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Upside Down》的原文摘录

  • 19世纪初期中国茶叶、生丝出口的不景气减缓了白银的流入。确实,此时如果没有鸦片的流入,也不会有白银的外流。在这个研究中,我们已经从鸦片深入中国内陆和鸦片进口与白银外流时间的关连性两方面,证实了鸦片对中国白银外流的影响。不过,假使输入鸦片这项事实没有和中国茶叶、生丝在全球市场的不景气同时发生,那么结果也许会和19世纪晚期的情况相似。意即19世纪末,中国通过茶叶、生丝的出口所得弥补了鸦片和其他商品的进口损失。不仅如此,世界金银减产,也刺激了1820年以后中国鸦片输入的激增。因此,事实上,并非印度鸦片的输入,而是中国茶叶、生死在世界市场的萧条和世界金银减产,才是导致白银外流的根本因素。 (查看原文)
    落葉知秋可烹茶 1赞 2015-01-22 13:41:08
    —— 引自第106页
  • 当时在我国东南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存在拥有土地的业户以及从业户租取土地的佃户,甚至将土地的使用权租给次一级的佃农。上述的地主指的主要是佃户,他们必须承受这种折磨。清代土地所有权的研究,通常不能明确区分这两种类型的土地所有者的付税职责。但19世纪前期的证据表明,当白银增值而赋税增加时,是佃户需要支付田赋。 (查看原文)
    竖子 2012-10-21 15:06:25
    —— 引自第119页
  • 白银的广泛使用当然表明中国有着高度的商业水平。但中国真的正在发展资本主义吗?韦伯(Max Weber)的著名论述认为,商业化不等于资本主义。正如韦伯在1904年指出的那样,在古代和中世纪的中国、印度、巴比伦、埃及和地中海地区都曾存在过商业活动。现代西方的资本主义与这些早期商业体系的不同在于:前者特别依赖以“现代科学,尤其是数学及准确而又合理的实验为基础的自然科学”为基础,顺着这条思路,可以说:尽管清代中国有茶叶和生丝之类的商品作物,但它并没有为开发这些作物的新品种而建立的实验室。现代农业科学开发和推广新农产品的速度较清代某些农民不经意的改进和偶然性的改进为快。中国的商业化和白银使用导致中国经济融入了世界经济,这个发展曾为中国经济带来繁荣,也曾影响其萧条。因此还要请毛先生原谅,这不能用通常带有负面含义的“帝国主义”影响一笔带过。 (查看原文)
    羽木 2013-09-29 09:11:28
    —— 引自第282页
  • 在鸦片战争前夕,中国提供国际市场的茶叶和大黄对国际市场来说并非"必需"。相反,国际市场提供的白银才是中国不可或缺之物,从18世纪晚期到19世纪前期尤其如此。经济中存在着这样这样一种深刻但却不均衡的互相依赖性,容易造成彼此的冲突。 (查看原文)
    落葉知秋可烹茶 2015-01-26 00:25:38
    —— 引自第27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