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代》的原文摘录

  • 在成都振振有声的中学校都是这样的情形,其他的中学自然是不言可喻,说到成都学界的空气,那更是在一种绝望的状态之下。成都除分设中学、成都府中学、华容县中学等官立的中学之外,有不少的私立的中学校,官立中学已经是人情的世界,私立中学更不用着说了。“学堂大门开,有钱就请进来”,因而卖文凭的风气成了公然的秘密,在地方上连小学都只住得一两年的人,只要把中学五年的学费交足,或者再缴纳些甚么手续费,便可以立地得到一张中学学业文凭,这样的文凭,它的效用却是非常的宏大,一个中学毕业生在当时是等于一名举人,有这样一张文凭,可以拿回家去贴报条,诓惑乡民,增长新地主的候补资格。而在省城也更可以飞扬。有这样一张中学文凭,可以投靠本省的高等学堂、政法学堂、高等师范,京沪各地的官、公立学校,更可以参加文官考试、法官考试,乃至东西洋留学生的考述。 (查看原文)
    列星安尘 2018-02-23 13:25:27
    —— 引自第173页
  • 所以公平而且严格地说,辛亥革命的首功是应该由四川人担负,更应该由川汉铁路公司的股东们担负的。虽然他们并没有革命意识,然而他们才是真正的社会革命的发动者,而且也是民族革命的发动者。 (查看原文)
    列星安尘 2018-02-24 11:16:34
    —— 引自第219页
  • 革命纪念日,定为武汉起义的十月十日,由资本主义所酝酿成的中华民国就好像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神祇所创造的一样。其实这完全是想以一手捉尽天下人的,真正的历史家,他用公平的眼光看来,他会知道辛亥革命,只是四川保路同志会的延长。中华民国的双十节怕至少应该改成双九节罢? (查看原文)
    列星安尘 2018-02-24 11:16:34
    —— 引自第2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