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短评

  • 16 琴 酒 2010-01-30

    我的瓶颈期和困扰期,依然是刘小枫。不得不说,开篇的金蔷薇,蒲宁,冬妮娅都实在是过于矫情了。虽然说不是搞文学批评的,但是他断章取义的毛病,以及过度的感情(真的过狠了)让所有我曾欣赏的真挚灰飞烟灭。耳目一新的个人识断的欠缺——最为讽刺的是他竟然在抨击这个。作为我昔日的门,如今再看,确实感慨良多。一再努力挣脱的被个人的审美扭曲对作品判断的深渊,以偏概全的陋习,他竟然一再沉入——可惜现实性作家和哲学家历史学家从来不能贴近我心。我最喜欢这书的地方在于抛人名。就是无奈的文青本质啊,笑。

  • 15 陆钓雪杜诗镜铨 2014-02-12

    当代学人数以万计,牛逼哄哄的也不是一二个。对很多知识分子,我持有敬佩的态度,可若是说到刘小枫(而不是刘国师),请允许我用一个唬人的说法——我崇拜刘小枫。欲居人生无穷意,不敢妄自逐风流。刘小枫毫无过错?刘小枫是百年一遇的圣人?刘小枫是拯救国人于愚昧的国师?恐非其然也。刘小枫可爱之处,莫过于在史铁生去世后,劝陈希米再读一读《拯救与逍遥》。莫过于祭献给母亲。莫过于和我不期而合地与我中学朋友任魏强共同记恋冬妮娅(我是多么幸运,放放和其男友是多么……哎)。莫过于阐释了“作家”原义给困惑的创作者。莫过于我在的呢喃(怎可堕落!)。莫过于对湖畔漫步者身影的思念,是宗白华的精神,而永远不是什么季羡林!莫过于对文学、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神学等诸多人文社科学术的反思与整合!张狂吧,永恒复返吧,体悟尼采吧!神在此

  • 7 浮生若夢 2013-02-03

    大概能看懂的就是前半部分了,后面神棍和哲学一起上,满脑子浆糊。珍惜生命,远离哲学

  • 7 Saltimbanques 2014-11-15

    呵~那时候有梦,关于文学,诗酒爱情。一代人的怕和爱,重与轻。如今和谁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碎的是谁的声音。

  • 2 爆炸小麦 2007-09-29

    对这一代人来说,重要的是能自由地唱出关于我自己而非阶级总体,关于我个人的肉身存在而非历史规律的观念存在的歌。语词的选择和配置,在此把个体的肉身偶在从历史理性的囚禁中搀扶回自身的亲在。

  • 2 刘二千 2013-10-16

    “我所说的那种怕与任何形式的畏惧和怯懦都不相干,而是与羞涩和虔敬相关。”差点哭了。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文艺青年的刘小枫真的天赋极高让人温暖,而当他转而写社会政治性话题时那种感动迅速消散,尤其是加上他八十年代式的文体。

  • 1 一点儿 2010-09-12

    比我想像的文学多了。

  • 1 藻。 2011-09-17

    刘小枫教授说,中国有没有哲学是取决于中国人对哲学的定义。中国人在那些条条框框的自主性学习中被扼杀了个性。我们始终是对西方文化了解太少,停留在浅层次的阶段,就算身为中国人也对中国的思想无法阐释。

  • 1 滚滚 2013-01-10

    与龙应台《目送》对读。

  • 1 Demeter 2012-08-02

    为什么每次读他的文字都是在压抑自己的泪水。。成功抑制泪水后竟然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喜悦。。。我 什么毛病?。。。

  • 1 阅微草堂 2014-02-19

    不要以为我们不读康德和黑格尔,我们就不能学哲学,因为哲学的传统不仅仅是西方近代哲学,还有柏拉图的诗性哲学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内部写作”

  • 1 Jiong 2014-11-02

    五十年代产装逼文艺老年

  • 1 木抱一 2013-12-19

    作者谈起海德格尔和阿伦特,有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哲学言术的此在和哲学言述者的此在,并不总是一致。

  • 1 小羊战 2009-04-19

    曾经非常非常的感动

  • 1 舟子 2010-12-03

    我的启蒙

  • 1 想做小孩子 2008-05-07

    刘小枫是当代中国少有的思想者。以哲学的形式表达神学,却无意间形成其在文学版图中的异质景观。在身体写作已成时尚的今天,刘氏坚持用心灵诉求来打动和牵动读者,直抵真理的边缘。他的书对读者的智商高低、体悟深浅和灵魂的纯洁与否构成重大考验,以至常使人有“被冒犯感”与“被粉刷感”。我承认,由于年龄遭际和心境的不同,我非但辨认不清“这一代”是谁,更加无法理解是怎样的一种“怕与爱”,但读完此书,仍有一种强烈饱满的的精神震撼。顺便说一句,刘对基耶斯洛夫斯基电影的理解,远在专业影评人之上,不妨一看。

  • 0 能工巧匠沙门哥 2007-08-16

    刘小枫确实是大牛。几乎主宰这几年的文化风气,包括:古典热,政治哲学,等等。

  • 0 林||我们谈什么都像谈死! 2012-05-16

    作者签名版。用了相当的篇幅关注精神世界与属灵的世界,语言稍显偏激,所以比起这本,我更喜欢《沉重的肉身》,不过《流亡话语和意识形态》那篇我喜欢。作者关于新一代的知识分子的要求也算有新意。

  • 0 养气女史 2010-10-01

    文艺大叔范儿

  • 0 [已注销] 2009-01-08

    在书店偶尔看到,然后就读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