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遺民寫作 短评

  • 1 望月尋海 2017-12-29

    3.5星。提出了“后遗民写作”的概念,至少让我看到了一种将两岸三地的文学放在一个概念下讨论的可能性,虽然能不能这样讨论觉得还有待商榷。以及,有些作品到底能不能纳入这个框架。比较喜欢的是读《游园惊梦》那篇。最后再吐槽一下此书的序,发觉序言中的有些段落就是后面正文中的,这样真的可以吗? > <

  • 0 指间 2011-08-19

    聪敏的学者,华丽的语言运用和命名能力,但现在的有价值的观点有限,商业操作过头的结果之一吧

  • 0 [自我審查]🐰 2018-06-07

    王德威的中文論文有種華麗燦爛又老成世故的嫻熟,讀起來實在太驚艷了。以「後移民」身分界定去審視臺灣文學史(兼及兩岸三地)上的種種「我們回不去了」的焦慮,雖不免理論先行,切入點卻引人入勝,以此對抗國族話語意識對抗中的大敘事模式。購於三民重南店。#讀一把#062

  • 0 [已注销] 2013-06-12

    Prof.王自身的身份焦虑在这本书里也显露无疑

  • 0 青年哪吒 2010-09-05

    和christina在columbia cottage吃饭时,看到别人扔掉在那里的。

  • 0 小荷 2012-12-05

    一方面这本书是后续阅读的指南针,另一方面,书中屡屡提及的遗民夷民后遗民离乡返乡原乡异乡等问题常常戳中心里那个柔软的角落,原本无知就无畏,如今读了那么一点东西就要开始忧郁了。

  • 0 少女标本 2017-03-31

    “把失去、匮缺、死亡无限上纲为美学命题。”——论述后遗民写作本身也是一种后遗民写作。

  • 0 [已注销] 2017-04-10

    (未完待续,补了原著…)惊为才干之文;

  • 0 sai 2013-12-26

    很多精彩的論述,王德威在台灣學術界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 0 玛利亚保佑 2019-03-19

    一切都用后学解构反而忽略真正的问题,可见读书不细功夫不深

  • 0 [已注销] 2011-05-29

    签名珍藏本XD

  • 0 小猫 2012-08-16

    “想象的乡愁”创新理论

  • 0 Venzy-Chen 2019-07-17

    了解了一些对我来说是新的作家和作品。王德威的现实关照显露无疑啊。

  • 0 冷頓 2018-09-30

    「后遗民」的提法仍然是寻找中国文坛「现代性」的一种努力,所甄选的十几位作家却有些让人不解。导致并不是每一章都有足够说服力支撑这一说法。某些篇章明显就是用序言来充数,对阮庆岳「宗教魔幻」的尬吹,对李永平「原乡想象」和「浪子文学」的硬扯,都让王教授此书显得中空。倒是对古代戏曲和现代派写法(余华、白先勇)的冲突与益彰、对舞鹤「前线战地」式写法的剖析展现其让人叹服的功力。张爱玲的部分,我是真的没有读懂王想说什么,也许他想说的,其师夏志清早就说完了吧。

  • 0 李琛 2019-08-15

    有的点很妙,但也只是停留在很妙的阶段上了,聪明人做事情,太相信感觉

  • 0 王要睡觉 2017-03-07

    王的思维确实跳跃,文笔也优美。不过很多台湾作家的作品还没读过,只是草草翻了一下。以后再慢慢补。

  • 0 啕啕小丸子 2017-12-21

    钢真我是david的粉丝,他的书我几乎都有。对这本书本来期待蛮高的,以华语语系的视角提出了 后遗民 的概念,还期待他阐述对史书美的辩驳来着。结果读完感觉有很大一部分是有点水的。除了直接论述后遗民写作的部分之外,其他的文章还是选集性质的,还有很多是收录在其他论文集里的,陈词滥调。并且有一部分作家,我觉得跟后遗民没有任何关系,却也被囊括了进来。以前看当代小说二十家的时候,惊叹于david把那么多不想干的作家放在一起比较和谈论,还能自圆其说,真棒,现在想想,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为在台湾之外尚无名气的台湾作家站台了。后遗民写作里的一些文章还是有这种嫌疑。

  • 0 [已注销] 2016-10-31

    要是中文论文可以这么曼妙多好……

  • 0 肥肥海 2019-05-02

    小说的读法只有一种,作者想说的,也只有一句。

  • 0 2018-10-10

    翻到千叶以前写的信,突然想起来还没有标这本。一切是这样串起来的:千叶在吉野家读到了讲清遗民脉络的文章,看到一句“到了我们这代,则可以感通清遗民的一批人差不多要出现了”,告诉苏老师,后来又从苏老师那儿借来书看(他说是通宵后的清晨捷运,金属反射会有银色的光)。但在我印象里这些都模糊不清,以至于我只记得他们中的谁跟我说过“后遗民”,今年夏天窝在港台民国阅览室看,记得一句“我们都是时间的遗民”,然后困扰小半年//其实我啰啰嗦嗦说这么多也只是很想念了,至于想念的对象模糊不清,也许是台湾生活,也许是根本没参与的通宵,或者大家构成的知识连接,也许是四散后再难以对接上的遗憾,还是后遗民心作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