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的笔记(1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衡阳战役,真相被当时之军方隐瞒,致日本国内人们多受蒙蔽,迄今仍未知其地名者,大有人在。衡阳之战,如欲惹人瞩目,可称之为“华南旅顺之战”。这种比喻虽稍显夸张,但称之为“中日八年作战中,唯一苦难而值得纪念的攻城之战。”则绝对正确。

    2012-11-21 10:38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下午派出去官兵陆续归来,我们这才定下心来。不是因为自己有了吃的穿的、用的而定心,而是派出去的人带回消息,才使我等放下这颗惶惶不安的心。敌人对我官兵之处置做到其诺言之半,确实未伤害我官兵,亦未设置集中营,除编组一运输大队约三百余人,为其担任运输工作外,余者一律不闻不问,去留任便。敌外围警戒哨兵,也听凭我官兵自由出入,不加盘查留难。敌未做到其诺言另外之半,乃没有为我伤者治疗。虽如此,但我负伤官兵也得救...

    2012-11-20 19:24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八月八日上午十一时许,敌人全线停止攻击,并微向后撤。霎时间,枪炮之声全无,先后成了两个世界。衡阳内外,寂静得如一座死城。不,有声音,那是一阵一阵传来的哭泣之声,或远或近,或嚎哭或低泣,时有所闻。我走向阵地,想去安慰已停止战斗的官兵,老远就看见他们满面泪痕,有的抱枪坐泣;的有泪水盈眶,正在埋葬战死的同伴;有的在为负伤者裹伤;有的将枪用力向山石上摔去,口中骂着:“他妈的你拿去。” 还有人自言自语:“...

    2012-11-20 19:19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西城外有连串不断大小之鱼塘,时令三伏炎热,上午六时以后,敌停止攻击。二十九团一部阵地,在鱼塘内边缘之山脚下,敌人则在鱼塘对岸,彼此对峙。敌未进攻,我官兵乃轮流休息及修理工事,整理武器弹药之时,连上官兵,都是些血气方刚,胆大包天的年轻小伙子,岂能稍闲!没事找事。很久没菜吃,想在鱼塘里打鱼的主意。敌人就在鱼塘对面,不能下塘捉鱼,望鱼兴叹者久矣,终于给他们想出办法下塘捉鱼。 他们非但不携带武器,并将全...

    2012-11-20 17:24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李司令官乃第三师老师长,第十军老军长,固守衡阳之第十军官员,皆彼多年部署,关心第十军衡阳之战,理所当然。尤以“收降”大权在握,敌人湖南区将领皆在其管辖之下,要想明了敌人攻击衡阳之战的实况,极为方便。因此,李司令官曾经个别问过数位师团长,日军攻衡阳战中究竟伤亡了多少人,彼等皆答以确数以四万八千余人,并称仅张家山一地,敌人两个联队官兵,自联队长以下极少幸存者,可以说全部阵亡。以上数字系李司令官亲自告知...

    2012-11-20 16:54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还有两次夜间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敌人冲上张家山。我官兵无一后退者,敌我混杂其间,谁也看不见谁,无枪声无叫声,彼此唯恐暴露位置,不敢弄出一点音响,敌我皆用手摸棉布军医者为自己人,穿卡其布军衣者为敌人,是敌人则以刺刀刺杀。一阵阵枪支碰击声,兵兵乓乓通宵达旦,惨叫声时有耳闻……

    2012-11-20 15:48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所忧者,官兵副食告罄,有米无菜,在无可奈何情形下,只有扰民。城内有两家大酱菜园,每家露天大酱缸以百计。因无人管理,敌机炸弹爆炸时,将缸盖震落,表面被泥土灰烬所掩盖,亦有酱缸被敌弹击破者,酱菜中巨蛆满缸蠕动。战斗中期,全军官兵皆赖以佐膳,我军师长亦不例外,至战斗末期,视之作呕的酱菜也吃光了,各单位炊事兵在被敌炸弹炮弹击毁及未烧完之民房中寻找食物,最后连皮鞋皆煮而食之。官兵盐水泡饭习以为常。……

    2012-11-20 14:53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翌晨,陈团长进了陆军医院,我自费住进了湘雅医院。医生当即检查伤口照X光片。下午医生拿着照片,来我病房,笑向我说:葛先生你好危险!预祝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将照片指给我看,子弹从心脏左边而过,若是向右偏一公分,就将心脏击破了。而且子弹进口与出口之上下四根肋骨,一点擦伤都没有……

    2012-11-20 11:14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战时官兵皆携带有负伤急救包,包内有消过毒的纱布、棉花、绷带布,纱布上还有外伤药物,另有一粒内服消炎片,他们用两个急救包,将绷带布接起,紧紧捆扎牢固,肺内出血则无法制止,只好听其自然。血仍一口一口咳出。

    2012-11-20 10:55

  • 壹本正经

    壹本正经

    ……在大陆上的炊事兵,不可轻视,都是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一般来说,身世凄凉无家可归,纵然尚有亲人在,惟离家一二十年,一事无成,无归故里,又无一技之长谋生,乃成为职业老兵。年龄都在四十以上,不愿在步兵班受拘束,自愿到炊事班,每天三餐完毕,谁也不管他们,自由自在。……

    2012-11-20 10:20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

>长沙·常德·衡阳血战亲历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