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玩的笔记(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女宛心兑

    女宛心兑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请君饮尽碧桃茶,鹏程万里发发发。……这块肉呀有点老,现实生活塞牙好。……这块肉呀有点肥,大众媒体注的水。……这块肉呀有点瘦,天气预报够你受。”……我内心的碧桃花上布满闪电。我是无绮罗,铅粉宜不用。……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一个人只有一块钱,他反而敢吃鸡蛋。一个人有一百块钱的时候,就不吃鸡蛋了,他存起来,去想鸡蛋的味道。你有一千块钱,天天吃鸡蛋却不知道鸡蛋味道。改吃鹅蛋,鸭蛋和鹌鹑蛋也不顶...

    2014-03-17 22:55   1人喜欢

  • 成知默

    成知默 (何不秉烛游)

    我不认为中国有那么多忠臣,比如改朝换代,投水的投水,绝食的绝食。说是忠君,不如说是对朝代的流连——因为流连的正是他的日常生活,他是为他所欣赏的日常生活的终结而同归于尽的。

    2013-08-13 12:00   1人喜欢

  • han

    han (千卷蠹书忘岁月 一杯浊酒信乾坤)

    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2014-12-06 19:07

  • cheesefly

    cheesefly (杨素瑶)

    我信任,故我有宗教;我怀疑,故我有艺术。宗教难得信任艺术,艺术很少怀疑宗教。 这让我想到木心所说的:“宗教始终是信仰,哲学始终是怀疑,曾经长时期地把信仰和怀疑招揽在一起,以致千年混沌不开。从宗教家一动怀疑就形成叛逆这点事实来看,宗教是不可能做推理研究的。” 这两个人的只字片语,颇有相似之处。但车前子苦,木心回甘。一切能够广为人接受的艺术,必须能够深入浅出,大象希形,让人想到线条简洁而蕴含有无限...

    2014-09-22 18:51

  • cheesefly

    cheesefly (杨素瑶)

    汉字的阴影,阴影的重量。还有诗思之中汉字的重量,这点是需要承担的。只是会永远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因为如此神圣——几乎类似禁地。 至于部分阴影,即我要养成这样的“宽恕”——郭翼在《雪履斋笔记》转引范蔚宗言:“以文传意,以手送文”;维特根斯坦在《文化与价值》中说:“我确实是用钢笔在思维,因为我的头脑经常对我手写的东西一无所知。”从另一方面说,就是人有人权,诗有诗权。 阴影用沉默的方式在悄悄地变化着...

    2014-09-20 17:46

  • 成知默

    成知默 (何不秉烛游)

    鲁迅就像王羲之,他们两个是在某种文化尚未成熟时期突然达到几乎不可超越的孤峰。因为!这是上天对我们芸芸众生的怜爱。试想,我现在的生活中,如果见不到王羲之法帖与鲁迅文章,那将多么冷淡。

    2013-08-13 12:00

  • 成知默

    成知默 (何不秉烛游)

    在苏州民间,在地方政府看来缺乏文化——需要重建、改造与拆迁的地方,常常有文脉灵光一现。在苏州民间,而越是所谓的苏州底层或者底层人,在我看来,倒真正有对文化的敬畏,尽管这敬畏肤浅,有时甚至无礼,骨子里还是朴实,没有企图的,他们不知道如何表达,或者表达得不好,这也正是底层的活力,苏州两千五百年文脉不断的根源。

    2013-08-13 11:59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木瓜玩

>木瓜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