盖无疑义。

    2018-12-27 23:52

  • 明孤(早注销)

    明孤(早注销)

    刘申叔学术之精博,太炎以为知音。仅《得失论》一篇即可称通儒;申叔名誉大损大致有二:清末投书端方,太炎力为之护;民国四年秋,申叔又以筹安会招学者称说帝制;五四高潮申叔遽逝,季刚闻耗痛哭作《先师刘君小祥奠文》:学丰年啬,名高患至,夫子既亡,斯文谁系?;夙好文字,经术诚疏,自值夫子,始辨津途。师弟骨肉可见一斑。

    2018-12-27 23:46

  • 清暉

    清暉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吉川幸次郎: “我现在正在作着的杜甫注,就是想移用从清朝人那里学来的方法,请你们参看。我所谓清朝的方法,有一点值得注意:所谓考证学,在日本时,总认为在文献对证之外,一定要有实物的证据,否则,不能叫考证学。但到中国去一看,并非一定要如此。发掘文献内在的证据,比什么都强。这种态度在日本人对考证学的理解时,是不明显的。我懂得了这一点。” 翻闲书翻到次处很是感慨啊。其实完全可以用读秀的。

    2015-01-13 15:52

  • 清暉

    清暉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读注疏,非贯通全疏,不能了然。北方学者,不读全经,故纪晓岚讲《榖梁》,致误为西汉人所作,盖东原之说,以《公羊传》比较而来,不知《穀梁》本系榖梁赤所自为,范注已明言之。如董仲舒所讲《公羊》,则得诸口授,未有传书。纪氏又谓:至公观鱼于棠一条、葬恒王一条、札伯来逆书姬之丧以归一条、曹伯庐卒于师一条、天王杀其弟佞夫一条,皆冠以“传曰”字,惟恒王一条与《左传》合,余皆不知其所引何传。疑宁以传附经之时,每条...

    2015-01-13 15:08

  • 清暉

    清暉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读书宜注意三事:(甲)有定——时有定限,学有定程;(乙)有恒——不使一己生厌倦之心,而养成不能厌倦之习,不稍宽假,虽有简断,必须补作;(丙)爱惜身体——此为用功之本。诚如是,则二十年内不患不成矣。今值中国学术转变之交,学者宜注意三点:一、尽废时人之书;二、不事目录之学;三、缓言参考之说。学问不必在于分类,有形之形,固不可并;无形之理,亦何可泥?但求其大体而已。   (2回应)

    2015-01-13 14:16

  • han

    han (千卷蠹书忘岁月 一杯浊酒信乾坤)

    萧萧短发怯西风 闵乱忧生壮志空 幸免长饥已逾分 不须憔悴悔雕虫

    2011-05-02 22:03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量守庐学记续编

>量守庐学记续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