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的笔记(13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四平

    四平 (此生可是无仙骨,石火光中闹不休)

    这原是幼稚的梦想,现在渐渐知道了,要做个举世瞩目的大人物,写个人手一册的自传,希望是很渺茫,还是随时随地把自己的事写点出来,免得压抑过甚,到年老的时候,一发不可复制,一定比谁都唠叨。 没有习惯,也就没有欲望。 如果必须要一个主人的话,当然情愿要一个抽象的。 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的。像我们这样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后看见海;先读到爱情小说,后知道爱;我们对于生活的体验往往是...

    2012-07-21 17:27   24人喜欢

  • Danny

    Danny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相信许多人像我一样也只是看到了散文结尾的这段话,而没有读过其余的内容。读完以后才发现,这段话想要表达的内容或许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的。 散文的开头是这样的: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

    2017-02-02 13:36   6人喜欢

  • 安酱♥

    安酱♥

    如果你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 男子夸耀他的胜利----女子夸耀她的退避。可是敌方之所以进攻,往往全是她自己招惹出来的。 女人不喜欢善良的男子,可是她们拿自己当做神速的感化院,一嫁了人之后,就以为丈夫立刻会变成圣人。

    2011-04-26 18:39   5人喜欢

  • 煮蹄子

    煮蹄子

    坐在电车上,抬头看面前立着的人,尽多相貌堂堂。一表非俗的,可是鼻孔里很少是干净的,所以有这句话:“没有谁能够在他的底下人跟前充英雄。” ------------------------------------------ 哈哈,刻薄得很   (1回应)

    2011-02-07 16:37   3人喜欢

  • Sol

    Sol (搬進了鳥的眼睛)

    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我们坐在车上,经过的也许不过是几条熟悉的街衢,可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惊心动魄。就可惜我们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的橱窗里找寻我们自己的影子──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苍白,渺小; 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的恬不知耻的愚蠢──谁都像我们一样,然而我们每人都是孤独的。

    2013-01-31 04:21   2人喜欢

  • 大钱

    大钱

    电车上的女人使我悲怆。女人……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

    2012-09-19 22:26   2人喜欢

  • 大钱

    大钱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嗷,你也在这里吗?”《爱》。为什么不能将对彼此的爱用最简单的言语表达出来?受限于个性,还是禁锢在禁欲的传统观念里?有人说爱需要去体会,而无需言语。人与动物的区别之一便是语言,说话远比“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暧昧好。但,正因为我不懂矜持,才让一切显得浮躁而破坏了平...

    2012-09-16 11:26   2人喜欢

  • 竹林听雨

    竹林听雨 (岁月长,衣衫薄)

    P7:对于不会说话的人,衣服是一种言语。————张爱玲对于衣着细致入微的观察,对中式传统服装的品评,有着一种《红楼梦》式的奢华与繁复。 P13:极端病态与极端觉悟的人究竟不多。时代是这么沉重,不容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需要反复咀嚼品味的一句话。 P67: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   (2回应)

    2011-10-27 20:48   4人喜欢

  • 44

    44

    中国的悲剧是热闹,喧嚣,排场大的,自由它的理由;京戏里的哀愁有着明朗,火炽的色彩。(洋人看京戏及其他) 就因为缺少私生活,中国人的个性里有一点粗俗。“事无不可对人言”,说不得的便是为非作歹。(洋人看京戏及其他) 从前的人吃力地过了一辈子,所作所为,渐渐蒙上了灰尘;子孙晾衣裳的时候又把灰尘给抖了下来,在黄色的太阳里飞舞着。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

    2019-02-08 15:07   1人喜欢

  • 猫不然Maoburan

    猫不然Maoburan (Learning is the best thing!)

    极端病态与极端觉悟的人究竟不多。时代是这么沉重,不容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这些年来,人类到底也就这么生活了下来,可见疯狂是疯狂,还是有分寸的。所以我的小说里,除了《金锁记》里的曹七巧,全是些不彻底的人物。他们不是英雄,他们可是这时代的广大的负荷者。因为他们虽然不彻底,但究竟是认真的。他们没有悲壮,只有苍凉。悲壮是一种完成,而苍凉则是一种启示。 字字珠玑。

    2018-08-20 15:28   1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3 14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流言

>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