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賊日記》的原文摘录

  • 我渴望着从我的手指间闪现出一鸣惊人的荣耀,让我具有强大的力量,把我凌空托起,让这种力量在我体内爆炸,撕碎我的身体,把我撒向大风之中,我将像大雨一样洒落在世界上,使我身体的齑粉、我分解的花粉,碰到天上的星星。我爱史蒂达诺。然而在这个乱石嶙峋的国度的干燥空气里,在无计可施的毒日头下,这份爱使我筋疲力竭,眼皮发干。痛苦一场或许能使我消解愁闷,或者干脆面对一群毕恭毕敬地全神贯注的听众尽情倾述一番,讲得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精彩绝伦。可是我孤独一人,没有朋友。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5赞 2012-09-03 20:41:57
    —— 引自第77页
  • 我平生第一次目睹一个人如何命归西天。此时佩佩已溜得无踪无影,但是当我抬起头不再盯着那死人的时候,我瞥见了史蒂达诺,他正瞅着死者,嘴角还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夕阳就要落山了,死者与世间最漂亮的人在我眼前混杂在一大群国别纷杂的水手、士兵、流氓和小偷之中,飘浮在闪着金色余晖的尘土里。地球已停止了转动:它怎么不颤栗,怎么载得动史蒂达诺去环绕太阳?!我在同一时刻目睹了死亡也经历了爱情。然而那情景只是短暂的瞬间 当我渐渐走远时,我的记忆里又翻腾起这个我以为是壮丽的场面:“一个纯洁可爱的小男孩一刀杀死了一个成年人,那人褐色的皮肤竟会转为惨白,最终留下一片死亡的颜色;然而一个满头金发、身材魁梧的男人又在一旁眼含讥讽地袖手旁观,而我却已暗自对他以身相许。”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2赞 2012-09-02 10:54:07
    —— 引自第37页
  • 我受到社会的限制,受到它的宰割,我便与社会相对立,各种尖刀利刃伤害着我,造成了我现在的模样。其锋芒愈是锐利,我受到的伤残愈是残酷,我就愈是美丽动人,闪闪发光。 (查看原文)
    Rema 3赞 2014-03-29 20:36:27
    —— 引自第265页
  • 我把闲静中隐含的勇气称作狂暴,这一点你可以从对方的某个眼神,某一丝微笑或者行走的步态中辨认出来,它令你内心骚动不安,惶惶然不知所措,它虽然不露声色,却叫你莫名地激动。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12:40:44
    —— 引自第8页
  • 虽然我听不见萨尔瓦多说些什么,但是我完全想象得出他一定在所有的露天货摊前向每一个家庭主妇低语着同样的套话。我紧紧地盯着他,像掮客监视着他的妓女,但我内心涌起的是无尽的缠绵。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12:44:39
    —— 引自第12页
  • 然而,此时有一副景象倏然跃入我的眼帘;在我勤勉地写作的这座城市的一条街道上,在一盏带灯罩的路灯下,涌出一张矮小的老妇人苍白的面孔,像月亮一样扁圆,煞白的面色令我分不清郁悒或是虚伪。她朝我走来,倾诉着她的贫穷,求我施舍她几个钱。这张翻车鲀似的脸上现出的温柔使我瞬间明白了:这个老妇人刚从监狱里出来。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12:48:10
    —— 引自第14页
  • “她是个女贼,”我思忖道。在我渐渐离她而去的时候,一种强烈的幻觉在我的体内急剧地翻腾,而不是仅仅触及一下意识的边缘,它让我不由自主地想,我刚才邂逅的那人或许是我母亲。关于她的身世我一无所知,反正她把我扔在摇篮里便撒手不管了。可是,我多么希望她便是这个在夜色中行乞的女贼。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12:48:10
    —— 引自第14页
  • “我的母亲是她吗?我嘀咕着渐渐走远。啊,假如真的是她,我将用鲜花、菖兰花、玫瑰和滚烫的吻印满她全身,我将温柔地搂住她那张愚蠢透顶的圆脸,伏在这条翻车鲀的眼脸上痛哭一场。“那又是为了什么?”我暗自纳闷,“我为什么要为她哭泣?”我的这种心境转眼间便会消逝,用任何一种行为乃至最毁誉的最卑鄙的行为取代这种习以为常的柔情,并且还能表现出与亲吻、眼泪和鲜花的含义一样隽永的真情。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12:48:10
    —— 引自第14页
  • “我将快慰地用唾沫润湿她的身体,”我沉思着,心中泛起无尽的爱,(或许以上提及的“菖兰花”一词的发音令我想起了“满口唾沫”这个词),“用唾沫侵润她的头发或者朝她的手掌里呕吐。”然而,我敬仰这个被我认作我母亲的女贼。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12:48:10
    —— 引自第14页
  • 为何不以啜饮泪水的激情去吞下它呢?鼻涕就丑陋吗?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16:09:20
    —— 引自第17页
  • 这时有个人一下把他挤开,也没有道一声歉,而我却和他分开了。我没有再跟着他走进厨房去,而是走近一张长椅,因为在靠近火炉的地方恰好有个空位。尽管他精力充沛之美令我癫狂,但是我很少去琢磨我将如何去爱上这个面目丑陋满身蚤虱的乞丐和备受凌辱的懦夫,喜欢上他瘦削的臀部。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1:58:34
    —— 引自第17页
  • 每到夜晚,屋里的五张流淌着汗水的小脸便各自搜寻着同他们一样卑微的小虫子,他们的模样有的凶狠有的温柔,或者含着笑靥,或者因僵直的难堪姿势而变得扭曲。在这个苦难的深渊里,我开始爱上其中一个最可怜最丑陋的家伙。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2:06:35
    —— 引自第20页
  • 当苦难像麻风病般的绝症在一寸寸吞噬我时,我务必要吞噬它,打败它。我会愈来愈污浊不堪,成为日益令人厌恶的对象,直至滑向污浊的终极点。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2:31:38
    —— 引自第21页
  • 苦难就是这样刺激着我们振奋起来。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2:31:38
    —— 引自第21页
  • 这一课注定让我受益匪浅,会造就我充满柔情地笑对垃圾中的垃圾,无论它是人或物,哪怕是呕吐出来的淫秽物或者是我未揩去的母亲嘴角上的唾沫,甚至是你们排泄的大便。因为在我内心深处,我一直是个乞丐呀。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2:31:38
    —— 引自第21页
  • 我希望把我初始的作案献给他的美貌,献给他那种心安理得的无耻,也谨献给他那只独特而令人心动的断手腕。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2:37:24
    —— 引自第25页
  • 萨尔瓦多不是值得我骄傲的人。他盗窃的物品不外是摆设在商店橱窗里的小玩意儿。晚上我们常在咖啡厅里挤坐成一团,在那群俊美潇洒的小伙子面前,他常常沮丧地暗自溜走。这样的生活令他萎靡不振。当我返回房间,我瞥见他蜷缩成一团蹲在一条凳子上,肩上紧裹着一条他在刮风的日子里出门乞讨用的黄绿色的棉织毯子,我一时间竟羞极了。他还围着一条我以前不愿戴的黑羊毛头巾。尽管我的理智仍能承受甚至希望自己谦虚一些,但是我年青且狂热的身体绝不屈服于这样的耻辱。萨尔瓦多对我说话时,他嗓音短促而忧伤: “你愿意回法国吗?我们可以在农村找活儿干。” 我回答说不。他并不明白我对法国那并非仇恨的嫌恶情绪,也不理解如果我的冒险即使终止于巴塞罗那的话,我的心灵的冒险也会陷得更深,并且愈扎愈深,直至我内心的最幽闭最深邃的底层。 “我一个干活儿好了,你就闲散一点。” “我不去!” 我离开了他,任他坐在椅子上,一副忧郁的可怜相。我靠在火炉或是柜台旁边。一面抽着白天拾来的烟蒂;我的身边是以为颇有些鄙夷神情的安达卢西亚青年,他穿着那件龌龊的白色粗羊毛绒衣突出了胸围和二头肌。萨尔多瓦像老人一样搓了搓手,站起身离开了凳子。他常常独自下公用厨房做浓汤并把一条鱼搁在烤架上,只有一次他希望我能去韦尔瓦采摘一些桔子回来。这整个晚上,他忍受了太多的屈辱,且不说他在为我乞讨时咽下了多少粗鲁的嘲讽和辱骂;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开始斥责我在卡里奥拉街是多么笨拙: “我敢打赌,你拉客只能是倒贴钱。”他恨恨地对我说。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3:08:49
    —— 引自第26页
  • 我刚一推开咖啡厅的大门,就瞥见了萨尔瓦多。他真是乞丐中最悲哀的一个,他的脸就像锯木屑,就像覆盖在咖啡厅地板上的那层碎末。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3:14:21
    —— 引自第27页
  • 这么一张刚毅的脸,形体又这样漂亮,我不会不信任他的。萨尔瓦多一直在盯着我们。他对我们的勾当已经心领神会,明白我已抛弃了他,他的失败已不可挽回。我就是一处变幻不定的仙景,残酷而纯洁。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8-29 23:18:43
    —— 引自第30页
  • 我是在莫尔旺地区由农家抚养大的。当我在野地里遇见——偏偏是黄昏时分,恰逢我参观了吉尔·德·雷曾经在那里骄奢一世的邸府日渐废墟后返回的途中——一种也叫“惹内”的燃料木的花朵的时候,在我心中蓦然地响起深切的共鸣。我满怀柔情地审视它们。整个自然界都牵扯着我惆怅的情怀。我孤伶伶地活着人世间,只是我无法断定我是否是花中之王——或许是百花仙女。花朵静静地守候在路旁向我致意,它们的鞠躬毋需弯腰。它们已经认出我来。它们知道,我是它们中活生生的,敏捷地漂泊走动的代表,是风的征服者。而它们便是我在自然界里的象征,正是借助它们的身体,我根植于法兰西这片由吉尔·德·雷屠杀、焚烧成灰烬的儿童和少年们的骨灰滋养起来的土地上。 我甘愿作藻类和乔木类蕨草的连理枝,甘愿是它们赖以生长的沼泽。 (查看原文)
    气急败坏女疯子 1赞 2012-09-02 11:12:19
    —— 引自第47页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