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南方的笔记(15)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anonymous

    anonymous (粗陶梦想)

    胶林深处 一座象征的森林,边界不断在你眼前退却。看到远方黯淡的火光,车驶进小路,朝火光迎去,以验证你在夜中的迷途。那灯火不断地远去,每一棵树都留下最初的泪。前方路上满布纷纭错乱的足迹,所有的足迹都拥有同一款式的鞋印,那人已远远离去。月明星稀。 鱼骸 是那几乎没有边际的记忆--从晚清、他们成长的民国,穿越明、元、宋、唐以迄魏晋南北朝、两汉先秦周商,所有的知识都化为掌故。他们都是同龄人,上课犹如简化了...

    2015-03-26 08:52   3人喜欢

  • 柳风烟

    柳风烟

    这里说的“年轻作家”,是袁哲生。本章实际出版时章节名为“土地公”,注明了“本篇编者收录时有删改。 无事不在可谈与不可谈之间。许多事件在两次碰面之间发生,并且错过了。譬如层出不穷的政治事件,政坛上小丑的言行,移民死中南美洲或矮黑人。再譬如最近那位年轻作家的自杀,一度引起城里圈内人极大的震荡,座谈演讲追悼,但我和那人全然未尝见过。他人本身生命中巨大的事件,竟完全与我无关。也全没人问我有何感想。我在局...

    2020-06-11 14:33

  • 了一皿

    了一皿 (你的眉毛 黑色浮雕)

    文末注释: 拿督公在概念上一如土地公,是华人到“南洋”之后,顺应新的生存况而生产出的地方神,据传闻它是白虎精灵的化身,而它内在的“人”的应属于马来人种,然而信奉回教的马来人又不(许)拜神。住郊外的华一般都把土地公安在屋内,拿督公一定立于户外。后者不设神像,不年猪肉——这似又是基于尊重回教。

    2020-03-12 18:56

  • 潇蔚

    潇蔚 (偶染儒释道,从来痴癫狂。)

    p182. 一切都结束了,还是刚刚开始? 连绵暴雨,仿佛把一切都凝结在一片恶水里。 p183.生活总是那样,总会在意想不到的状况下失去些什么。 p186.他说,他冒着风雨落石,像一个苦行者。 p193.他说,每一座城市都有不止一个像这样的迷失灵魂的人,在街(p194.)头喃喃自语不知道终日在寻找什么。 有时看起来又像个先知。 p196.这里有城市最深的记忆。然而是残破的。有限的。 p197.最可贵的是那如长廊宽阔有独立卫浴的房间,可书...

    2019-04-22 23:11

  • 潇蔚

    潇蔚 (偶染儒释道,从来痴癫狂。)

    他想,角色是情境的产物,而人有时候无法选择情境。或者,即使选择了情境,也无法选择应扮演的角色,那么,就顺其自然吧。—— p86.黄锦树《错误(1991)》 p160.“两代箴言:找土讨吃,莫要找人讨吃。”——《旧家的火》 p162.“四方的夜无穷无尽的,让微明的灯火陷入微茫的伶仃。”——《旧家的火》

    2019-04-22 21:13

  • 潇蔚

    潇蔚 (偶染儒释道,从来痴癫狂。)

    p51. 童年的回忆,许多脚步声自楼阁低处响起。 p52. 而后父亲被夹带下楼,许多脚步声远去,母亲紧紧抱着我靠着门扇望着黎明时父亲的背影。在走过第七棵红毛丹树时,父亲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那种难以形容的祥和表情是对着母亲而来的。在我长大之后持续逼迫而来的这一段记忆或化成梦魇或赤裸裸地展现,在初恋(短暂、早夭的恋情)时我才醒悟父亲那最后的回眸应该就是柔情的表情,也是支持往后二十余年母亲奔波劳累的最大动力...

    2019-04-22 18:52

  • 潇蔚

    潇蔚 (偶染儒释道,从来痴癫狂。)

    p38.除了几套换洗衣服和卫生用品之外我什么也没带,即使是我最心爱的书籍。我留恋地看着落日,轮廓被它自己的光融蚀的太阳,带着一个发亮的中心飞快地隐没在山的那一边,大块大块的层云把剩下的光也挤落山头。这时,所有的街灯便次第地亮起来? 我发了一阵子愣,烟抽完了,淡淡的雾也漫上了我的眼镜片。妹子呀,你和你的他今夜是否也会在这个落日的小镇落脚? p43.我们都在雨声中长大,是以记忆总是潮湿多汁。——黄锦树《落雨...

    2019-04-22 17:27

  • 潇蔚

    潇蔚 (偶染儒释道,从来痴癫狂。)

    (潇蔚氏附言:我想起,写论文在图书馆收集整理资料的时候,心情顿时又陷于了沉重。从史料来看,小酒店老板“赵廉”遇害了,但是从内心来说,多次希望“郁达夫”归来!) 附录:黄锦树《论郁达夫的流亡与失踪》 p371.(郁达夫)最后遗作之一《题新云山人画梅》(1945)首联“十年孤屿罗浮梦,每到春来辄忆家”并非虚语,亦不知肉身的流浪已到尽头。

    2019-04-21 21:55

  • 潇蔚

    潇蔚 (偶染儒释道,从来痴癫狂。)

    p3. 到底也有许多年没回去了。一个地方住久了,不免对它产生严重的依赖。生活方式、生活圈子、生活步调甚至连生计都几乎被决定了,并没有比一棵庭院之树自由多少,只是较不易自觉罢了。 p7. 中文字,在那个时代,像符咒一样充满神秘的魔力。 p9. 他知道存活于人世没有人可以免于多余的批评,况且是安身立命于这样一个窄小封闭的世界,与书为伴,与文字为伍。每个人的背都镌满他人的尖刻讥评。书呆子,老蠢鱼,书柜,南洋鬼,等...

    2019-04-21 21:01

  • 潇蔚

    潇蔚 (偶染儒释道,从来痴癫狂。)

    黄万华《黄锦树的小说叙事:青春原欲,文化招魂,政治狂想》:当黄锦树借“郁达夫流亡与失踪的个案”“让马华文学史的起源处于流动的状态”时,他表明了自己“可以重新命名马华文学史的起源”。同时,黄锦树借郁达夫的南洋命运表达了他小说创作的一种癖好,他关注的不是终点(死亡),而是如“失踪”所呈现的“无限延伸的非存在的存有”。这些都提供了解读黄锦树“马华文学史”创作的起点。(p6.)

    2019-04-21 15:45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死在南方

>死在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