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emory Keeper's Daughter》的原文摘录

  • 当年在戴维 亨利的诊所工作时,她年轻、孤独、而且天真,所以才想象自己是某种容器,等着别人来注满爱意。但事实却非如此。其实她心中一直有爱,只有当她付出时,爱意才会苏醒。-----《 (查看原文)
    小树 1赞 2012-12-02 11:00:06
    —— 引自第243页
  • 她想起驾驶室后面他有时睡在上面的小床,也想起他轻柔地摸摸菲比额头的模样。她突然有股冲动想追过去。一个生活如此孤单的男人当然守得住她的秘密,也能包容她的梦想和恐惧。 (查看原文)
    一只狮子在巴黎 1回复 2012-10-15 21:54:12
    —— 引自第57页
  • 她年轻时已经花了太多时间等待,等着受到肯定,等着冒险,等着爱情到来;知道她抱着菲比掉头离开路易斯维尔的家,知道她收拾行囊搬到别处,她才真正展开新生活。光是等待,肯定没有好结果。 (查看原文)
    小树 2012-12-02 10:57:39
    —— 引自第247页
  • 诺拉一脸严肃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但那句谚语怎么说来着?‘做你所爱之事,财源自然滚滚而来。’别断绝了他的梦想。” (查看原文)
    小树 2012-12-02 11:00:27
    —— 引自第192页
  • “你不能让时间停留,”他说,“你捕捉不住光线。你只能抬起头来,让光线照在你的脸上。……” (查看原文)
    ways and means 2013-12-07 13:42:36
    —— 引自第315页
  • A moment was not a single moment at all, but rather an infinite number of different moments, depending on who was seeing things and how. (查看原文)
    小晨 2013-12-09 09:54:50
    —— 引自第274页
  • 这一刻,他一生的断简残篇似乎自行拼凑出完整的风貌,过去的悲伤、失望,每个令人焦虑的秘密,以及背后隐藏的不安,全被层层柔软的白雪掩埋。 (查看原文)
    犸骐 2014-02-02 13:28:05
    —— 引自章节:1964.2
  • 寂静是如此深沉,如此浓厚,他被围绕在其中,觉得自己飘到某个新的高度,越过房间,更上一层楼;置身于此,他与白雪共处,房间里的一情一景展露在眼前,仿佛另一个人的人生,而他只是个旁观者,走在阴暗的街道上,透过散发出暖意的窗户,偶然往里一瞥。 (查看原文)
    犸骐 2014-02-02 13:34:14
    —— 引自章节:1964.4
  • 过度感情用事是不好的,结果只会扰乱平静的生活秩序。因此,卡罗琳把感情像寄存大衣一样储藏在心中。她把感情白在一旁,想象着有一天终究会重新拾起,但她当然从来没有这么做。直到从亨利医生手中接过宝宝,情况才有所改观。某些事情已经起了头,她想阻止也没办法。 (查看原文)
    犸骐 2014-02-02 13:43:44
    —— 引自章节:1964.15
  • 即使身处这个毫无动静的屋子里,即使坐在沙发上等待,卡罗琳也不安地察觉到世界正微微变动,一切都停不下来。就是此刻?她忍着不想。这些年来,等的就是此刻?三十一岁的卡罗琳·吉尔已经等了好久,等着真正属于她的生活;她曾对自己这么说,而且从小就觉得自己不会平凡地度过一生。那一刻终将到来,一切也将随之改变,而当那一刻到来之时,她会知道的。她曾经梦想成为一个伟大的钢琴家,但高中舞台上的灯光跟家里的灯光大不相同,她在强光中愣住了。到了二十多岁时,她在护校的朋友们纷纷结婚生子,卡罗琳也不乏她心仪的年轻人,其中一个黑发、白皙、笑声雄厚的男孩子尤其吸引她,她梦想他将改变她的一生。虽然他始终没打电话来,但她依然梦想另一名男子会改变她的生命。即使过了多年,她逐渐将重心转移到工作,她仍然毫不绝望。她对自己和未来充满信心。她不是那种走到半路停下来,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拔掉熨斗,房子会不会遭到火舌吞噬的人。她继续工作,继续等待。她也阅读。先是赛珍珠的小说,然后是所有她能找到的描述中国、缅甸、老挝的书籍。有时读着读着,她让书从手中滑落,出神地凝视着她位居城缘的俭朴小公寓的窗外。她看到自己过着另一种富有异国情调、艰困却令人满足的生活,她的诊所将坐落在茂盛的丛林间,规模普通,说不定靠海;诊所的四面墙将涂上白漆,闪烁着珍珠般的光泽;人人们会在外面排队,蹲在椰子树下等待;她,卡罗琳·吉尔将照顾每一个人,治好大家的病;她将改变他们和自己的一生。 (查看原文)
    犸骐 2014-02-02 13:51:12
    —— 引自章节:1964.5
  • 洁白的雪花不断飘落,他心中既兴奋又平静。就在这一刻,他一生过往的残编断简好像全部联结起来了,不管以前有什么悲伤、失望或令人焦虑的秘密和不安,现在全部被柔软的层层白雪掩盖。明天会一片宁静,世界仍显得柔和而脆弱,直到附近的孩子拉着小车子高兴地大喊大叫,才会打破这片沉寂。他想起小时候一个人跑到山里享受的快乐时刻:他走入林中,呼吸急促,沉重的积雪压低了枝头,也蒙盖了他飘荡在小径上的声音。在那短短的几小时中,世界变了个样。 (查看原文)
    HelianSun. 2020-08-31 23:10:30
    —— 引自章节:一九六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