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云的笔记(12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Crepuscle

    Crepuscle (If Today Was Your Last Day)

    文章不是坐在屋子里挖空心思产生,要走出去看,走出去听,从天地间找文章 天下这么多人你不看,这么多声音你不听,一个人穷思冥索,想来想去都是别人的文章,只能拼凑别人的文句成为自己的文章,这是下乘。

    2013-04-28 11:26   6人喜欢

  • 蘇耽鶴

    蘇耽鶴 (阅世思缄口,逢人耻折腰)

    “大家庭好比一只猫,努力扭曲身体以各种姿势去舔掉身上的肮脏,吞进肚里,有些事是要隐瞒的,有些话是不外传的。”

    2017-06-18 18:37   2人喜欢

  • 长安老农

    长安老农 (智障居士)

    从前乾隆皇帝站在黄鹤楼上,望着江心帆船往来,问左右“船上是什么东西”,一臣子回奏:“只有两样东西,一样是名,一样是利。”这个有名的答案并不周全,船上载运的东西乃是四种,除了名利以外,还有一样是情,一样是义。

    2014-12-15 20:49   3人喜欢

  • 熊阿姨

    熊阿姨

    P56.“愁苦之词易工”,我那时偶有佳作,受人称道,只有大老师告诉我们,这样写永远写不出好文章。 P58.在那一段日子里,我对作文又爱又怕,怕我那些“妙手偶得”的佳句不能通过大老师的检验。有一次,我在作文簿上写道: 时间的列车,载着离愁别绪,越过惊蛰,越过春分,来到叫做清明的一站。 大老师对河段文字未加改动,也未加圈点,他在发还作文簿的时候淡淡地对我说:“这是花腔,不如老老实实说清明到了。” 又有一次,我...

    2017-11-04 12:31   2人喜欢

  • Crepuscle

    Crepuscle (If Today Was Your Last Day)

    一个人不可能完全洞察他自己的历史,每个人都依靠别人做他的史官,那人一定是他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关心他的人。慈母贤妻良师益友,也下过都是尽责称职的史官罢了。人生得一史官,可以无恨。 这儿仿佛是有个错字,“下过”应为“不过”才是吧。 小时候,望着天上的白云,只幻想自己的未来,不“考证”自己的过去。就这样飞奔而前,把历史,把史官,都抛在身后脑后,无暇兼顾。 情感相通,仿佛整个青年时期都在策划怎样成为...   (1回应)

    2013-01-19 19:23   1人喜欢

  • 苏

    (指鹿为马,打马而过。)

    人的一生只能是一部回忆录,是长长的散文。诗、剧、小说都要求你把人生照着他们的样子削足适履,而回忆由绚烂归于平淡,诗、剧、小说岂容你平淡。人到了写回忆录的时候,人生已没有秘密也没有奇迹,幻想退位,激动消失,看云仍然是云,“今天的云抄袭昨天的云”。 日子仍然像睡里梦里。 日子仍然像在泥水里。 倘若没有七七事变,没有全面抗战,我,我这一代,也许都是小学毕业回家,抱儿子,抱孙子,夏天生疟疾,秋天生痢疾,读...

    2017-06-24 12:47   1人喜欢

  • 长安老农

    长安老农 (智障居士)

    日本军队还没来到,居民闻风先逃光了,尤其是壮汉和年轻妇女,走的最早。往往只剩下老年的妇女。她们体力不济,难以远行。她们穷苦,穷人胆子大。她们可能还有一个想法,你们家境比较好的人不是逃走了吗,你们家现在的门洞开,任人出入,你们只能带走必需的用品和一些细软,那剩下的家当只有任凭我挑肥拣瘦了。这勾当,叫做“拾二水”。日本兵来了,“拾二水”的老太太自是首当其冲。也许,报纸顾到穷苦妇女的尊严,把这一段删去了...

    2014-12-15 21:07   1人喜欢

  • 晴

    一个老太太,左右拄着拐杖,右手提着一罐清水,瓦罐很小很小…… ……虽然瓦罐很小,老太太的步履依然有些艰难,我就上前一步把水接过来替她提着。她端详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八路军吧?” 不知怎么,我受到很大的刺激,内心震动。连这么一件小事也得八路军才做得出来,十二支队还能混得下去吗? ……“你想,当兵的怎么去给老百姓推磨呢?怎么去给老百姓挑水呢?这不近人情!不近人情!” ……“大孙子,你别以为这...

    2014-09-26 14:29   1人喜欢

  • 夕月木

    夕月木 (大河广兮,一苇杭之。)

    而这时,来了云雀般的二姐。 一切马上不同了,好像这家宅凝固成坚厚的城堡。从窗外看,只要二姐站在窗里,那窗口就不再是一个黑洞,满窗亮着柔和的光。 每一间屋子都苏醒了,都恢复了对人世的感应,都有一组复杂的神经,而神经中枢就是二姐的卧房。 随着这神经一同悸动的,首先是风,后来是鸽子,满院鸽子从伤古悼今的凄怆中解脱出来,华为蓝天下的片片白云。 看当时人的初恋!

    2014-02-10 19:38   1人喜欢

  • China Blu

    China Blu (国王没穿衣服)

    单看名字可以猜出这是一个不同流俗的家庭,依取名的习惯,"思"字下面这个字该是精致华贵堂皇之物,他们三兄弟不然,一个想的是"璞",璞,原始石头也;一个想的是"玷",玷,玉石上的缺点也;一个想的是"瑕",瑕,玉石上的斑痕也。他们想的是真诚的品德和行为上的过失。兰陵千门万户,如此取名字的仅此一家。

    2013-05-26 17:13   1人喜欢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2 1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昨天的云

>昨天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