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的笔记(2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dullgreen

    dullgreen

    关于爱情的种种美好,我说那真的真的真的很好笑 雨的温度 只有伤心跑过几条街的人 才知道 她 让你在爱上她的 过程 忘记有一句话 叫自尊 忘记有一个词 念愚蠢 最后 还忘记怎么写 恨 《心事》 千年前 我用汉隶 写下唐诗 而今生 我又开始 为你填写歌词 那个前世 居住在长安的女子 是我轮回 再轮回的心事 《曾经》 再怎么 葱郁 宽广的森林 也留不住 随性 自在的云 于是 我目送 你浅绿色的心情 ..   (4回应)

    2011-02-13 13:11   13人喜欢

  • 大卫小湿

    大卫小湿 (革命生产两不误)

    青梅竹马 一尾 随时保持警戒的蜥蜴 用伪装的肤色出入蛇的市集 却用磅秤购买论斤的蚂蚁 被人一眼识破 它的中下阶级 阳光如此大剌剌的炒热空气 妨碍它静默的仿爬虫类 优雅 的蜕皮 随手戴起遮荫的斗笠 我竟不自觉的 多了些乡音的语气 终究蜕不去一身家乡的皮 谁说隐身于蛇窝 四只脚就多余 探头被我无以为蛇的..   (1回应)

    2012-07-08 10:51   2人喜欢

  • 大卫小湿

    大卫小湿 (革命生产两不误)

    所谓的抽象 你将一首 冰过的情诗 拿去喂食门外陌生的风 从哑口传来的消息 熟悉的年份 却一直都还在归途中 不被信赖的温度 终究还是无法消化 它没看过的繁荣 卡片上的字迹 开始被严刑逼供 关于他那年圣诞节的祝福 实在也太过笼统 承诺 应该指的是一种 抽象的时空 时间 不该被如此具体的 形容 那年圣诞凛冽的寒冬 还一直隐...

    2012-07-08 10:44   1人喜欢

  • 大卫小湿

    大卫小湿 (革命生产两不误)

    诗 于是被唾弃 到底要怎么邮寄 一枚灵巧的歉意 被反复斟酌 细心叠过的 语气 在拆封前 就已经回避掉了 大部分的杀伤力 典雅素面的信柬上 俊逸帅气 的字迹 在收信人与寄信者间 维持着一种完美的比例 分手竟然可以 竟然可以 如此过分的美丽 伤害 盘根在风雨飘摇的 岩壁 一次次被削薄 那些狼狈不堪的过去 直到 露出那..

    2012-07-08 10:37   2人喜欢

  • 大卫小湿

    大卫小湿 (革命生产两不误)

    青春 断线的风筝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强化纤维的鱼线 勾住的那天黄昏 窗外 电线杆上的麻雀依偎着抵御 寒冷 于是乎我们 最在意的青春 截角的演唱会门票 就成长而言已经算完成 期末考的分数 喂食一双失望的眼神 联考前 球鞋终于放弃对篮筐的瞄准 于是乎我们 最在意的青春 吞下秋冬后 白杨木的年轮 又胖了一层 倾听的路线 还是只...   (1回应)

    2012-07-08 10:31   2人喜欢

  • 大卫小湿

    大卫小湿 (革命生产两不误)

    鹅黄色的初恋下午 功课 整瓮的被腌渍 酱菜纠结的在学我们女生 绑辫子 一整个咸咸的下午 我在晒谷场曝晒 那些 歪歪斜斜的字 烫平了一张皱巴巴的 糖果纸 也秘密记住了 某个人加了 盐的样子 削铅笔机刨起的 木屑香味 在用空气的味道勾小指 仿佛口头约定了什么长大的事 而时间一直努力的在 刷白 牙齿 那些风干的童稚 幼小干瘪的身子 怎么也挤不胖我的心...   (1回应)

    2012-07-08 10:24   1人喜欢

  • 喜亚

    喜亚 (读万卷书 才不枉费行千里路)

    那些来不及的从前 等突然 意识 自觉 了解 这些字眼 青春早已走得老远老远 剩下一个 点 她的表情很陈珊妮 你不觉得光这个标题 就已经是概念很完整的东西 答案 有时候不一定要有意义 就像这行白底黑字的细明体 就像这网志留言跟宋刻本线装书 的关系 落差有落差的美丽 不是所有的事情 都必须解释得很 彻底 就像 永远 不会爱上我的 你 一种 波西米亚式的告白 迷恋着一气呵成 她 让你在爱上她的 过程 忘记有一句话 叫自尊 ...

    2011-04-05 09:38   1人喜欢

  • 励志叔Kyle

    励志叔Kyle

    90楼 NO81. 你送的那双鞋 拍掉发上的残雪 厚重的羽毛外套突然惊觉 刚刚两公里的路程忘记坐 地下铁 针织围巾 与皮质手套 早就已经跟室内的温度 妥协 摆放进 核桃木纹路的衣柜 只有 脚下始终一语的那双鞋 用鞋带皱着眉 用鞋跟的高度拒绝 它连心事都不让最亲近的袜子 了解 玄关内 榉木地板上的溶雪 隐隐约约的透露这一摊水 是屋外 一直 绵延两公里的 心碎

    2011-03-22 20:54   1人喜欢

  • 红笔道道

    红笔道道

    明天,没有署上你的名字, 该如何寄到我昨日的梦里。 墙角的暹逻猫拿着谁的画笔, 涂上小小的花朵和大只的蜜蜂。 零下12°的空气, 没有一丝友好的讯息。 强大的气压, 跳着疯狂的舞蹈, 衣柜在窃窃的私笑, 因为偷了苹果的电脑。

    2019-04-05 23:04

  • Neko酱

    Neko酱 (Take it easy and slow.ねこ酱)

    烟味 如铁线般死命的缠绕 黄昏 对你的熟悉被慢慢 慢慢磨成 一把锋利的刀刃 我用来剖开 横切面的青春 开始寻找与你相遇的年份 在最最最外圈的年轮 我却看到紧紧相依的 你们 原来 在这一生 我只能是你 其中一圈的认真 ——宿命

    2011-11-04 09:48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关于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

>关于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