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论》的原文摘录

  • 动物的各种活动,是由生存与生殖两个基本需要所引起的,而且也不出乎这两个需要所迫切要求的范围。 想象中的胜利是无穷无尽的。假如这些胜利被认为可能实现的话,人们就会作出努力去实现它们。 想象是驱使人们在基本需要得到满足之后再继续奋斗的一种力量。 在人的各种无限欲望中,主要的是权力欲与荣誉欲。 权力欲的冲动有两种形态:在领袖的身上是明显的;在追随领袖的人身上是隐含的。 他说:“命令式教育的最大弊端在于对儿童起了权力的示范作用,而且向他们显示了各种与享有权力有关的快乐。”我们可以补充一句:这种教育不但产生专横类型的人,而且产生奴隶类型的人,因为它使人感到,在实行合作的两个人之间,唯一可能的关系是一个人发号施令而另一个人服从命令的关系。 使人服从的权力与使人发号施令的动力同样真实而普遍存在,它根源于恐惧。 在服从神意时,人们怀有一种最久远的安全感。这种感觉曾使许多不能为任何人所屈服的帝王屈服于宗教之下。一切服从的现象,根源都在与恐惧,不论我们所服从的领袖是人还是神。 在无政府状态之后,势所必然地第一步是专制主义,因为统治与服从这两种天生的机能很容易使它出现。这一点在家庭、国家以及商业方面,都有例可证。平等合作远比专制难以实行,远不及专制符合人的本能。 人类是需要治理的,但在无政府状态存在的地方,人们开始只愿意服从专制主义。我们因此必须首先想法把政治弄稳当,哪怕是专制政治也好,只有在人们已经习惯于接受治理的时候,我们才能希望有效的使它成为民主政治。 权力对个人发生影响,可以通过下列各种方式:甲,对一个人的肉体直接行使有形的权力,例如监禁或处死;乙,以赏罚为诱导手段,例如雇用或解雇;丙,对于一个人的意见施加影响,也就是进行最广义的宣传。 科学知识尽管是艰难的,却不是神秘的,凡是愿意作出必要的努力的人都可以掌握科学。 大多数宗教机构的命运是,它们迟早要被大胆之徒用来实现世俗的目的,从而失去... (查看原文)
    Pareto 2赞 2017-08-17 22:11:08
    —— 引自章节:权力论
  • Of the infinite desires of man, the chief are the desires for power and glory. (查看原文)
    瑾风 2012-06-18 07:34:28
    —— 引自第11页
  • It is only by realizing that love of power is the cause of the activities that are important in social affairs that history, whether ancient or modern, can be rightly interpreted. the fundamental concept in social science is Power, in the same sense in whic Energy is the fundamental concept in physics. Like Energy, power has many forms, such as wealth, armaments, civil authority, influence on opinion. No one of these an be regarded as subordinate to any other, and there is no one form which the others are derivative. P14 Love of power, though one of the strongest of human motives, is very unevenly distributed, and is limited by various other motives, such as love of ease, love of pleasure and sometimes love of approval. It is disguised, among the more timid, as an impulse of submission t... (查看原文)
    瑾风 2012-06-18 09:12:25
    —— 引自第12页
  • 在任何存有深刻危机的时候,大多数人的迫切愿望就是要找出一个权威人士而向他服从。在这样的时候,很少人会想到革命。当战争爆发的时候,人民对政府也怀有和这类似的感情。 一切服从的现象,根源都在于恐惧。 大多数人总觉得政治是难搞的,自己最好是追随一个领袖——他们出于本能而不自觉地有这样的感觉,好像狗对主人一样。假如不是这样的情况,集体的政治行为简直是不可能的了。 平等合作远比专制难以实行,远不及专制符合人的本能。 人类是需要治理的,但在无政府状态存在的地方,人们开始只愿意服从专制主义。我们因此必须首先想法把政治弄稳当,哪怕是专制政治也好,只有在人们已经习惯于接受治理的时候,我们才能希望有效地使它成为民主政治。 在遁世派当中,有些人并非真正不关心权力,而不过是不能用寻常的手段取得权力而已。 处于支配地位的人学到了运用机械的本领之后,就会像他们学会怎样看待自己的机器那样来看待人类,即把人看成是没有感情的东西,操纵者能够于己有利地运用法律来加以支配。这种政权之冷酷无情绝非以前任何暴政所能比拟。 拥有庞大机械力的人如果不受任何控制,就可能自命为神。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01 14:08:25
    —— 引自章节:第二章 领袖和追随者
  • 现代的知识分子觉得他们活动的结果反而使自己的声望减低,因此对现在的世界不满。不满情绪最少的人就倾向于共产主义,而不满情绪较为浓厚的人就躲在象牙塔里了。 最成功的民主政治的政客,就是成功地废除民主,并成为独裁者的那号人物。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01 14:20:18
    —— 引自章节:第三章 权力的形态
  • 但当人们通过这些品德而得到尊敬以后,就能放弃这些品德而利用尊敬在尘世谋求发展。 但是教会的最大力量是它所启发的人们对它在道义上的景仰。 但是,对一个有崇高目的、从而有借口能为其热爱权力辩解的组织来说,享有道德高尚的声誉是危险的,这种声誉最后必然使此组织仅仅在残忍无情、肆无忌惮这方面显得出色。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9-01 14:22:53
    —— 引自章节:第四章 教权
  • Government by a Church or political party—which may be called a theocracy— . . . was revived by Lenin, adopted in Italy and Germany, and seriously attempted in China. In a country such as Russia or China, where the bulk of the population is illiterate and without political experience, the successful revolutionary found himself in a very difficult situation. Democracy on Western lines could not possibly succeed; it was attempted in China, but was a fiasco from the first. On the other hand, the revolutionary parties in Russia . . . said: ‘We, the party that has made the revolution, will retain political power until such time as the country is ripe for democracy; and meanwhile we will educate the country in our principles.’ The result, however, was not quite what the Old Bolsheviks had ho... (查看原文)
    Ingrid 2016-05-29 15:20:13
    —— 引自第152页
  • Marx pointed out that there could be no real equalisation of power through politics alone, while economic power remained monarchical or oligarchic. It followed that economic power must be in the hands of the State, and that the State must be democratic. Those who profess, at the present day, to be Marx’s followers, have kept only the half of his doctrine, and have thrown over the demand that the State should be democratic. They have thus concentrated both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ower in the hands of an oligarchy, which has become, in consequence, more powerful and more able to exercise tyranny than any oligarchy of former times. (查看原文)
    Ingrid 2016-05-29 15:36:45
    —— 引自第233页
  • 动物只要能够生存和生殖就感到满足,而人类还希望扩展。在这方面,人们的欲望仅限于想象力所认为可能实现的范围。假如可能的话,人人都想成为上帝;少数人还不容易承认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1 09:04:01
    —— 引自章节:第一章 权力欲的冲动
  • 权力欲的冲动有两种形态:在领袖的身上是明显的;在追随领袖的人身上是隐含的。当人们心甘情愿地追随一个领袖时,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依仗这个领袖所控制的集团来获得权力;他们感到领袖的胜利也就是他们自身的胜利。大多数人觉得自身没有能力把他们的集团导向胜利,于是就想获得一个智勇兼备足以成就丰功伟业的首脑。即使在宗教方面,这种权力欲的冲动也是存在的。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1 09:19:23
    —— 引自章节:第二章 领袖和追随者
  • 因此,热爱权力,作为一种动机来说,是受怯儒性的限制的,而怯儒性也限制着一个人的自我指导的欲望。既然有权力的人所能实现的欲望多于没有权力的人,既然权力能获得别人的尊敬,那么,一个人除非受怯懦性的限制,自然希望有权力了。担负责任的习惯可以减少这种怯儒,因此各种责任感都有助于增强权力欲。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1 09:26:29
    —— 引自章节:第二章 领袖和追随者
  • 从前,人们把自身卖给魔鬼以求得魔力。今天,他们从科学方面获得这些力量,并且觉得自己也不得不成为魔鬼了。除非能制服权力,使它不是为某一伙狂热的暴君服务,而是为全人类服务,不分白种人、黄种人和黑种人,也不分法西斯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否则世界就没有希望;因为科学已经造成人类不是全体生存就是全体死亡这种不可避免的局面。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1 09:33:15
    —— 引自章节:第二章 领袖和追随者
  • 独立政治一经建立,已经去世的独裁者的继承人所须要具备的条件,是和独裁政治创立人的条件完全不同的。在世袭制被废除之后,幕后操纵、阴谋诡计和哗众取宠就成为最重要的手段了。因此,独裁政治在其创立人逝世以后,必然要大大变质。既然一个独裁政权的继承人的条件一般不如创立人的条件那样普遍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因此就有可能引起政局不稳、宫廷政变,乃至最后转变为某种不同的制度。有人希望近代的各种宣传方法能有效地抵制这种倾向,因为这些宣传方法能为国家的首脑制造民望,而他本人却不须要表现出任何符合民望的条件。不过这些宣传方法究竞有多大的成效,现在还不能断言。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1 12:51:19
    —— 引自章节:第三章 权力的形态
  • 因此,如果一种制度有利于谄佞之徒或幕后操纵者获取大权,那么,一般说来,这种制度就不可能促进公众的幸福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1 12:53:14
    —— 引自章节:第三章 权力的形态
  • 传统的权力,未从外部加以破坏时,几乎总是要经历一定的发展过程的。由于得到人们的尊敬,它就胆大起来,自以为公众不会不赞成它,因而也就不把公众放在眼里。由于它怠惰、愚蠢或横暴,它就渐渐使人不得不对它自称为神权的资格发生怀疑,这种资格的来源不过是习惯而已,因此一且对它提出批评,就很容易加以否定。一种对反抗者有用的新教义就取代了旧教义:有时候继之而来的只是一场混乱,海地从法国人手里获得自由之后就是这样。通常的情况是,必须先有一段长期的极为昭著的恶政,然后精神上的反抗才广泛传布;而且,反抗者往往把旧权威的一部或全部移转给自己。奥古斯都把罗马元老院的传统威严吸收到自己身上:新教徒拒不信奉天主教,但对圣经则仍然尊崇;英国议会逐渐取得了国王的权力,但未破坏对君主政体的尊敬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1 20:50:01
    —— 引自章节:第五章 王权
  • 凡在权力方面经过长期发展的组织,通常都经过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狂热的(不是传统的)信仰导致胜利;第二个阶段是新权力取得公众的默认,很快变成传统的权力;最后一个阶段是权力用来镇压抗拒传统的人,因而成了暴力。一个组织经历过这三个阶段的时候,它的性质也随之而发生重大的变化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2 11:46:39
    —— 引自章节:第六章 暴力
  • 战争来临的时候,采取隐瞒政策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一同隐瞒了的不愉快的事情,至少有一些很可能变成众所周知的事人们越是被置于愚人乐园中生活,将来对现实越会感到可怕和丧。在这种情况下,比在通过自由讨论使群众对痛苦事件已有思想准备时,更容易发生革命或突然崩溃。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2 21:20:10
    —— 引自章节:第十章 作为权力来源的信条
  • 每个足够强大的国家都企图进行对外征服。只有在下列两种情况下它才无此企图:一是这个国家有过经验,从而知道自己并不如外表那么强大;另一是它还没有经验,因而还不知道自己实际比表面要强大。一般的规律是:一个国家总要征服它所能征服的地区,只有在它到达那个地区的边界而另一个或几个国家在那里施加同样强大的压力的时候,才会停止。英国之所以没有得到阿富汗,是因为俄国人在那里的势力与英国人的同样强大;拿破仑之所以把路易斯安那卖给美国,是因为他不能保卫这一地区;如此等等。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2 21:34:22
    —— 引自章节:第十一章 组织的生物学
  • 就内在的势力而言,每个国家都向于成为囊括世界的国家。但每一国家的权力,多少都与地理有关:通常从一个中心向四周辐射,距离中心越远,权力也越弱结果,在离开中心一定距离的地方,一个国家的权力就和其他国家的权力达成平衡,若没有传统力量的干扰,这里就成为它们的疆界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2 21:38:39
    —— 引自章节:第十一章 组织的生物学
  • 在权力集中于一个组织——国家的情况下,如要避免产生极端专制的流弊,就必须把那个组织里面的权力广泛地分散开,并使下级组织享有大量的自治权。如果没有民主、没有地方分权、不取消法外处罚,那么,经济权与政治权的统一只会是一个新的、骇人听闻的暴政工具。在俄国,集体农庄的农民如果拿了他亲自生产的粮食的一部分,就要受死刑的处分。制定这条法律的时候,正是成百万的农民由于饥荒而死于饥饿和随之而来的疾病的时候;对于当时的饥荒,政府却有考虑地没使它有所减轻。 (查看原文)
    松亭一醉 2020-02-03 09:58:22
    —— 引自章节:第十八章 对权力的节制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