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ネコソギラジカル(下)》的原文摘录

  • 和哀川小姐道别后,回家既没有用出租车也没有坐公交车,而是决定步行。修贤得走在在鸟丸通上,我自己的品味着和哀川小姐谈话的点点滴滴。 各种各样的事情。 不曾退色的事情。 那次之后,我从大学中退学了。 最终,又一次中途退学了。 在ER3中得到的只有高中毕业的‘资格’而已,那么一来会怎么样呢,我的最终学历,就只有小学毕业而已吗。应该不会这么惨吧,虽然这么想但是每次试图确认这一点时又因为对现实的恐惧而却步。 退学之后—— 虽然经历了一段无所事事的生活,但是最终我还是模仿着哀川小姐的样子,决定成为承包人。理由大概就像刚才对哀川小姐说的一样。 自己相关到那种程度的事情—— 不希望否定。 虽然也不是想要肯定…… 不过,嘛。 其中——单纯的憧憬也是一样。 这件事就算嘴会裂开,至少在我继续成长之前是不会对哀川小姐说的——但是心里的确有种想要成为哀川小姐一样的人这种想法。 现在已是一样。 一支不曾改变。 「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美依子小姐现年二十六岁,仍然是自由业者。因为租金增加的份,房间也变得宽敞了许多,所以古董收集的工作似乎颇有成就,就这样发展下去将来开一家古董店都不成问题这种想法也不是没有出现过。 崩子虽然正如濡衣小姐所料,几乎失去了作为暗杀者的全部能力,但是她古灵精怪的性格却没有因此改变,不断的成长着。即使在现在也仍然作为我的得力助手时常帮助我的工作。当然,对没有收入的她来说房租什么的自然不可能独立支付所以生活的一半还是处于靠我照顾的状态。虽然借出去的钱一定会在将来让她偿还,无论发生什么也绝对会让她偿还我,不过现在还是维持着这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荒唐丸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锻炼着肌肉。只是最近似乎有和美依子小姐之间和解的趋势。或许是和风趣味苏醒了也说不定。因为现在的我看到与美依子小姐关系亲密的男人就会不由自主地嫉妒起来所以这对我确实是一件困扰的事。 七七见像我一样从大学退学后,成为了漫画家... (查看原文)
    LF 3赞 2012-07-22 09:02:09
    —— 引自第470页
  • 可是呀,动机云云终究只是解释,不过是辩解而已。仔细一想,杀人理由为何都是个人的价值观。距离来说,有这么一句话:”绅士不会为了自己杀人,绅士是为了别人、为了正义而杀人“。不过等一等,什么叫为了别人?正义是什么?我可是一头雾水。 就连我也不明白。终归只是将自我正当化的手段吧。我不知道杀你的犯人如何,不,或许只是不愿去理解罢了。 (查看原文)
    起个名真难 1赞 2017-03-19 14:52:17
    —— 引自章节:戏言系列摘录
  • (比喻女人)假设这里有一只狗。我既不会踹那只狗,亦不会拿砖头打它的头。如果它肚子饿了,而我手里有面包,应该就会给它吃。如果它摇尾走到我的脚畔,我就会摸摸它的头,如果它翻过身子,我也会搔搔它的肚皮。必要的话,让它在室内乱走亦无妨。就算它咬我的手臂,我大概也会原谅它。可是,就算如此,我也不想透过颈圈跟那只狗串在一起。 “你不觉得世代不同比才能更重要吗?归根究底就生于那个时代来说,博士、兔吊木、蓝蓝三人之中,不是蓝蓝最占便宜吗?因为道具和方法都比较齐全。这就跟猜拳时慢出的人会赢是相同的道理。”必须开拓道路的人,以及只需辅路的人,谁比较轻松,谁的成就较高,这根本无须思考。任何事都是后发先至者比较优秀这种道理确实极具说服力。 (查看原文)
    起个名真难 1赞 2017-03-19 14:52:17
    —— 引自章节:戏言系列摘录
  • 意思就是人类在行有余力时才能成为善人,我想大家都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小呗小姐露出讥讽的表情。假如是玖渚大小姐或是兔吊木先生这种真正的天才,当然有办法对别人温柔。有一句格言是倘若我是爱迪生,大概也有机会被称为发明大王,就跟这个很类似,拥有一百亿的人,将其中一亿送人也不会感到心痛,因为他还是比别人多了九十八亿。 既可以对人温柔,亦可以不对人温柔,有选择权的人很幸福。 (查看原文)
    起个名真难 1赞 2017-03-19 14:52:17
    —— 引自章节:戏言系列摘录
  • 所谓幸福的人生,指的究竟是什么呢?当然就客观角度而言,幸与不幸之间,有着明确的区分,但是如果一个人无论处在多么幸福的状态下,都还是觉得自己很不幸,那他应该就是不幸福的吧。相对地,如果一个人无论出于多么不幸的状态下,都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那么他就是一个幸福的人吧。倘若要用幸和不幸的标准来判断一件事情,则自始至终都会是主观的判断。好比说,中了彩券头奖的人是幸福的吗?在一般人眼中,应该是很幸福的没错吧,但对中奖者而言,必须要经历过没中奖的不幸,才能真正体认到中奖的幸福。 原本以为她穿水手服绝对会很奇怪,结果事实证明,像哀川小姐这样美型的人物,不管穿什么都相当出色。该怎么说呢?嗯,只能说这就是人生啊。 除去伪装和戏言,用真实的面貌与人接触,就等于是互相伤害。我不希望用差劲的方式去追问,不想伤害到小姬,更重要的是,不想让我自己受到伤害。 你曾经说过“我已经习惯等待”之类的话吧。嗯,你的确是个很有耐力的人没错,所谓有志者事竟成,总会有等到的一天。但那是在已经知道结果的情况下,一旦前途未卜,你就会开始不安。虽然擅长等待,却害怕等待不清不楚的东西。 对于超越理论的存在,硬要用理论去解释,也只会破绽百出。 彼此能够完全心意相通的人,怎么可能存在呢?问题只在于要不要选择单纯地相信,或是能不能盲目地相信罢了。 (查看原文)
    起个名真难 1赞 2017-03-19 14:52:17
    —— 引自章节:戏言系列摘录
  • “阿伊的话,人家,虽然全都相信,那也只是,愿意把谎言当作真实相信的意思,并没有相信那就是真实。虽然阿伊说喜欢人家,人家也可以做到相信这一点,但其实并没有把它当作事实来想。喜欢之类,讨厌之类的暂且不论,阿伊,为我高兴这点,实在是意料之外……” 如果世界上没有鸟兽、昆虫的存在,人类到底会不会产生飞向天空的妄想呢…… (查看原文)
    起个名真难 1赞 2017-03-19 14:52:17
    —— 引自章节:戏言系列摘录
  • 因为喜欢,所以讨厌。虽然讨厌,却又喜欢。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在提出无理的要求这点我是知道的。如果真有办法的话,应该早就已经实施了才对。简直像个孩子一样,我想。一味想要回避无法认同的现实,小气,无药可救,不讲理的孩子而已。不知计算为何物。不知界限为何物。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戏言玩家的少年——竟会真的,喜欢上蓝色的少女。毫无目的。纯粹的。可笑般,率直的。可悲般,真心的。我对玖渚友——真的很喜欢。喜欢到,无法讨厌的地步。厌恶这种事完全无法做到的地步。想都不会去想的地步。真的,喜欢她。六年前自然不用说——现在也没有变。至今,完全不会断绝。至今,完全没有改变。最初只是,复仇而已。最初——明明为了是复仇。直到最后——也是为了复仇。从最初到最后,一直喜欢。即使其他的都是谎言,也只有这件事是真实。即使全部都是谎言,这也是真实。即使是谎言,也是真实。没有狼。狼那种东西,那里也没有。一路,这样说了过来。一路,这样喊了过来。直到声音沙哑,直到喉咙溃烂。所以这是——理所当然的归结。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阿伊,对玖渚友——喜欢吗?」「……才不知道呢」我说。于曾几何时对兔吊木说过的,同样的话。「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问出什么来?想要——让我说些什么啊?友……你,到底要我,说些什么?说讨厌你,就可以吗?如果我说讨厌你的话,你就会满足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会,彻底的,死去吗?」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考虑了。拼命的,回忆。然后,我。我,看向了她。坐在对面——总是像理所当然般在身边,只要在身边就会很安心,看向了,她。她也在,看着我。久违的——六年之久,和玖渚友再会的感觉。然后,我开口了。对她的问题——给出了回复。「不要」回应了她的感情。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虽然,确实变轻了。不过——那是由于丢失了重要的事物的缘故所以反而觉得——心的某处,像是出现了巨大空洞一般。像是失去了心一般。所以才是——空空如也。和与玖渚相遇前一样——什么也没有。那么,就是最初。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什么……你是喝多了在这里发令人厌恶的酒疯吗」「没有不会令人厌恶的酒疯吧」「当然有啊,一旦喝醉就会开始脱衣服的女孩子,一旦喝醉就会变成接吻狂的女孩子。我的大学里就有」「这样啊,那下次就和那个女孩子在酒吧搞个联谊——扯太远了吧!」零崎人识,暴怒的吐槽。其实就是巫女子和智惠同学的事情。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这就是人类最终的意义——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能力,只要是人类力之所及,对真心来说就没有不可能——就是这样一回事。按某漫画风格来说,就是所谓完全生物」(JOJO里的吸血鬼完全形态?)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曾几何时,我和一群大学生相遇了。其中有一个人‘喜欢你’,这样对我说过,有一个人理解了我,有一个人极度厌恶我。虽然还有一个人——但是他的兴趣,最终却只停留在其他三人身上,不只是他而已,其他三人也是一样。最终,那四个人的存在只靠他们之间的序列组合就足够成立。我果然只是不确定因素,只是预定调和的一部分」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
  • 「啊,欢迎回来,阿伊」「嗯,我会来了」她淡淡的微笑着。我也尽力作出微笑回应。一直在寻找的幸福虽然十分遥远。但我们最终还是得到了幸福。从失去的种种中。得到了独一无二的事物。就这样,伴随着适当的暧昧,机械性的有耶无耶,凡庸般的平淡无奇,不自然般空悚的确实,所有的一切在令人面红耳赤伴着场景下迎来了结束。在我的身边有玖渚陪伴。然后我们并肩走在一起。 《AfterFestival》istheEND. 《JuvenileTalk》isHAPPYEND Congratulations!! (查看原文)
    有事起奏 2019-07-02 17:10:19
    —— 引自章节: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