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比芜杂的心绪 短评

  • 515 尉迟歌 2013-03-26

    坐在浦东机场一家cafe读这本书,背后座位的两位日本老头对我说“哟,这不是我们画的封面嘛!”半秃顶的那个说“我是和田,是那只黑兔子。”胖胖的那个说“我是安西,是米老鼠噢。”我惊喜地请他们在书上签了字。嘘をついて。

  • 117 Chain 2013-11-24

    阅毕。这么想来我的人生态度及生活方式都已经深深地并潜移默化地交给他了,而他并没有直接地告诉我“需要”这样做。早起,独处的打发方式,可以一整天坐在电脑前写作,阅读,翻译,为了专注工作保持体力而练习长跑,坚持自己的原则,方向。做事能持之以恒。生活节奏不为任何人所乱。甚至连是否阅读过他的书作为我交新朋友的条件之一。

  • 46 荞麦 2013-06-16

    无聊死了。一旦严肃起来村上就变得很无聊。因为说到底他那些严肃的看法依然属于鸡汤级别。

  • 37 梁一梦 2014-03-06

    第一篇《何谓自己(或炸牡蛎的美味吃法)》就值回书价,《高墙与鸡蛋》也不可错过,何况还有精彩的音乐随笔与书评。

  • 21 欢乐分裂 2013-07-05

    的确无比杂乱,序言、获奖感言、翻译心得等边角料被悉数挖出,毫无章法;对jazz的体验仍是一流:“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许多别离径直就是永别。因为当时未能说出来的话,就将永远无处可说。我觉得,我在那个时代曾经有过的流水一般的悲哀,或是几乎窒息的喜悦,爱过的人,未能实现的梦想,都被吸入塞隆尼斯•蒙克那张十英寸唱片里,沉落到深不可及的场所,永逝不返了。”村上的确是音乐高手,这才是致青春。

  • 8 文泽尔 2013-06-12

    虽然是第一时间拿到书 可断断续续读着 加之平日极忙 却竟然今天才勉强读完 读完之后感觉:大体是在讲爵士 沙林事件 读书和心绪吧 记忆最深的金句无疑是 结婚这件事 大部分时间是极好的 有不好的时候 我会去想别的事情 但大部分时间是极好的 虽然很多人中意鸡蛋和高墙这篇的态度 但若论深刻 更中意《地下》那段的反思 噢对了 关于爵士定义的那个故事 也确实不错

  • 9 小波福娃 2015-08-02

    属于站在书店蹭着读完都不值的一本穷极无聊的书,居然还是精装

  • 6 jiaon 2013-05-01

    有几篇可以,其他的真是鸡肋。

  • 3 danyboy 2018-03-31

    2.5星。看完后还是这个评价:怪不得村上的小说可以写的很好,因为他的生活如此无趣啊!当然,他自己是乐在其中的,这就够了。这本书收录的文章基本上都没什么意思,只有三点值得一记:一是对奥姆真理教的调研,认知了缺乏真正个性但又追逐个性的人,会很麻烦;二是对卡佛的评论算是知己之谈;三是将诺门罕的实地探访和写作虚构之间的关系那篇也是饱含深情的。其余的应酬之作或是自言自语自己的嗜好,都不会令我有太高兴趣。当然了,粉丝们除外。

  • 5 [已注销] 2013-05-22

    充满偏见的爱,才恰恰是我在这个不可靠的世界上,最为充满偏见地爱着的东西之一——村上春树。。。一本杂文集,同样让我爱不释手。

  • 6 2017-12-10

    一个朋友结婚时我正好在读这本书,于是给他的婚礼致辞上,我念了《好的时候非常好》这一篇。

  • 5 成知默 2013-05-07

    作为作家、读者、译者、乐迷的无比芜杂的关于村上的种种,最喜欢他谈翻译的“充满个人偏见的爱”,而关于爵士乐的漫谈,虽涉猎甚少,仍读得津津有味。比如他说布莱恩·威尔逊“音乐是他沉溺于于梦境的手段,而沉溺梦境于他是一种疗救,也是在严酷的现实中生存和成长的必要工序”;比如听着比莉·荷莉黛、静静啜泣的黑人大兵。村上说“也许对我来说,出走国外,作为一个异乡人生活,在精神更为无牵无挂。可以不受规则规范的束缚,自由地写小说”,确实,村上好像一直都是不怎么“日本”的作家。

  • 5 姜小麦 2014-10-28

    好就是好,写什么都好

  • 4 [已注销] 2013-08-11

    不知道几星给作者,只知道肯定是零星给出版商和译者。最后平衡一下,不大舍得,给四星吧。

  • 2 彭萦 2013-04-30

    说的都是别人的事情别人的作品什么的

  • 5 雪霁岚湮 2014-03-15

    读了这本书发觉村上其实是一个对生活和信念相当纯粹的人。他爱他的音乐,我爱我的文体事业。他强调在生命的旅途中拼命去寻找渴望之物,但却不强迫自我意志屈从于麻木的外壳,而是坚守自我的意识,触摸鉴别真实与虚幻的界线,然后磨去青涩的犹豫乘着绝望与痛楚迎向攫取着灵魂的高墙,就算伤痕累累仍然意气风发地迎难而上。某种程度上,它与我心中众多繁杂的世界线的一只所融合,令我再次确信生命中的大多思辨与灵感本是可以不被物化的,在情感涌动的刹那某种气质便自然而然组成了富有生命力的文字,流动于心目之间,如砍向我们内心冰封大海的斧头,如包容我们鼠目寸光狭隘心胸的暖阳。

  • 3 一湄 2013-06-30

    这书的文案有点扯远了……

  • 2 水仙操 2017-04-23

    像台版那样直接沿用日版标题杂文集不好么。笔者希望列位以新年之际打开福袋的心情阅读本书。请多作观察,少下结论。我谈炸牡蛎,故我在。Norwegian Wood(可能)是谐音Knowing She Would。翻译工作始终是宝贵的文章之师。红鲱鱼诱饵。渡边升是安西水丸的真名。字写得像江米条一样。

  • 1 烧炭小五郎 2013-08-10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而那里有一撞就碎的蛋,我将永远站在蛋一边。 不管墙是何等正确,蛋有多么错误,我仍会站在蛋一边,正确还是错误,是有别人来决定,或由时间和历史来决定。一个小说家不管出于何种理由,如果是站高墙一边撰写作品,那到底还有多少价值?

  • 2 Diiiii 2017-06-09

    看着看着就越来越喜欢,总之是乐意读一读的那类作者,平和专注不做作,不摆什么大道理。关于写作的那些小杂文写的很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