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特林克戏剧选》的原文摘录

  • 他登上文坛的时候,正是印象派绘画、印象派音乐和象征主义诗歌在欧洲文化的中心——法国蓬勃发展的时期。当时的法国舞台上充斥着蹩脚的自然主义戏剧,观众们渴望有新的戏剧出现;象征主义诗人们希望在戏剧界找到他们的同好。甚至自然主义的大师左拉对舞台上平庸的自然主义戏剧也感到厌恶,盼望戏剧界出现新人,革新戏剧。 如果说小说中的自然主义还只是诉诸读者的想象,而舞台上的自然主义则是直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了。在舞台上庸俗地再现生活,使舞台失去了诗意,剥夺了观众想象的权利,自然会使观众感到厌恶,甚至左拉也不例外。正是这种情况下,梅特林克应运而生,把象征主义领上舞台,给观众留下更多的想象的余地,使观众在剧场里不仅看戏和听戏,而且有更多的用心灵去感受的机会,从而革新了舞台,推动了当时戏剧艺术的发展。 (查看原文)
    Lotus 2013-10-25 23:34:33
    —— 引自第3页
  • 梅特林克的象征主义戏剧与古典主义戏剧不同,没有什么奇特的遭遇;也与浪漫主义的戏剧迥异,主人公没有奔放的激情。梅特林克在表现主人公与命运发生冲突时,不是描写主人公如何去战胜命运,而是描绘主人公被动地接受命运,描绘主人公胆怯而徒劳的挣扎。 (查看原文)
    Lotus 2013-10-25 23:34:33
    —— 引自第3页
  • 人生活在一个“象征—预兆”的迷宫里。心灵不断将其预见的结果,而且有时是错误的结果,通过看得见的人传递给人;看不见的世界也把大量的征兆通过看得见的世界传递给人。可是,人接受到心灵的信息而不理解,看到了宇宙的征兆而不能加以解释。当两个情人命中注定有缘相爱的时候,心灵向他们传递无数的信息,发出无数的警告。如果他们有幸能够了解自己,他们就可能身心获得完美的幸福。然而心灵通过言语和行为传递信息的努力是白费的,因为人的悟性十分可怜,理解不了看不见的智慧的信息。如果这种爱的追求超过了善与恶的界限,必然要受到社会的忌恨,受到伪装成到的制裁力量的死神的惩罚。如果这种爱的追求一旦被死神发现,死神就象为罪人准备死刑一样,为情人准备死亡。 (查看原文)
    Lotus 2013-10-26 00:06:29
    —— 引自第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