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哲学》的原文摘录

  • 哲学的道路是漫长和艰苦的;只有少数人,也许,真正走过它;但它的确是切实可行的:”sed omnia praeclara tam difficilia quam rara sunt“。 (查看原文)
    小刘 2赞 2014-05-26 20:20:05
    —— 引自第99页
  • 一,科学的事实知识并不是存在知识。……二,科学只是不能给生活提供任何目标。……三,科学不能回答关于它自己的意义问题。 (查看原文)
    小刘 2014-05-25 19:31:59
    —— 引自章节:导言
  • 第一,对于哲学来说,科学这条道路时不能缺少的,因为只有认识了科学的道路,才能防止在哲学里再一次——不纯洁地和主观地——保留本应属于确切的科学研究的事实知识。反之,哲学的明见,对生活和对真正科学的纯洁又是不可缺少的。 第二,如果从事哲学的人不深入到科学里去,没有对世界的明晰认识,则他始终是个瞎子。 第三,……哲学必须采纳科学的态度或者说科学的思维方式。科学的态度第一个标志是经常地对必然性知识进行区别……另一个标志是研究工作者准备接受对其论点的任何批评。 (查看原文)
    小刘 2014-05-25 19:31:59
    —— 引自章节:导言
  • 历史地理解前代人的学说外形,与吸取一切时代的一切哲学里所呈现的内蕴,乃是两回事。因为只有这种吸取,才是我们所以可能历史地理解远在他方并已化为异物的东西的根底。 (查看原文)
    小刘 2014-05-25 19:45:41
    —— 引自第15页
  • 这里面有一个任务而且将是哲学的任务:要为至大无外的大全而把我们敞开;要敢于通过各种真理而在爱的斗争中进行交往;要在即使最陌生和最失败的局面下也耐心地不懈地保持清醒的理性,要返归于现实。 (查看原文)
    小刘 2014-05-26 19:55:41
    —— 引自第98页
  • 理性,它粉碎狭隘的伪真理,消解宗教狂热,它既不容许情感上的慰藉,也不容许理智上的慰藉。理性是“理智所感到的神秘”,不过理性却在理智的一切可能性中发觉理智,俾使它自己感到这个神秘是可以言说的。 (查看原文)
    小刘 2014-05-27 08:26:42
    —— 引自第56页
  • 哲学信仰要求在认识有限性的条件下视历史性为唯一的实现方式。它要求把采取高傲的人生态度,这种态度虽然并不“盼望”死亡,但把死亡当做一种一直渗透到当前现在里来的势力而坦然接受下来。如果说从事哲学活动就意味着学会死亡,那么这不是说我因想到死亡而感到恐惧,因恐惧而丧失当前现在,而是说,我按照超越存在的尺度永不停息地从事实践,从而使当前现在对我来说更为鲜明。 (查看原文)
    小刘 2014-05-27 08:39:12
    —— 引自第82页
  • 所以,本原的东西虽然凭借旧日的词句举朝向我们说话,而旧词句所表达的学说我们却不能接受。历史地理解前代人的学说外形,与吸收一切时代的一切哲学里所呈现的内蕴乃是两回事。因为只有这种吸取,才是我们所以可能历史地理解远在他方并已化为异物的东西的根底。 (查看原文)
    DiaGenesis 2016-07-20 17:23:19
    —— 引自第15页
  • 无所不包的大全,就是这样按照它在我们上述的这三个分化步骤而发展出它的不同样式的:第一步,从一般的大全分解为即是我们的大全和即是存在自身的大全;第二步,从即是我们的大全里又分解为即是我们的实存、一般意识、精神;第三步,从内在存在达到超越存在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18 10:50:39
    —— 引自章节:大全的几种样式
  • 这个飞跃,是从我们作为实存、意识、精神而即是它的那种大全向我们可能是它或作为生存而真正即是它的那种大全的飞跃。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18 10:53:37
    —— 引自章节:向超越存在的飞跃
  • 或者是,由于体会到大全而产生出可以无限进展的洞见能力和心愿。这样,在大全中的存在就从一切起源上走向我,呈现在我面前。我自已就变成为被赠与给我的我。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18 11:36:08
    —— 引自章节:向超越存在的飞跃
  • 这两种情况都是可能的:或许我在我自己的实质之丧失中体会到虚无,或许我在我之被赠与( Mirgeschenktwerden)中体会到大全的充实 我不能强使这两者中的任何一种情况出现。我只能保有意愿上的真诚,我能准备,我能回忆。 如果没有什么向我呈现,如果我不热爱,如果存在着的东西不因我的热爱而向我展开,如果我不在存在的东西里完成我自身,那么我就终于只落得是一个像一切物质材料那样可以消逝的实存。但是因为人决不仅只是手段,而永远同时是终极目标,所以从事哲学思维的人,面对着上述的种种可能性,在虚无的经常威胁下,总愿意体会到出之于本原的充实。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18 11:36:31
    —— 引自章节:人的可能性
  • 真理,作为实存的知识和意愿,既没有普遍有效性也没有强制确定性: 实存作为实存,总想保全自己和扩展自己:凡是对实存有利的、有用的就是真的;凡是对它有害的、有妨碍的、抑制的就是假的。 实存总想获得它自己的幸福:凡是实存的周围世界中能够促进实存的发展因而使实存感到满足的,就是真的。 实存,作为意识或灵魂,总想说明自己,表现自己。凡是能使一个实存的内心得以适当地显现的,就是真的,而且凡是他的意识与他的无意识相配应,就是真的。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19 10:35:20
    —— 引自章节:真理含义的多样性
  • 生存是在信仰中体验到真理。当既不再有行之有效的实用主义真理那样的实存功效来容纳我,也不再有可以证明的理智意识的确信来容纳我,又不再有可以投靠的精神整体性来容纳我的时候,我此时就达到了这样一种真理,在这里我才突破了所有的世界内在性,以便出于对超验界的体验而返回世界中来,这个时候,我既在它里面同时又在它外面,这个时候,我才是我自己。生存的真理证验自己是一种真正的现实意识。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20 10:58:27
    —— 引自章节:真理含义的多样性
  • 在实存里有对生命日趋圆满的欢呼和对生命日益衰亡的哀叹。但是与这两者相对立,又产生出来对单纯实存的不满足、对重演老一套的厌倦、对失败这一边缘处境的惊恐:一切实存本身就含着毁灭。所谓实存的幸福这类东西,不但不能在想象中甚至不能在思想中被憧憬为一种没有矛盾的可能性:没有任何幸福是持久的、稳固的,没有任何幸福在它对自身有所了然之后还是满足于自己的 在一般意识里,有对必然正确性的欢欣鼓舞和对不正确东西的不堪忍受,乃至深恶痛绝。与这两者相对立,又出现了对正确的东西感到的无聊或苦闷,因为正确的东西是没完没了的,而且就其自身来说是非本质的。 在精神里,既有因处于整体中而深感满意,也有因永不圆满而备受苦痛。与这两者相对立,还出现了对和谐的不满足以及对整体之破裂的束手无策。 在生存里,既有信仰也有绝望。与这两者对立的是对永恒安宁的要求,在永恒安宁中,绝望已经不可能,而信仰则成了谛视,即是说,完满的现实自身已经成了完满的当前现在。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20 11:19:33
    —— 引自章节:真理含义的多样性
  • 真理,也许当我们毫无顾虑地违反着我们承袭下来的理智外壳、去注视一切大全样态的统一体所实现的种种极端边缘形象时,我们最靠近它。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20 11:32:46
    —— 引自章节:.一个真理问题
  • 他安分于自己是个例外,在普遍之下卑躬屈节;他安分于自己是个普遍,在例外所造成的牺牲面前对自己所知甚少。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20 11:33:17
    —— 引自章节:例外
  • 只要我一思维,就重新是一个可能。因此一方面,思维永远给我们在时间性现象里创造可能性的空间,以便我们在其中保持我们的自由和我们的希望;而因此另一方面,思维又在无可能性的永恒现实面前停止下来,因为在现实的永恒性中我们已无复需要自由,我们已经找到安息。 (查看原文)
    爬梯使蜜式 2020-03-26 11:16:59
    —— 引自章节:现实的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