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中的刀声》的原文摘录

  • 有一夜,在酒后,和倪匡兄,闲聊之中我忽然想起来这个名字。聊起来,故事也就来了,那时候谁也不知道这个故事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只不过有点故事的影子而已。有一天,酒后醉,醉后醒。这个故事的影子居然成了一点形。 …… 有一夜,有很多朋友在我家里喝酒,其中有编者、有作家、有导演、有明星、有名士、有美人,甚至还有江湖豪客、武术名家。 我提议玩一种游戏,一种很不好玩的游戏。   我提议由一个人说一个名词,然后每个人都要在很短的时间里说出他们认为和那个名词有关的另外三个名词。   譬如说:一个人说出来的名词是“花生”。   另外一个人联想到三个名词就是“杰美卡特”、“青春痘”、“红标米酒”。   那一天我提出来的是:“风铃”。   大家立刻联想到的有:   秋天、风、小孩的手、装饰、钉子、等待、音乐匣、悠闲、屋檐下、离别、幻想、门、问题、伴侣、寂寞、思情、警惕、忧郁、回忆、怀念……   在这些回答中有很多是会很容易就会和风铃联想到一起的,有一些回答却会使别人觉得很奇突,譬如说钉子。“你怎么会把钉子和风铃联想到一起?”我问那个做出这个回答的人。   这一次他的回答更绝:“没有钉子风铃怎么能挂得住?”小孩的手呢?小孩的手又和风铃有什么关系?   回答的人说:“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小孩在看到风铃时不用手去玩一玩的?” (查看原文)
    陶者无缰 1回复 2赞 2013-04-18 09:41:24
    —— 引自章节:风铃·马蹄·刀——写在《风铃中的刀声》之前
  • 「為什麼武俠小說裏總是少不了要有流血的故事?」有人問我。    「不是武俠小說裏少不了要有流血,而是人世間永遠都避免不了這樣的事。」我說:「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角落裏,隨時隨刻都可能有這一類的事發生。」 「這種事難道就永遠不能停止?」 「當然可以阻止。」我說:「只不過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而已。」我又補充:「這種代價雖然每個人都可以付出,但卻很少有人願意付出。」 「為什麼?」 「因為要付出這種代價就要犧牲。」 「犧牲什麼?」 「犧牲自己。」我說:「抑制自己的憤怒,容忍別人的過失,忘記別人對自己的傷害,培養自己對別人的愛心。在某些方面來說,都可以算是一種自我犧牲。」 (查看原文)
    #𝙰zeril# 2赞 2013-09-12 16:36:05
    —— 引自章节:风铃中的刀声
  • 他的神情嚴肅而沉痛:「因為要犧牲任何事都很容易,要犧牲自己卻是非常困難。」 「是的。」 我也用一種同樣嚴肅而沉痛的表情看著我的朋友,用一種彷彿風鈴的聲音對他說: 「可是如果你認為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願意犧牲自己的人,那你就完全錯了。」    我的朋友笑了,大笑! 我也笑。 我笑,是因為我開心,我開心是因為我的朋友都知道,武俠小說裏寫的並不是血腥與暴力,而是容忍、愛心與犧牲。 我也相信這一類的故事也同樣可以激動人心。 (查看原文)
    #𝙰zeril# 2赞 2013-09-12 16:36:05
    —— 引自章节:风铃中的刀声
  • 有一點花錯是對的,一次失敗的經驗,有時候的確可以讓人避免很多次錯誤,只可惜他忘了一點——有時候敗就是死,只要敗一次,以後就根本沒有再犯另一次錯誤的機會。    這裏雖然是窮荒之地,要弄一罈酒一隻雞一條狗腿來,也不能算太困難。 困難的是,他居然還弄了一個火爐來,爐子裏居然還有火,火上居然還有一個鍋子,鍋子裏居然還熱著一鍋白菜肉絲麵。  不誠實的人,無論做任何一件事,都絕對不可能到達巔峰。 你在欺騙別人的時候,往往也同時欺騙了自己,那麼你怎麼能期望你自己悟道,沒有「誠」,哪裏會有「道」。 直到現在,姜斷弦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丁寧這種人。 這種人真的是死也不肯佔人半點便宜。 (查看原文)
    #𝙰zeril# 2赞 2013-09-12 16:36:05
    —— 引自章节:风铃中的刀声
  • 她的預感,就好像大多數飽經滄桑,聰明而美麗,的女人們的預感一樣,通常都不會錯的 (查看原文)
    #𝙰zeril# 2赞 2013-09-12 16:36:05
    —— 引自章节:风铃中的刀声