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年代的笔记(2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leaf_TS

    leaf_TS (想吃好吃的)

    2012-09-19 16:08   1人喜欢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去吧,孩子,也许我随后就来。” 达拉斯在薄暮中深深地望了他一眼。 “可我究竟怎么说呢?” 亲爱的,你不是总知道该说什么吗?”父亲笑着说。好吧,我就说你是老脑筋,过时了,不喜欢电梯,宁愿爬上5楼去。” 父亲又笑了。“就说我过时了,这就足够了。” 达拉斯又看了他一眼,做了个表示不可思议的手势,从拱顶的门道里消失了。 阿切尔坐到长凳上,继续盯着那个带凉棚的阳台。他计算着时间:电梯将儿子送上5楼,摁过门铃,被...

    2018-05-11 15:54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只过了一会儿,他就原谅了达拉斯的轻率。不管怎样,有人猜出了自己的心事,并给予了同情,好像心上的铁箍被除去了一道……而这个人居然是自己的妻子,更是让阿切尔感动得难以形容。达拉斯尽管善解人意,但还是不会理解的。在孩子看来,那段插曲无疑只是一个哀婉的故事,其中充满了无谓的挫折和无效的努力。然而真的是仅此而已吗?阿切尔坐在爱丽舍大街的长凳上,困惑不解,任生活的洪流滚滚向前…… 就在几条街之外,几个小时以...

    2018-05-11 15:49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哎,爸爸,她长得什么样?” 在儿子泰然自若的凝视下,阿切尔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咳,坦白吧,你和她过去是好朋友,对吧?她是不是可爱极了?” “可爱?不知道,她与众不同。” “啊一—这就对了!往往就是这样,不是吗?她出现的时候,就是非常地与众不同一一你还说不清楚为什么。我对范妮就是这种感觉。” 父亲后退一步,挣脱了他的胳膊。“对范妮?亲爱的伙——我倒希望是如此!不过我不知道——” “算了,爸,别那么迂...

    2018-05-11 15:48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在最初几年里,阿切尔常常心急如焚地想象自己回到巴黎的情景,渐渐地,对人的憧憬淡漠了,他只想去看一看奥兰斯卡夫人生活的城市。夜里,家人都睡去了,阿切尔常常独自坐在书房,想象着巴黎初绽的明媚春光,大街上的七叶树,公园里的鲜花和雕像,花车上飘来的阵阵浓郁的丁香花香,大桥下奔流着清澈的河水,还有让人热血沸腾的艺术、研究及其他的种种乐趣。如今,这壮观的景象就在眼前,阿切尔却觉得自己畏缩了、过时了、不适应...

    2018-05-11 15:39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奥兰斯卡夫人呢?我什么时候去见她?”他说。 老夫人又咯咯笑了一阵,揉了揉眼皮,狡猾地打起了太“今天不行,一次只能见一个。奥兰斯卡夫人出去了。” 阿切尔脸红了起来,有些失望。明戈特夫人接着说出去了,孩子。坐我的马车去看里吉纳·博福特了。”她她停了一会儿,等待这一消息产生的效果。“她把我说服了。到这儿第二天,她就戴上最好的帽子,非常冷静地对我说要去看里吉纳·博福特。我说:我不认识她,她是什么人?她说...

    2018-05-11 14:56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我想——想我们可以设法逃到一个没有这个词有这种词汇的国度。在那里,只有我们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你是我生命的全部,我是你生命的全部,其他什么东西都不再重要。” 她深深叹了口气,又笑了起来。“啊,亲爱的——这个国度在哪里?你去过吗?”她问道。阿切尔阴沉地一言不发,奥兰斯卡夫人接着说:“我知道有很多人试图找到这样一个地方,但是,请相信我,他们全都错误地停在了一些路边小站,像布格涅、比萨或是蒙特卡洛这样...

    2018-05-11 14:47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不管你怎么说吧,你把问题看得很清楚。” “唔——我只能如此。我不得不正视戈尔贡。” “可是——她并没有弄瞎你的眼睛!你看清了她不过是个老妖怪,跟别的妖怪没什么两样。” “她不会把人的眼睛弄瞎,但是她会让你流干眼泪。”这句话让阿切尔把到了嘴边恳求的话又咽了回去,他好像觉得自己的经验不足以理解这句话的深意。缓慢行进的渡船停了下来,船头猛地撞在码头的木桩上,震得马车直晃,阿切尔和奥兰斯卡夫人也撞在了一...

    2018-05-11 14:46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好像是作为回答,奥兰斯卡夫人眼角噙满的泪水涌出眼眶,缓缓地流了下来。 两人之间仍有半室之隔,但彼此都没有要靠近的表示。阿切尔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存在居然十分漠然,要不是她的手突然伸到桌上来吸引住了他的视线,他几乎就忘了她就在这个房间里。就像那一次在23街那个小房子里一样,为了不去看她的脸庞,阿切尔就是一直盯着这只手的。他的想象在这只手上缠绕,就像在漩涡的边缘那样,但仍然不想接近她。阿切尔明白爱抚会激发...

    2018-05-11 14:10

  • Atomic Frank

    Atomic Frank

    “这可不行—我去要个包间。”奥兰斯卡夫人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只是静静地等在那里。包间外面是一条长长的木制游廊,大海的气息通过窗口扑面而来。房间简陋却很凉爽,餐桌上铺着一块粗糙的花格桌布,桌上放着一瓶泡菜和盛在竹盒里的紫浆果馅饼。一眼便能看出,这个房间是专供情人幽会的场所。阿切尔觉得奥兰斯卡夫人在对面落座时脸上的笑意说明她也有同感。一个女人逃离了自己的丈夫——据说还是跟另一个男人一起,可能早已掌握...

    2018-05-11 14:04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纯真年代

>纯真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