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短评

  • 113 Philia 2015-06-23

    末尾主人公决定留在世界尽头,说“我不能抛开自己擅自造出的人们和世界而一走了之”(p447)表明了村上对个体的确认与肯定。嗯,我终于认定,村上是有资格拿诺奖的作家。这样的时代造就也需要村上的个体生命叙事。个体承认自己的脆弱与真实存在,承认怕与痛,承认一切爱欲生死,心的沉重、黑暗、轻盈、永恒(p408),从而营造出某种个体的“X托邦”,抵御着更大的世界。更大的世界如此荒诞,如此超现实,但个体始终可以完整的做一个渔父,或者不做一个渔父。自我是值得追求、可以实现的。不过,村上的个体似乎都具有一种矛盾,他既是一个游离/放逐的日常个体,又表现出救世主的特质。或许这也正是后现代人的生存机制,可能也是读者热爱村上的原因:看到一个,又看到一。

  • 76 更深的白色 2014-10-06

    实在是不喜欢,太罗嗦,太卖弄。好的文学作品应该是指引人深入自己内心,而不是把一个虚构的、做作的人物做奇观展示。

  • 56 Hespereia 2011-11-07

    冷酷仙境的最后一节里写道,“我想到蜗牛、指甲刀、奶油焖鲈鱼、刮脸刀”,倒令人想起另外那个著名的结尾来了,“我想起欧洲的野牛和天使,颜料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那么便一路套到底吧,唯有你,唯有我自身,“这是我与你所能共享的唯一永恒。” / 书是本好书,但是对于能把“飞矢不动”翻成“飞箭停止”的翻译我真心跪地oz不起(对,oz国冒险,您真不能翻成绿野仙踪么亲?

  • 50 汪见殊 2011-03-29

    村上的我最喜欢海边的卡夫卡与这本,两者相较而言,对这本的喜爱更胜一筹。大概是我对所有无边无际的脑洞都有种偏好吧……

  • 28 Adiósardour 2010-02-08

    世界是一个圆体。道路处处敞开,始端连接着终端。寻到了边缘也依然要循回往复。 有一天我将垂垂老去,直至完成一个动态非感性的生演历程。 由是,人并非通过扩延时间达到不死,而是通过分解时间获得永生。

  • 10 艾小柯 2011-02-04

    心与影,内与外,自我与世界的抉择

  • 10 风满蜃气楼 2013-07-02

    大概是目前的心态挺适合看村上?)虽然看过的不多,但开始发现比起故事本身,我更对(我所解读到的)他絮絮铺就的世界观、怀有的疑问、以及试图给出的解答感到熟悉、亲近以及一丝认同;但他比我深刻,比我坚定。世界随认识变化而变幻莫测,你只能成为连自己也尚不清楚的自己——在未达终点前是如此,到达终点后你已无法通过实存证明或感知。"看来世上充满各种各样的法则,的的确确每一步都有新的发现。“

  • 13 元婴 2013-03-27

    这本是读过的三本里最喜欢的,看完《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之后的某一天忽然喜欢上村上来着,这本算是某种心甘情愿的接受,甚至期待以后看《且听风吟》之类的那些,想一想还有那么多可看就有点高兴。

  • 9 丁萌 2013-05-11

    慕名而来,大概期待太高了;然而看看评论,如果大家要的只是一些文学材料来支撑自己原本就有的关于人生的大道理,这就说明这本小说其实并不出色,不是吗?刻薄地说:好的,鸡蛋撞高墙,so what?

  • 8 力总 2012-06-19

    个人最喜欢的一部村上春树,比1Q84神马的强多了。

  • 6 TM 2010-06-18

    看完这本我又退缩了,还是到此为止吧

  • 6 zk 2013-11-19

    前面还挺好的,中间就有点无趣,最后还凑合。里面大量的丢爵士、摇滚、电影和小说的包袱,感觉笔法好稚嫩,还需要借别人的嘴来说自己的话的感觉。

  • 4 胡威尔.Hoover 2011-05-13

    难得要选择一本书来做影视的场景设计练习。就是这样。一个世界尽头,无边的疑惑与黑暗,一个冷酷仙境,死去的独角兽再山坡上,这里没有欲望没有心。

  • 4 很冷的粉红先生 2011-06-27

    我喜欢这个名字 毕竟伴我度过了高中装B年代

  • 3 Matthew 2008-01-10

    将古梦记在独角兽的头骨里,他怎么想得出来?

  • 4 围城 2018-06-27

    铺天盖地的爵士乐、性爱、孤独和譬喻。读多了村上的小说总不免要疲劳。

  • 4 闲人 2011-02-23

    适合我高中的时候阅读,实在是进入不了故事了。村上的小说破绽太多,好比吃肉的时候总是夹带着苍蝇,明眼人自然难以下咽。

  • 4 金角 2012-05-18

    只有书名好听

  • 3 神不能法式湿吻 2012-01-24

    回头看村上以前的小说发觉特别啰嗦拖沓……自我与世界之间的迷墙这样的命题村上是爱不释手……想起萨特关于人与命运之墙的哲学命题。只不过,在存在主义里,人无法逾越,而村上则重新构筑了这一设想。

  • 4 Mumu 2014-07-01

    心的寻找,影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