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写中国古代文献 短评

热门 最新
  • 7 古籍萌主 2013-02-04

    几则勘误:P3第二段:李先生发表演讲的1993年,应为:李先生演讲发表的1993年(亚马逊上查原文确不误);P11注二:包山楚简初谈,应为:包山楚简初探;P132倒一行:穆和,应为:缪和;P136倒三行:欧阳荀,应为:欧阳询

  • 2 久道 2013-03-26

    虽然说内容旧了一点,还在讨论郭店楚简《缁衣》的构成问题,但思路还蛮有趣。作者还讨论了《竹书纪年》的问题,认为《今本竹书纪年》为真,并非伪作。

  • 2 曱..甴 2013-03-26

    视角不同。能够知道美国人的看法。

  • 1 千流瀑 2013-07-17

    虽然不同意他对今本竹书纪年的翻案,但是论证思路还是挺有趣的

  • 1 [已注销] 2018-04-26

    对于出土文献史料的反思。很清晰很有逻辑。但由于文字学都忘得差不多了,很多论证不得要领。方法学上启发大。

  • 1 [已注销] 2018-03-14

    作爲一个古文字和先秦史的門外漢,這本書看得我異常興奮。夏含夷對先秦文本的生成與流傳思路之清晰,邏輯之謹嚴令人咋舌。起碼有如下幾點:其一,與出土文獻的戰國寫本相較,可見先秦文本的傳世本基本經過漢代整理者的編定(如劉向劉歆),因此我們試圖通過傳世本來瞭解先秦的本貌(語言、思想),必須參考戰國寫本,否則我們得出的結果不是先秦,而是“後”秦。(例如《荀子·正名》“偽”从心抑或从亻;《尚書·君奭》“在”“言曰”;《老子》“法物”or“法令”)其二,面對傳世本和戰國寫本的差異時,完全有數種可能:戰國寫本在當時主動篡改,戰國寫本反映的便是本貌,傳世本後世流傳有意篡改,傳世本後世流傳無意訛誤。

  • 0 大脱特脱 2015-06-16

    第三章对我有点用

  • 1 支言骗语 2016-08-09

    “重写”还须继续啊……张政烺提到要是某一天考古学家挖出《尚书》,我就满足了。有趣的是,今天争议颇大的清华简恰恰有几篇是《尚书》的……

  • 0 从曰曰亦聲 2014-08-18

    一个海外学者,多不容易啊。

  • 1 姬流 2014-11-25

    真心赞!

  • 0 观复道人 2013-02-22

    读后深有感触,非常好。

  • 0 孟青山 2014-09-12

    顺手翻翻

  • 0 一大坨 2019-05-28

    后面两章《汲冢书...》《竹书纪年...》古今本真伪内容,展现了小学金石考据的难度与乐趣,在这种真伪考据面前,逻辑能力,史料熟悉程度,敏感性都有极高要求,在小学面前,本格推理简直就是玩笑。

  • 0 越石—赋扶风 2020-08-17

    古代学者编定经典著作,处理出土文书简牍(如西晋荀勖整理汲冢文书)也要和现代学者面临同样的各种难题,技术难题比如错简之后凭感觉连接上下文,文字功底不深,臆断文字,夹带私货(大一统史观下把国别史诸侯纪年改写成周天子纪年),以及官方定本受到其他学者的痛批和挑刺…

  • 0 选选是只老河马 2020-05-04

    第二次读,几年前读关于《缁衣》的部分。这次重读完整本,感觉平平,不过第三章第四章谈《竹书纪年》的部分真的蛮有趣的,用《水经注》《史记索隐》对《竹书》的引文差异,来试图表述《竹书》至少存在两个不同的整理本系统,整个描写与推论的过程,蛮有趣的,很让人愉悦 = = 不过一些比较科普出土文献基本常识的部分,普通,倒是有一些提引到非正式出版的部分有一点意思(例如开会时交流的、谈话间讨论到的)

  • 0 归洋 2019-09-05

    “夫周秦两汉至于今远矣。执今人寻行数墨之文法而以读周秦两汉之书,犹执山野之夫而与之言甘泉建章之巨丽也。夫自大小篆而隶书而真书,自竹简而缣素而纸,其为变也远矣。执今日传刻之书而以为是古人之真本,犹闻人言笋可食,归而煮其箦也。”(俞樾)

  • 0 于书 2019-12-02

    关于文献流传的问题很有启发 说实话不是全都能看懂 但很震撼,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 0 长夜将至 2020-06-05

    前两章相当好

  • 0 非晚 2020-01-10

    很有意思,以今观古,夏先生试图以现代学者整理考古文献的经验来重构古代整理者是如何进行工作的,以此来探究整理工作对后世文本形成的影响。感觉李零也很强调这一点,我们应该以更活、更动态的眼光去看待古代的书籍的成书和流传演变,也许后代很多争讼不休的问题,其立论之基一开始就有误,而从源头处产生的颠覆性认识则能让这些问题迎刃而解。全新的认知体系也许需要慢慢建构,不过夏先生的这种努力以及简帛的大量出土则让这种可能慢慢开始成为现实,我感觉不仅会是古代文献的“重写”,学术史的“重写”,也会是整个思想认识体系的“重写”。还有对其中以一简容多少字来推断内容错讹的方法印象深刻,文字内容的载体有时候反而更具有决定性作用

  • 0 Beurre Giffard 2019-03-04

    文笔流畅,思路新颖,启发很大 想认识古书流传中的问题,方法之一是思考当时整理者所面临的问题,而不是简单地从现象入手和判断 现在开始,深刻怀疑汉以降的文献传统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