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的流亡的笔记(1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梦里醉逍遥

    梦里醉逍遥 (愚者暗于成事,知者见于未萌。)

    “我必须去思考事情的前前后后,如何安排兵力之类的,但豆子一眼就可以看穿。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他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明白他看到的东西,甚至有些人永远不能。对他来说一切都是那么明显。”   (2回应)

    2014-06-09 01:03   1人喜欢

  • 梦里醉逍遥

    梦里醉逍遥 (愚者暗于成事,知者见于未萌。)

    他给我讲了他的童年,我在战斗学校的时候,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让人们相信,他是和我一样可爱的孩子。所以从那之后,他每次做决定时都会思考,一个善良的人会怎样做,然后就按照这做法去行事。现在,关于人类的本性,他已经有了非常重要的领悟。如果你的整个一生都在假装做一个好人,那么就没办法将你和一个真正的好人去区开了。” 愈发感兴趣作为霸主的彼得到底做了什么……

    2014-06-09 01:05

  • 梦里醉逍遥

    梦里醉逍遥 (愚者暗于成事,知者见于未萌。)

    为了杀掉了你父亲,他炸掉了他们全家住的房子。他绑架了佩特拉,想要引诱她,但佩特拉却看不起他。佩特拉深爱的一直是朱利安·德尔菲奇。” 彼得、豆子和阿喀琉斯较量的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啊…… 以及佩特拉一直爱着豆子?!《安德的影子》里看上去可是恰恰相反……当然女人的心思……

    2014-06-09 01:00

  • 梦里醉逍遥

    梦里醉逍遥 (愚者暗于成事,知者见于未萌。)

    在战斗学校期间,我所拥有的最接近朋友的同伴是豆子。

    2014-06-08 20:16

  • 梦里醉逍遥

    梦里醉逍遥 (愚者暗于成事,知者见于未萌。)

    “不,亲爱的。别忘了,恰恰在我们的家里,就住着两位对民意最有影响力的作家呢。” “但在外人看来,我们还没发现孩子们在偷偷上网,更不知道他们正靠着彼得的消息网络、华伦蒂独一无二的煽情天才影响着国家大事的决策啊。” “他们不知道我们其实还是长着脑子的。……对他们来说我们只是方便的渠道,用来了解无知民众的看法,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们看看所谓的民意,引导他们去做对他们来说最好的事情。” “对他们最好...

    2014-05-18 18:27

  • 梦里醉逍遥

    梦里醉逍遥 (愚者暗于成事,知者见于未萌。)

    “我们俩这样大半夜里坐在自己的床上,就把人类世界的命运决定了?” “亲爱的,从你怀上安德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在决定世界的命运了。” “啊,那一次的感觉还真不错……” …………

    2014-05-18 18:25

  • [已注销]

    [已注销]

    ...你永远都是孤独的,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如果有什么必须做到的事,也只有你自己去做。... 你是我所认识的,最不孤独的人。你的心永远将所有许可你爱他们的人包含在其中,甚至包括许多不让你去爱他们的人。你一手建立的所有这些集体,它们的交汇处就是你的心灵。

    2013-11-12 16:44

  • [已注销]

    [已注销]

    ...至于你的问题,答案其实挺简单的。你不是他的爸爸妈妈。干涉孩子的行为、不顾他喜欢与否去做对他有利的事,这是为人父母的专权。而你是他的姐姐。你是的他的同伴,他的朋友,他的知己。你的责任是接受他给予的东西,在你觉得他需要时,给他他想要的。至于其他的事情,你没有权力,也没有责任。他没有向你要求的东西,对他来说就不是礼物,这也不是朋友或者姐妹所该做的。

    2013-11-12 16:38

  • 远星

    远星

    安德在于摩甘将军的对决中所体现的前瞻性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同年轻段的孩子~我没读过安德的游戏,不太清楚在于虫族的战斗中他所经历的事情,但总感觉与引言里提到一个孩子的故事有点相去甚远~虽然他是一个神童,一个天才,一个因为自身能力而被势力斗争碾压出来的战士~但毕竟他只有十几岁~我几乎没看到他有什么儿童天性的地方~唯一能看到他孩童般执着的~大概只有对虫族谜团的探索了吧.... 相比安德,阿莱桑德拉反而更鲜明...   (5回应)

    2013-08-13 15:51

  • 微不足道

    微不足道 (一个人的反对党)

    如果你的整个一生都在假装作一个好人,那么就没办法将你和真正的好人区分开了。最无可救药的伪善最终也会变成真正的善良。彼得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好人,虽然他走上这条道路的动机远称不上单纯。   (1回应)

    2013-07-22 10:02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安德的流亡

>安德的流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