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已乘鲤鱼去》的原文摘录

  • 原来想要掏出心捧出爱给一个人,有时候也会缺乏路径。 (查看原文)
    猛虎烙饼 1赞 2012-03-20 20:27:19
    —— 引自第193页
  • 等待愿望实现的时间是这样漫长,等来的时候,大抵亦不是彼时的心境。因此,许愿的这一刻,其实才最为可贵,就像春天里绽放的第一朵小花,那乍然涌上来的香气,闭上眼睛就可以想象成身在满树繁花的庄园。时间就该静止在那一刻。 (查看原文)
    #若水# 2012-02-16 23:13:37
    —— 引自第2页
  • 没有谁能来得及看足谁的成长,没有谁当真能够陪谁翻山越岭,抵达人生的极乐。他们不过都是我人生长长短短的段落。 (查看原文)
    猛虎烙饼 2012-03-20 17:59:23
    —— 引自第3页
  • 那些男人,你看他们一眼就能看出,他们要的是什么,他们究竟是要钱,要权势,要美色,那些欲望都暴露在了脸上。可是这个男人,让人无法看出他要的是什么。他看起来是那样充裕,毫无欠缺。所以她看上去才是那么的安全,可以信赖。他仿佛天生是来给予的,并且也有丰沛的东西可以给。 (查看原文)
    猛虎烙饼 2012-03-20 18:42:31
    —— 引自第27页
  • 其实还有一张,上面是个穿着蓝布柔软衬衫挽着半个袖子的男人,拿着画笔,半侧身子坐在窗帘舞动的房间里。可是璟把它放在了箱底。也许永远也不会有机会让他看到了。 (查看原文)
    喵美人 2012-03-28 11:11:24
    —— 引自第117页
  • 仍旧保持着阅读的习惯,读很多的书。 (查看原文)
    喵美人 2012-03-28 11:11:24
    —— 引自第117页
  • 她及其讨厌一切对于从前的窥测。然而在璟的潜意识里,也有着一些倾诉的欲望,但她越成长,越孤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聆听者。所以潜意识里她希望那些事情可以像陈旧的鳞片一样层层剥落,没有了它们的赘负,她将变得轻盈光滑,此间的疼痛也是在所不惜。 (查看原文)
    mi9o 2013-03-04 18:58:52
    —— 引自第9页
  • 她是盲的,长久以来只是这样机械地走着,所有的神经都像废旧电线一样只是徒有其表地横亘在那里,而抵达她内心深处的那一端,再也没有一点触动。 (查看原文)
    mi9o 2013-03-04 19:27:31
    —— 引自第31页
  • 在饥饿的折磨和优弥的安慰中,在对陆逸寒的思念和对小卓的期盼中,在对"变得好起来"的漫长等待和追逐中,璟悄悄地发生着变化。这变化是这样缓慢,以至连离璟最近的优弥都没有及时发现。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3-15 17:51:41
    —— 引自第122页
  • 璟的高中时光是这样忙碌。除了写作和减肥之外,她还要认真对待功课。起先这对她有些困难,因为总是坐立不安,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想起陆逸寒和小卓。由于暴食症的困扰,也无法专注地读书,常常都空掉了上午的课。可是优弥出现,同她一起面对戒掉暴食的问题之后,当她再拿起笔又可以顺畅地写之后,功课也慢慢好起来。心里因有那个需要不竭的努力才能实现的愿望,并且看着它正向好的方向走着,渐渐地心安。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3-17 14:07:57
    —— 引自第116页
  • 那段日子总是很匆忙,用各种事情把自己填满。学习,跑步,阅读,画画,甚至种花,当然还有写信和思念。不让自己停下来,一刻也不行。深知如果让自己停下来,就会感到内心这样空洞,而所谓希望仍旧稀薄如高原上的氧气。那样的情况非常糟糕,璟可能又会遭遇已经绝灭的暴食念头的袭击。那就意味着功亏一篑。优弥也竭力地配合她,她从来不在璟的面前吃东西,她说她的吃相很难看的。她也知道,璟常常饥饿得不行,可是璟却不说。有时候胃痛,也只是显露出发愣的样子,其实身体里已经翻腾得厉害,而那个附身的饿死鬼的小孩,它一遍又一遍歇斯底里的叫喊都被璟压了下去。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03-17 14:16:52
    —— 引自第121页
  • 一个熟练于窥伺别人秘密的人,当然懂得怎么把自己包裹起来。 而璟最最幽密的一面,是她身体里那颗萌动颤抖的内核,它是制造欢喜和烦忧的发电厂。 (查看原文)
    mi9o 2013-03-18 12:50:48
    —— 引自第82页
  • 她其实对于那些深沉的事都知晓,却能够不把它们摆出来,不让它们坏了对未来期待的好兴致。 (查看原文)
    mi9o 2013-03-18 13:16:00
    —— 引自第110页
  • 所以他们都在一种等待和期盼中,缓慢地度过了见面的时光。那种状态就像下着一场浓密的小雨,全世界都是刷刷的声音,这是令人感到非常舒服和非常满足的背景,所以就沉溺于这样待着,充分地享有它,不必再回馈给这气氛本身什么。 (查看原文)
    mi9o 2013-03-18 13:29:52
    —— 引自第121页
  • 你自己害怕,不想爬起来,却要怪别人。 (查看原文)
    mi9o 2013-03-18 15:12:42
    —— 引自第255页
  • 人的一生,能够说出多少承诺又能接纳多少承诺呢?璟后来懂得,这进进出出的承诺,就像是一场没精打采的网球赛,人们都很不用心,有那么多的球打飞了,没有按照原定的方向飞去。只有优弥,只有她,她是如此兢兢业业的球员,她一定要璟接住这颗球,这颗她用诺言制成的实心球从优弥十七岁的时候发出去,从此她的一生都改变了。 (查看原文)
    文东鱼 2014-02-18 20:31:06
    —— 引自第113页
  • 当你感到幸福在接近的时候,其实不过是那些困顿和苦痛短暂地离席,它们躲在暗处浅吟低唱。然而因着你对幸福过度的渴慕,你忽略了它们的呼叫声,你以为它们像早晨起床时弥漫的雾,此时已经散去。然而它们定然会再窜出来,攻其不备。 (查看原文)
    文东鱼 2014-02-18 20:36:45
    —— 引自第150页
  • 她无法如一个将死者一样变得平和,对于世间一切无可留恋,无可顾念。她留恋这世界,她顾念她的妈妈,因此她心中有那么强烈的恨。曼此刻的举动无疑将这种恨推到了极致,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做曼手下的败将,死去的一刻都要被她按压着,抬不起头;要么反抗,她要把恨化作力量。 (查看原文)
    毛茸大师🐶 2016-09-18 14:10:11
    —— 引自章节:六
  • 这是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璟站在一面玻璃面前,忽然明白了该怎样做。这仿佛是一场战争。和世界,和妈妈,和所有的人,和自己的战争。 璟对着那面玻璃轻声说,女孩,战争开始了。 (查看原文)
    毛茸大师🐶 2016-10-16 15:19:54
    —— 引自章节:十五
  • 继父是个粗暴的鳏夫,他迫切地想要娶回来一个女人,而并非对她妈妈有什么感情。起初他对小颜很好,因为小颜长得好看,一双宛如梅花鹿一般的眼睛总是让他春心荡漾。小颜的妈妈嫁过来不久就得了乳癌,恐怕全家倾家荡产也没有办法治好。她于是坚持不住医院,回到家里听天由命。可是她一回到家,就看到骇人的一幕,她的男人压在她的女儿身上。女人疯了一样冲上去,却被男人重重一掌打倒在地。她在此之后大约只活了一周,就死去了。小颜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伤心,她成为男人手掌中任意凌辱的玩具。然而在男人看来,他娶了女人回来,就是为了让她伺候自己,既然她早死,那么她的女儿理应代替母亲伺候他。 (查看原文)
    毛茸大师🐶 2016-10-27 16:34:00
    —— 引自章节:三十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