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年纪事的笔记(1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汉斯🐯

    汉斯🐯 (你好 爱你 吻你)

    2019-06-11 15:11

  • Out of Blue

    Out of Blue (读书)

    我会飞往悉尼。我会这么做。我要拉住他的手。我不能和他一起走,我会对他说,这有悖常规。我不能和你一起走,但我将握住你的手一直抵达门口。在门口,你可以松开我的手,给我一个微笑,向我表明你是一个多么勇敢的男孩,然后乘筏而去,或是踏上载你而去的任何东西。我会握住你的手一直到门口,我会为此而感到骄傲。事后我会把一切收拾妥帖。我会把你的公寓打扫干净,每样东西都摆好。我会把《俄罗斯套娃》和其他那些私密物品扔...

    2019-03-08 21:54

  • 伲凹

    伲凹 (我是文学垃圾,终会变成全品垃圾)

    “你教会了我语言,我受益的是懂得了如何诅咒。” 在20世纪80年代至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文学圈里,那时候人们得到的教诲是,在文学批评这一行里,怀疑是最可贵的品性,批评家必须抓住任何无关紧要的字面意义。从他们这套文学理论暴露的观点来看,那些并不很聪明的人文学院的毕业生在其后现代主义课堂中掌握了一套善于分析的手段,他们隐隐觉出这套方法大可用于课堂以外,于是直觉便赋予了他们这种辨析力,即只要相信任何事情都不...

    2017-11-30 19:14

  • S.Z

    S.Z (如果停下來,便是死亡)

    倘若非要给我的政治思想插上标签,我想称之悲观的无政府主义的遁世主义,或是无政府主义的遁世的悲观主义,或是悲观的遁世的无政府主义:无政府主义一项,乃因经验告诉我,政治的错谬正是权力本身;遁世主义一项,是出于我不相信那种变革世界的意愿,对于那种受权力驱使的思路表示怀疑;至于悲观主义,因为我是怀疑论者,相信在事物的基本方面不会有什么改变。(这种悲观主义,乃原罪信念的远亲,或许甚至可能是一奶同胞,因为,它们都确信人类无...

    2017-11-30 00:00

  • S.Z

    S.Z (如果停下來,便是死亡)

    在电台的互动节目中,有普通听众打进电话来说,尽管他们承认一般来说使用酷刑是不对的,但还是认为有时候对犯人的拷打仍是必要手段。有人甚至进而主张,我们为了更好的目标也许在不得已时可以使用邪恶的手段。总而言之,对于那些完全反对使用酷刑的人,他们持责备态度:那些人,他们说,简直不切实际,不是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人。 马基雅维里说,作为统治者,如果你接受每一个行动都须通过道德细察,你不可能不栽在不受此道德法则约束的敌人...

    2017-11-27 23:14

  • 小陈

    小陈

    我们不可避免的带有他们的谬见。我家住在开普敦的那些年月里,我以为那就是“我的”城市,并非因为是出生在那儿,最重要的是因为我深深地了解那座城市,能够透过它的现在描摹出它的过去。然而,对于今天在街上闲逛找事儿的那些黑人小伙子来说,这是“他们的”城市,而我却是成了外人。 说的是体会但却是很有趣的角度,以"无奇"体现矛盾。

    2017-07-15 17:10

  • 小陈

    小陈

    你是在原教旨主义者身上浪费你的同情心,C先生。他们才不要你的同情。他们不像你,他们不相信对话,不相信理性。他们不想学者聪明些。他们瞧不起聪明人。他们宁愿愚蠢,存心要做笨蛋。你要是喜欢可以跟他们去辩论,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他们早就铁了心了。他们知道自己知道什么,他们不需要明白更多了。而且,他们无所畏惧。如果能让清算的日子快点到来,他们才不介意去死。 到现在为止可以理解为库切自我对答。

    2017-07-15 10:13

  • 小陈

    小陈

    我想起一位评论家认为那个话题与眼前展现的新时代(随着柏林墙倒塌和前苏联垮台而开始的新时代)脱节而不予置评,他说,随着遍及全球范围每一个角落的自由民主的到来,国家将没有理由对我们的写作和言论自由进行干涉;何况,在新电子媒体面前,监视手段和信息控制的做法也将完全无能为力。 现在我们真的已登临绝顶?我们角色自己都太老了,难以确知自己一定能享受到胜利的果实。就这样了吗?我们问自己,俯瞰着这个我们不能坐享...

    2017-07-09 22:46

  • 小陈

    小陈

    公民的生死并非国家关心之事。国家关注的是公民生存与死亡的记录。 也不完全是,公民生死在特殊性和数量上还具有政治意义。 面对武装团伙他很可能立即闭嘴,在这种情况下,乃至在所有的情况下,他更像是要给与持枪者彼此彼此的家伙,而不是芸芸众生的一员。 沉默的帮凶。 政治乃建立于人的本性智商,也就是说,是我们命运的一部分,就像是君主制是蜜蜂的命运一样。

    2017-07-08 19:44

  • 女萝

    女萝 (今已亭亭如盖矣。)

    “奇怪地是,自己发现自己失去的是从未拥有的东西。奇怪的是,发觉自己在哀歌自己其实未曾经历的往昔。”

    2014-06-13 17:35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凶年纪事

>凶年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