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三国(下)》的原文摘录

  • 赤壁之战后,曹操在军事上主要做了三件事情,那就是破马、韩,任孙权,伐张鲁这三件事,成败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没有把事情做到底,或者穷寇不追,或者无功而返,或者得而复失,可谓“半途而废”。因此,我们就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之恨,为什么要西征呢?张作耀先生的《曹操传》讲了三个原因。第孙刘联盟已成气候,一时半会瓦解不了;第二,马超、韩遂拥兵中原,迟早必除;第三,孙权有同马、韩联合的倾向,只是因为周瑜病逝才没能实施。据《三国志・周瑜传》,周瑜提出夺蜀(刘璋)、并张(张鲁)、联马(马超)的建议,是在建安十五年的十二月。弄清楚了这一点,我们就不难明白曹操为什么会在建安十六年一开春,就准备对马超和韩遂动手了。 这当然也是一种说法。但我以为,以曹操之善用权谋,怕不会是轻信了钟繇吧!胡三省注《资治通鉴》,就认为所谓“明讨张鲁,暗伐马韩”,乃是曹操的主意,而且是“伐號取虞”之计,目的是逼反马超、韩遂,再发兵讨伐(以速其反,然后加兵)。这个我们也就不讨论了。反正钟繇的军队一动,马超、韩遂等关西十部,果然全都反了。他们合众十万,电据潼关,准备和曹操拼个鱼死网破。 曹操征求贾诩的意见,贾诩说可以假装答应(伪许之)。曹操又问假装答应以后怎么办,贾诩说“离之而已”。曹操马上就明白了一一用离间计。 这里必须交代一下背景,就是马超、韩遂这支叛军,虽然号称十路人马,十万大军其实不过乌合之众。主帅之间,也离心离德德。马超是马腾的儿子,马腾和韩遂则关系复杂。他们原本是老朋友,继而又反目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只是十分感慨地说了一句话:“人苦无足,既得右,复欲得蜀! 这是反用典故,原话是汉光武帝刘秀对大将军岑彭说的。据据《后汉书·岑彭传》,建武八年(公元32年),岑彭跟随刘秀破天水,围西城,胜利在望。不久,刘秀东归,致书岑彭说:“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岑彭理解了刘秀的意图,平陇之后后即人蜀,灭了公孙述。显然,刘秀的意思是:人,总是不知足的,得了陇,就肯定望蜀。曹操的意思却是反过来:人,不能不知足,得了陇,就不要再望蜀了吧! 当然,曹操不会将整个天下拱手相让。善于用兵的他,把防线建在了汉中与关中之间的交通要冲冲,同时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的陈仓。这个决策有效地遏制了刘备前进的势头。刘备、诸葛亮终其一生,也没能越过这条防线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以后,蜀汉政权由三部分人组成。一部分是他从荆州带来的,包括诸葛亮,也包括和他出生入死打天下的关羽、张飞,无妨称之为“荆州集团”。一部分是刘焉入川时带去的,无妨称之为“东州集团”。还有一部分是当地的,无妨称之为“益州集团”。这三个集团之间是有矛盾的,这个矛盾是后来蜀汉政权灭亡的原因之一。不过,刘备人蜀之前并无此矛盾。入蜀之后,也还没有尖锐到刘备镇不住的程度。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这是曹操自编自导自演演的一场戏,也是他沽名钓誉的惯用伎俩。事情很简单,如果不是演戏,做秀,那就该真让。然而实际上怎么样呢?据《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书》,增封曹操的的三县二万户倒是收回了,他的三个儿子却在几天后封侯。曹植封平原侯,曹据封范阳侯,曹豹封饶阳侯,均食邑五千户。平原在青州平原郡,范阳在幽州涿郡,饶阳在冀州安平国。表面上看,曹操少了五千户,换来的却是三个县侯,而且一个州一个,封地都是战略要冲,你说曹操是赔了还是赚了? 枪杆子就更重要;与其堵住天下人的嘴巴,不如捏住天下人的脑袋。 要攫取和控制权力,尤其是中央政府的最高权力,就不能长时间地离开政治中心 战场上没得到的东西,他要在官场上捞回来。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建安二十二年(公元217年),曹操的政治待遇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四月,皇帝批准他“设天子淮旗,出入称警跸”。十月,享受“冕十有二流,乘金根车,驾六马,设设五时副车”。警跸(音必bi),是天子出入的专称。出称警,入称跸。冕十二旒,是天子的服饰。东汉制度,皇帝十二旒,白玉;三公诸侯七旒,青玉;卿大夫五旒,黑玉。金根车是皇帝的专车,驾六马也是皇帝的待遇,诸侯只能四匹。五时副车是和金根车配套的,按东西南北中涂成青白红黑黄五色,也是皇帝专用的。天子旌旗就更不用说了。曹操获得这些待遇以后,在礼仪上和皇帝已经没有什么两样。再加上他大权独揽,已是没有皇帝称号的皇帝,而且比那个傀儡皇帝更像皇帝。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样,一方面骂他是汉贼,另一方面又巴不得他早点称帝。据《三国志 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略》,孙权甚至在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上表称臣,说天命就在曹操这里。对此,曹操的头脑倒是很清醒。他明白,只要自己称帝,刘备、孙权他们马上就会跟着来,“纂汉”的罪名却得由他曹某来背。他可不上这个当。再说了,曹操现在虽然不是皇帝,却是“中央”,刘备、孙权也只是“地方”。如果三个人都称帝,刘备、孙权他们就不是“地方”,而是“对方”了。这可不划算。所以,曹操拿着孙权的信对大家说,这小子是要把老夫搁在炉子上烤哇(是儿欲踞吾著炉火上邪)!这才有“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的说法。也就是说,是否代汉自立,另创大魏王朝,听天由命吧!但是,封公、建国、称王这些事,该做还得做,而且一往无前。 宗庙和社稷分别建在宫殿前方的左右两边。左边是宗庙,右边是社稷,叫“左祖右社”。在中国古代,这是只有独立主权国家的元首才能享受的待遇。它们也同时意味着这个国家的独立主权。所以,在中国古代的兼并战争中,如果要消灭一个国家,那么,在攻入这个国家的首都以后,一定要毁灭它的宗庙和社稷,叫“毁庙灭国”。相反,如果要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则一定会同时把宗庙和社稷建立起来,叫“建庙立国”。在西汉初年,只有诸侯王才能这样做,侯是不可以的。也就是说,封侯是赐爵,封公是建国。曹操被封为魏公,而且明文规定“如汉初诸侯王之制”,就意味着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在魏郡建立一个独立公国。 任),而且“常居中持重”。尚书令,就是宫廷秘书长。东汉政归尚书,尚书令就成为总揽朝政的首脑人物,相当于不是丞相的丞相。当然,汉献帝那个朝廷,是被曹操架空了的。曹操本人,也在建安十三年恢复丞相职位后亲任其职,所以不能说荀彧就是“不是丞相的丞相”。不过,曹操是经常要外出行军打仗的。即便回师,也住在邺城,不在许县。朝廷里的日常事务,就交给荀彧了,由荀彧帮他看住朝廷,看住皇...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实际上曹操一直就是两面作战的,既要对付公开的敌人,又要对付隐蔽的敌人。那么,在此之前,他又是怎么做的呢? 前面三集我们讲到,曹操破马、韩,征孙权,伐张鲁,军事上半途而废;起先“如如萧何故事”,继而封公爵建国家,最后晋爵魏王,政治上得寸进尺。这说明曹操的战略重点已由军事转向政治,由战场转向官场,而且在背离自己初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当然是他野心膨胀的结果。于是,进退失据的荀彧只好去死,同样退无可退的曹操则继续杀人。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那么,你怎么区分“善意反对”和“恶毒攻击”?你又怎么在营造宽松环境、鼓励正当批评的同时,防止有人利用舆论图谋不轨?当你打击那些敌对势力时,会不会也弄得万马齐暗、人人自危、鸦雀无声?这可是考水平的。 曹操的做法法,是“三个区分”一是区分“提意见见”和“唱反调”是区分“闹别扭”和“搞阴谋”;三是区分“一个人”和“一伙人”。如果只是一个人,又不过是闹别扭,那么,哪怕是故意唱反调,曹操也未必杀他,比如祢衡(祢音迷mi,日音你mi)。 其实,曹操用不孝的罪名杀孔融,用心是很深的,再次表明曹操是极有心计的政治家而孔融是意气用事的书果子。首先,汉王朝历来主张以孝道治天下。曹操杀孔融,说明他维护孝道,而维护孝道就是维护汉室。这就光明正大,同时还洗刷了自己“谋篡”的嫌疑,政治上又捞了一票。其次,这样做,不但能消灭孔融的肉体,还能诋毁孔融的名誉。你想,孔子的二十世孙居然主张不孝,他的人品还靠得住吗?一个连祖宗都背叛的人,难道还不该死吗?显然,曹操不但要整死孔融,还要让他遗臭万年。这一招是非常狠毒也非常厉害的。因此陈寿作《三国志》时,便不敢为孔融立传。 (谥曰敬)。孔融一贯唱反调,又代表着社会上和朝廷中的反对势力,长期和曹操作对,就不但要公开处死,满门抄斩,还要妄加罪名,批倒批臭。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曹操是以政治划线的。他或许可以容忍别人不给他面子(当然也有不能容忍的时候),却绝不能允许反对他的政治路线和政治安排。谁要是胆敢反对,他就一定会举起屠刀,毫不犹豫地予以消灭,就连荀彧这样的功臣也不例外,更不用说崔琰和杨修了。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这类人物,猜忌心和防范心都是很重的。他们最忌恨的,便在一个专制的体制之中别人猜透他们的心思。因为他们要维护自己一人专政的独裁统治,就必须实行愚民政策和特务政治。别人的一切他都要掌握,自己的想法却不能让别人知道,除非他有意暗示、提醒。总之,独裁者必须把自己神秘化,才能显得“天威莫测”,让别人战战兢兢,自己得心应手。杨修对曹操的心思洞若观火,而且连将要提问的次序都能猜到,这实在太恐怖了,有这么一个人物守在自己身边,曹操还能玩政治吗?如果杨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上一集我们讲到,吕蒙白衣渡江,偷袭南郡:徐晃趁机反攻,解救樊城。此时关羽的处境,用张作耀先生《刘备传》的说法,是“既失地盘,又失将吏,更失民心”。如此“三失”,关羽走投无路,只有死路一条了。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的办法。据《关羽传》裴松之注引《吴历》,关羽被杀后,孙权把他的首级送到了曹操那里。很显然,孙权是要制造一个假象,让大家认为是曹操要他杀关羽的。孙权的这点小心眼,曹操还能看不出?就按照诸侯的礼仪厚葬了关羽。这也等于向大家宣布,关羽不是我要杀的。那么,曹操为什么不把关羽的首级退给孙权呢?第一,这也未免太过分,会和孙权翻脸,何况曹操确实有和孙权联合共击关羽的盟约。第二,曹操此刻是大汉王朝的丞相,代表“中央”,没有退回“地方”上缴“中央”东西的道理。他只能用厚葬的办法来撇清自己。 这个问题就不太好回答了,因为你不能说刘备完全选错了人。首先,关羽忠诚,这个不成问题。其次,关羽能干。自从刘备起兵,南征北战,不管在什么时候,不分兵则異,一旦分兵,一定是自己带一支部队关羽带一支部队,可见其有独当一面的才干。第三,关羽在行。守荆州,是要能带水军的,偏偏关羽就能。当年刘备败于长坂坡,就是靠关羽率水军接应才脱离危险。关羽本是北方人,居然一到南方就能带水军,也可见其能干。忠诚,能干,内行,这样算下来,刘备入蜀,要留一员大将驻守荆州,还真非关羽莫属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费诗这样说,在刘备集团当中,已经算是敢摸老虎屁股的了,但也还是顺着毛摸。这说明刘备集团从来就是惯着关羽的,关羽变成了个“惯坏了的孩子”。“惯坏了的孩子”有两个特点,一是任性,二是天真。因为惯坏了,所以任性;因为是孩子,所以天真。关羽就是这样种人。因为任性,所以发动了襄樊战争;因为天真,所以被吕蒙和陆逊忽悠。因为既任性又天真,所以在处理敌、我、友关系时,犯了一系列错误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身边,能不做好应变的准备吗?因此,他不顾所谓“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的反对呼声,毅然决然移都武昌,并在刘备出兵之后,在长江沿岸布下道道防线。可见,孙权一直在提防刘备。也可见,孙权打的是有准备之仗。 相比较而言,刘备的准备则是不足的。荆州之战后,刘备虽然又气又恨,却既没有沉下心来总结经验,也没有休养生息厉兵林马,而是匆匆忙忙称起皇帝来。曹魏黄初二年四月月丙午(公元221年5月15日),刘备在成都西北之武担山即皇帝位。草草收场后,便在六月调兵遣将,七月御驾亲征,并且命令张飞到江州(今重庆)会合。结果张飞还没动身,就被部下杀死,其首级也被拎到孙权那里去了。 张飞之死对于刘备无疑是重大损失。我们知道,刘备这边的一流将领,素有所谓“五虎上将”之说。其实刘备称王之后,只封了四员上将,即前将军关羽,右将军张飞,左将军马超,后将军黄忠,没有赵云。赵云仍然是翊军将军。不过,陈寿作《三国志》,将赵云与关张马黄并为一传,因此民间有“五虎上将”的说法。关羽已在荆州争夺战中被杀,黄忠也于一年前病故。张飞一死,刘备的所谓“五虎上将”就去了 个。剩下马超防魏于北,赵云不受信任(原因下面再说),东征的队伍中,竟没有像样的将领。另外,庞统已在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战死,法正也在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0年)去世,诸葛亮镇守成都走不开,因此东征的队伍中也没有一流的谋臣和军师。可以说,刘备发动这场战争,是匆匆忙忙的,出师不利,将帅乏人。那么,刘备为什么还要打这一仗呢 羽为 刘晔所说也很在理,很可能也是刘备当时的真实想法。因此,综上所述,我认为刘备伐吴,原因有三:第一,关羽羽和他情同手足,生死与共,此仇不可不报。第二,在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刘备作为弱者,必须以攻为守;而曹魏太强,能攻的只有东吴。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荆州非夺回不可。前面说过,荆州是刘备的命根子,岂能任凭孙...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已经着出」 那么,刘备的布阵有什么破绽,陆逊的进攻又有什么奇招呢?原来,刘备到达前线后,就命令部队从巫峡到夷陵连营,立营数十电,绵延七百里。据《三国志・文帝纪》,当时曹丕就断定刘备必败。曹丕说,刘备不懂用兵啊(备不晓兵)!哪有连营七百里还还可以抵抗敌人的?何况他那些营寨,扎得也不是地方。我看孙权的捷报就要来了。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身冷汁,只把地, 看来,无论将“君可自取”这四个字理解为取而代之,还是理解为自行其是,是让诸葛亮当霍光,还是让他当曹丕,对诸葛亮都会产生巨大的压力。因此我们就要问:刘备是“故意施压”,还是“无心失言”?或者说,是“真心相托”,还是“暗中设套”? 这当然只有刘备自己清楚,但也并非不可猜测。实际上,无论陈寿的“心神无贰”,或者卢弼的“情之所出”,也都是猜测。他们之所以得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权群白 部堪第一, 是不“开府”的,“开府”是刘备去世之后。我们知道,东汉没有丞相,还相是西汉的制度,其特点是可以“开府治事”。所谓“开府”,即开建府署,设置属官,也就是有自己的直属办事机构和下级官员。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丞相有独立于“皇宫”的“相府”,也有独立于“皇权”的“相权”。所以,曹操恢复丞相制度并且自任丞相,其实就是要从汉献帝手上分权。那么,刘备任命诸葛亮为丞相却又不“开府”,恐怕就只能如张作耀先生所言,理解为“隐含着刘备的无奈和担心大权旁落以及对诸葛亮的不完全信任”。也就是说,刘备对诸葛亮,并非“无限信任”或者完全信任,而是有限信任或者有保留的信任 诸葛亮与刘备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果仅仅因为刘备“喜新厌旧”,倒也无妨。可怕怕的是两人的政治理念发生了冲突。众所周知,诸葛亮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别之一,就在于政治家有理想,政客只有利益。诸葛亮是有理想的,这理想就是“复兴汉室”。这个理想,贯穿了他的一生。刘备有没有理想呢?原先或许是有的,但后来忘记了。忘记的时时间,王夫之《读通鉴论》说是在得到了荆州和益州之后(乃分荆得益而忘之矣)。这个时候,他就只有利益没有理想了,这才不伐魏而伐吴。所以王夫之说:“先主之志见矣,乘时以自王而已矣。”什么“汉贼贼不两立”,不过是自己称王称帝的招牌。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什么是政治?政治就是关系。或者说,就是处理好各种关系。诸葛亮要处理的关系至少有四种,即君臣关系、同僚关系、盟友关系和敌对关系。这些关系都很重要,但按照帝国制度,首当其冲的还是他和刘禅的君臣关系。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这就几乎和曹操一模一样。曹操的头衔和职务是什么?武平侯(县侯)、丞相(开府)、领葉州牧。诸葛亮呢?武乡侯(县侯)、丞相(开府)、领益州牧。这真是何其相似乃尔!不同的是,曹操的头衔和职务至少有一半是自己弄来的,只有武平侯是汉献帝自愿封的,诸葛亮的头衔和职务却都是出自先帝和后主的本意。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 ,刘禅虽然窝囊,却绝不弱智。他只是没有骨气,并非没有心 说白了,他是装疯卖傻。刘禅很清楚,作为亡国之君,他是永远也回不去了,能保住性命就是好事。他也清楚,要保住性命,就不能让人觉得自己有复辟之心,就连想念蜀国也不行。正如《三国志集解》引于 (查看原文)
    宋小白 1赞 2018-02-25 00:36:26
    —— 引自第1页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